龙腾荒野小说免费阅读-山脚下的土小说

  • 时间:
  • 龙腾荒野作者:山脚下的土
  • 龙腾荒野来源:sc

龙腾荒野小说免费阅读-山脚下的土小说

推荐指数:10分

龙腾荒野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山脚下的土小说在线免费看,这里推荐龙腾荒野沈凡林雪的小说免费阅读,《龙腾荒野》是由山脚下的土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讲述的是:@一个没有不可能,只有想不到的世界,可以说是一个乱了套的世界。一个卑微的小人物在异世由于对神的绝对尊严提出质疑,遍遭打击。尽管屡遇不幸。但他从未屈服,放弃。一次次的失败,朋友亲人的离去让他意识到,只有拥有和对方匹敌的实力,才有和对方平等对话的资...

《龙腾荒野》在线阅读

《龙腾荒野》第十四章沈凡的悲剧

最后一场四强赛是在沈凡和黄衣男子间举行。雷动,这是黄衣男子的名字。他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一幕:正要休息的他突然下了一大跳,一个面具男出现自己的面前,冷冷地笑着。雷动大惊,能不声不响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说明这个人的实力不可小视。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吗?

好久不见了雷动,我轩辕林放。这人摘下了面具让雷动倒吸一口凉气,希望之城的少城主来找自己,恐怕不会是小事。你以这种样子出现在我的面前,恐怕没什么好事,不要卖关子了,说吧。雷动开门见山。

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因为他们不会做傻事。简单地说,明天的比赛,你的对手是一个叫沈凡的人,我希望能亲自收拾他,希望你给我这个机会。

除非他晋级,你俩才能相遇。换句话说,他要击败我才能晋级,这就是你找我的目的。雷动盯着林放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果然是一个聪明人,作为补偿,让我告诉你,你所能得到的东西是

不必了。雷动制止了林放,我不想听你的条件,因为你这样做是对一个武者尊严的践踏,请你出去。

不识抬举的家伙,不给你点厉害看看,你是不会老实点的。先清楚点,你真的要我动手吗?

轩辕少爷连续六年蝉联希望之城武技交流大赛头名,实力自然不可小视,我正想见识一下。雷动毫不退缩。

你会后悔的,看我的绝招:剑噬天下。强大的星辰之力化作冰冷的剑芒,划破长空,引起一阵嗡鸣声。剑芒带着漫天的杀气向雷动劈过来。雷动大惊,他这是想要我的命呀。不敢怠慢。雷动天下。天空霎时变得一片阴暗,乌云阵阵,闷雷声声。一道道雪白的闪电自天际而下,将剑芒无情的粉碎,巨大的力量去势不减,一直向林放而来,正中目标。

怎么这么容易?雷动呆了,蠢货,那是幻影。剑噬天下。背后传来一声冷叫,原来刚才雷动击中的只不过使林放的残影而已,真正的林放早已越到雷动身后,给了他致命的一击。

锋利的剑气撕裂了雷动的肌肤,鲜血从伤口内不断向外涌出。雷动大叫一声,昏死过去。

不识抬举的东西。林放冷笑一声,迈过雷动的身体。

\好强大的实力。半响后,雷动终于慢悠悠地醒过来,林放太过自信了,根本没有去检查对方究竟有没有真正完蛋。由于林放的自大,雷动虽然受了不小的伤,但却没有生命之危。林放是强,但是雷动想起了去年和他交手的贾仁,贾仁所给他的那种压迫感,而他却没有从林放身上感到。换句话说,林放的实力虽然超过自己许多,但应该远在贾仁之下,可为什么每次贾仁都完败给林放,奇迹可能发生一次,但连续六次,那就非常奇怪了。

为了心中那武者的尊严,雷动再次站在了赛场上,但由于失血过多,他脸色苍白无比。我们开始吧。雷动对沈凡说道。雷动不想浪费时间,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还能支持多久,他要速战速决。紫色的星辰之力不断闪绕,最后幻化成一件属于他自己的战甲覆住要害。原来他还活着。台下不远处的林放脸色铁青。

经过几次战斗的沈凡已有所悟,他也开始尝试。最后幻化出的还是几片寒碜的挂件。台下轰然大笑,但台上的两人都表情严肃,尊重对手就是尊重自己。

沧浪诀之灭。蓝色的光晕热烈地舞动,沈凡率先发招,毕竟蓝色人阶星辰之力和紫色地阶星辰之力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先发制人,放手一搏,这是沈凡的打算。滚滚巨浪,奋勇争先。

望着实力明显差自己一大截的对手,雷动微微皱眉:雷动天下。被乌云笼罩的夜空,雪白的闪电一道接一道而下,落在了沈凡的身上。

沈凡感到一阵酸麻感。闪电引起的火花也在撕咬着沈凡的肌肤,不时有一股烤肉的味道传出。你为什么不幻化出自己的战甲?见对方的身上几乎没有任何防御,雷动强忍不快,问道,是不是看不起我?

沈凡苦笑:我的实力太过弱小,不是我不想幻化出战甲,而是我根本没有这个能力。沧浪诀之灭。沈凡再次出招。

结果仍是一样,再次被雷动的电击重重击倒。可每次被击倒,沈凡都颤颤微微地爬起再次出招。我从没有见过一个不能幻化出战甲的人敢站在这个擂台上,要知道能站在这里的无不是一方青年才俊。我不知道该称你英雄还是白痴,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参加这场大赛?为了一个承诺,也为了赎罪。沈凡不愿再提起此事。

我明白了。雷动面色严峻,看着沈凡伤痕累累的躯体道:你是一个真正的武者,来吧。一决胜负。他也收起了自己的战甲,紫色的星辰之力也开始熊熊燃烧。作为一个地阶强者,他绝不允许自己在面对一个人阶勇士时,还需要战甲的保护。这一个地阶强者在面对人阶勇士时所拥有的高傲。

沈凡也拼命调动自己的星辰之力,熊熊燃烧的力量使沈凡头脑愈加清醒,他对沧浪诀的领悟无形间又进了一步。沧浪诀之灭。华丽的战技第一次以完美的方式释放了出来,虽然从外表上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但却隐隐有了一股威严的气势。

雷动深知以沈凡现在的星辰之力所发出的战技力量终究有限,但他却突然产生了一种迷茫,根本不知如何避开这股力量,也许硬抗是唯一的办法。他老老实实凭自己的肉体硬抗沈凡的攻击。

要在平时,人阶星辰之力的攻击根本伤害不了雷动,充其量比挠痒强上一分罢了,可雷动忘了,他已没有了战甲的保护,再加上被林放所伤,肉体已极其孱弱。能站在这个赛场就已很勉强,怎能再接受这样的攻击。如果把沈凡攻击的力量比作只有一根稻草那样重,那他雷动就是那一垂死的骆驼。最后的这根稻草最终压倒了骆驼。雷动带着一丝满足的笑意倒下了,而在某一个角落的林放则松了一口气。

这种战技不应该是面前的沈凡所拥有的,即使是我们恐怕除了硬抗意外,别无他法。轩辕剑痕霍地站起身来,激动地说。葛通重重地点了点头,神情也非常激动。没错,没错,是很神奇。石宽也不甘示弱,而贾鲁依然那么平静。

哦,对了,葛大哥,我希望林放能真正凭自己的实力击倒对手,下次那种事不要做了。林放和吴天的一役,轩辕剑痕早就看出名堂来了。

沈凡一见雷动倒下了,飞奔而去,抱起了他:你没事吧?雷动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谢谢关心,还死不了。沈凡抱起了雷动,在观众的欢呼声中走下了擂台。

至此四强全部产生,分别是林放,林雪,贾仁,沈凡。三天后,再淘汰两人。期间沈凡多次探望雷动,两人脾气相若,最后结为好友。

贾仁对林雪,林放对沈凡。这是最终的抽签结果。我们又见面了。贾仁苦笑。林雪嘟着嘴:每次我或林放与贾哥哥对战,你都很快认输了,真没趣。

那是你们兄妹实力太强了,我自愧不如,语气丢人现眼,不如自己主动点,还有,你应该叫林放哥哥,别整天林放林放的,叫人听到多不好。

就他?林雪瘪瘪嘴,笑嘻嘻地问道:贾哥哥,你不会放水,故意输给我们俩人吧?贾仁面色一怔,道:雪儿妹妹,你真会开玩笑。\战斗开始后,不出所料。贾仁和林雪过了几招后,爽快认输。气的林雪直跺脚。

林放终于如愿,面对沈凡。他要撕碎这个胆敢侮辱他心爱女人的男人。不错,沈凡的沧浪诀战技无可挑剔,防不胜防。但沈凡的星辰之力实在太弱,根本对穿上战甲的林放构不成一丝伤害,这根本不是一场对等的比赛,这是蹂躏。等到轩辕剑痕一行人觉得不对劲时,沈凡已在在林放的手上停止了呼吸。

台下突然冲出一个女人,正是孟晓琳,看着沈凡的尸体,她动容了。这个曾经伤害过她的男人此时正静静地躺在她的面前,她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悲伤。

决赛毫无悬念在林放兄妹间进行,林雪败的也很干脆,一点也不比贾仁差。孟晓琳脸色苍白,可怕的时候终于要到来了,她要嫁给这个她根本不喜欢,甚至有点讨厌的男人。

这个女人曾说过,只要我获胜,就会嫁给我。现在,我终于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哈哈哈。嫁给他,嫁给他。台下的人们直起哄,都想看到着一对金童玉女的完美结合,只有轩辕剑痕和葛通感到一丝不妙。

但是,林放按按手,让台下的人平静下来:但我,轩辕林放,希望之城的少城主,年轻一代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会娶一个被别人玩弄过的破鞋吗?林放阴冷的目光扫过沈凡的尸体,我呸,一对奸夫淫妇。台下一片哗然。

林放,你太过分了。最先发话的是林雪,她扶起了孟晓琳。而后者早已被这一系列的变故惊昏过去了。

混账东西。轩辕剑痕一个箭步冲过去,一记耳光甩去。望着台下目瞪口呆的观众,他尴尬地笑笑:犬子年轻气盛,胡言乱语,不必当真。

爹,我年纪不小了,我的事,我能做主。林放道。

《龙腾荒野》第十五章迷雾重重

轩辕剑痕见人们仍未从巨大的惊讶中反应过来,眼睛一转:让我们再次感谢希望之城的守护神刑天大人的恩赐。圣洁的光芒再次从天空洒下众人,它驱散了人们的疲劳感,抚平人们紧绷的神经。这才是神的赐福,人人群情激动,个个欢呼雀跃。

望着台下兴奋不已的人们,轩辕剑痕喊道,\作为希望之城的城主,我首先感谢大家对这场大赛的关心,他们的比赛精不精彩?精彩。

你们是否还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是,是。

那么,下面就由我和三大护法为大家表演一番,好不好?轩辕剑痕此举明显是要把人们的注意力从林放的身上转移开来。他掉头说道,葛大哥,你看怎么样?。

葛通阴沉着脸,看看群情激奋的人们,半响叹口气,好吧,石宽,我们好久未切磋过了吧?。

葛大哥能指教我,我太荣幸了。石宽兴奋地说道。

轩辕剑痕无奈之下只好看看贾鲁:贾护法,好像就剩你我二人了,要不

城主吩咐,敢不从命。贾鲁淡淡地说,轩辕剑痕眉头微皱。

那边,葛通和石宽已经开始了。由金黄色星辰之力幻化而成的金黄色战甲证明他们都是拥有天阶实力的高手。天阶高手和地阶强者间的实力差距非常大,不说别的,葛通和石宽往那一站,就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朝四周扩散而去。

石宽,我们开始吧。葛通淡淡说道。嗯。石宽点头。

网罗天下。与孟晓琳的天罗地网不同,前者大多是虚招,而葛通由于星辰之力的强大,他的战技可不是用来吓人的。无数的金色光线纵横交错,阡陌横行。那简直是一张巨大的毫无疏漏的金色天网。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面对如此一张天网,石宽该怎么办呢。

石宽非常淡定,至强一击。一道金黄色的光芒出现。石宽的招式也很简单,简简单单的一拳,普普通通的一拳。但这极简单的一拳却包裹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一种不灭对手誓不还的霸气。出拳无悔,这才是石宽追求的境界。

金色的光芒带着无比的自信迎上了巨网,希望撕烂它。两股巨力重重地碰到一起,光芒四溅,轰鸣阵阵。人阶勇者,地阶强者,可能战技的优劣对胜负起着很大的作用。可一旦到了天阶以上,战技的作用已不再那么明显,胜负的关键更多的是由双方星辰之力的强弱所决定的。

很明显,葛通的星辰之力要比石宽强一些,那道金色光芒最终还是未能冲破巨网的束缚。金色的巨网瞬间就吞了它的猎物,然后又把注意力重新放在石宽身上。石宽踉跄后退,苦笑:还是比不过葛大哥你呀。。这边,轩辕剑痕盯着贾鲁,可以开始了吧,贾护法?

贾鲁不答话,金色的星辰之力疯狂闪烁,华美金色战甲再现,又一个天阶高手。轩辕剑痕却没有幻化出自己的战甲,他向贾鲁勾勾手:来吧。\。

这种□裸的藐视,让一向荣辱不惊的贾鲁也有些怒了,城主,你也也太不把我当回事了,得给你吃点苦头,名动天下。\天地突然变得阴暗起来,闷雷阵阵。金黄色的星辰之力化作一股磅礴巨力向轩辕剑痕压去战技亦非常普通,但普通的战技却隐隐含有一种傲视天下的霸气。在这种气势下,普通的人面色苍白,能站着就很勉强了。

巨大的力量完完整整击在轩辕剑痕的身上,爆裂开来。正在为对手的无作为而感到纳闷的贾鲁突然一怔,下腹传来一阵剧痛。

贾鲁,石宽的战技都非常简单。石宽追求的是气势,一往无前的气势。贾鲁追求的是霸气,傲视天下的霸气。

但轩辕剑痕的攻击和他们比起来,更加简单。旁观者看得非常清楚,轩辕剑痕就是给了贾鲁的小腹一拳,非常直白的一拳。可这一拳所表现出来的速度就连天阶高手葛通和石宽也要张大嘴巴。太快了,肉眼几乎跟不上。这是两人心里共同的念头。

在这拳威力的面前,贾鲁的战甲连一点防护作用也没有起到。这种速度,这种彻底无视战甲防护的攻击力,天阶高手根本不可能拥有,除非传说中的圣阶霸者贾鲁没有想完就昏过去了。

轩辕剑痕身上流动的紫金色星辰之力让台下群情激奋。好像是传说中的圣阶,城主已成为传说中的圣阶霸者。一个见多识广的人喊道。人们疯狂了,这样的城主才是希望之城的守护者,才是他们的偶像。传说中的圣阶霸者终于出现了,放眼天隐大陆,从此谁还敢再找希望之城的麻烦?渴望平静生活的人们热泪盈眶

在这种境况下,自然没有人注意到早已昏厥过去的可怜的贾鲁。葛通和石宽也被轩辕剑痕的表现震惊了,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贾仁走了,不声不响地走了。他悄悄地带走了自己的父亲。当然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那个可怜朋友,也顺便带走了沈凡的尸体。

三天了,贾鲁还未醒来。焦急的贾仁曾找过好几个大夫,都说没有事。贾仁想去找轩辕剑痕问个究竟,但却被忠诚的老家仆拦了下来。忠叔,是看着贾仁长大的,虽说是家仆,可贾鲁一直把他当做亲兄弟来对待,他也是贾仁非常尊敬的人。

不许去。忠叔说道。

那怎么办?。

等。。

贾仁不敢违抗,只有默默祈祷。

也许是贾仁的诚意感动了上天,到了第七天。贾鲁终于睁开了眼睛。你醒了,父亲。你醒了,贾大哥。两人十分欢喜,心头悬着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

城主下手太狠了,我去找他要一个说法。贾仁转身就要走。

混帐东西,怎可这样对城主不敬?贾鲁大喝,跪下。

贾仁愣了,自从他记事以来,父亲从未用这样的口气对他说话,在贾仁印像中,父亲总是那么的和蔼,慈祥。即使他犯了错,父亲也从未打骂过他,总是和风细雨地对他进行教育。父亲在他心目中总是那么的高大完美,可今天为何,父亲却如何大发雷霆?

贾鲁看贾仁一动不动,勃然大怒,一记耳光甩来,啪的一声,贾仁和忠叔都愣了。贾仁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父亲的所作所为。空气凝滞了。还是忠叔先反应过来,老爷刚醒过来,脾气自然不太好,少爷,你就不要给他添气了,还不快出去。老爷,我

你也滚。贾鲁丝毫不给忠叔面子,忠叔也尴尬地退下了。

两人默默无语,朝屋外走去。沉闷了许久,贾仁终于忍不住了。父亲这是怎么了?我以前从未看到他有这样大的脾气。这一切都是父亲被城主打伤后才有,我得去问一下城主。

不许去,老爷吩咐过我,尽量让你不要与轩辕家的人接触,能躲就躲,能避就避,实在不能躲,不能避时,就让。这十几年你不一直在做吗?。

为什么?为什么要在轩辕一家人面前忍气吞声?看到林放的狂妄样子,我好想揍他一顿。贾仁脑中浮现了林放的那张嚣张的脸。

希望之城四大护法为什么只有三个?你知道还有一个到哪去了吗?忠叔问道。

好像隐隐约约说他是希望之城的叛徒。。

十几年前的那场叛乱,希望之城死了不少人,而轩辕城主的妻子,也就是在那场动乱中死去的。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那个人,原来希望之城的四大护法之一。那位叛徒叫什么名字?沉默了一会,贾仁问道。

冷寒天。当年的那场浩劫声势非常之大。但最后还是在轩辕剑痕的力挽狂澜之下被平息了,叛乱之后的希望之城满目苍夷,又是轩辕剑痕费尽大量的精力物力才使之逐渐恢复,也因为那次变故,轩辕剑痕的声望才到今天的巅峰。。

老爷从那场战役回来后说,轩辕剑痕所展示的力量太可怕了,已超过人类的极限了。恐怕希望之城已没有他的对手了?。

想想轩辕剑痕在比武大赛上所展示的力量,贾仁也动容了:这也许是神的眷顾吧。

还有,老爷和冷寒天是知交好友,我也和冷寒天有过几面之缘,他给我的印象是一个谦谦君子。他叛乱,不要说老爷,连我也没想到。

这就是所谓的知人知面不知心。贾仁哼道。

住口,眼睛会欺骗你,耳朵也会欺骗你,任何人都会欺骗你,唯一不会欺骗你的只有你自己。忠叔斥道。老爷回来后,沉默了良久才发出一声长叹,轩辕城主变了。也就从那件事后,轩辕剑痕和你父亲的关系变得平淡,你父亲也就是从那时起,吩咐你见到轩辕家的人都要退避三舍。本来我不想告诉你这些的,但老爷性情大变,我怕你乱来。贾仁,你也大了,也该让你知道一些东西了。

是这样呀。贾仁若有所思。

喂,已七天了。你忘了沈凡了吗死者入土为安,你和沈凡朋友一场,快到城外找一个好地方把他埋了。虽说拥有了地阶战士的实力可以自由出入希望之城,但外面实在太危险,不要走远啊。

要不是忠叔你提醒,我把这事给忘了。贾仁一拍脑袋。

希望城外,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一个没有人打扰的地方。那个微微隆起的土包就是沈凡最后的归宿。贾仁屹立在沈凡的墓碑前,沈兄弟,你我虽认识时间不长,但我一直把你当做我最好的朋友,可短短几月,你我却阴阳两隔,真是造化弄人,照化弄人呀。沈兄弟,再告诉你一件事,自从武技交流赛结束之后,我父亲也脾气大变了。

现在的我心里真的很乱,我该怎么办?贾仁一屁股座了下来。

夕阳西斜,倦鸟还巢。天地也开始变的安宁起来,只有不知疲倦的寒风仍在悲鸣。贾仁缓缓站起身来:沈兄弟,我也该走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再来看你的。

心乱如麻的贾仁掉头便走,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一个问题:七天了,为什么,沈凡的尸体却一点腐烂的迹象都没有。

贾仁漫无目的地走着,孤独地前行着。朋友,去哪呀?一个粗犷的声音叫道。

贾仁抬头一看,糟了,这不是回希望之城的道路,由于自己的心不在焉,此时不知走到哪了。不过这也难怪,自从有了希望之城以来,城内的人很少出来,不小心点还真会迷路。

这位朋友,你有什么事吗?

《龙腾荒野》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 说名《龙腾荒野》即可哦~~亲,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