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惊情:神秘老公太腹黑-莫可穆绍风小说by花家丸子

  • 时间:
  • 一梦惊情:神秘老公太腹黑作者:花家丸子
  • 一梦惊情:神秘老公太腹黑来源:zsy

一梦惊情:神秘老公太腹黑-莫可穆绍风小说by花家丸子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免费阅读之莫可穆绍风的小说是一梦惊情:神秘老公太腹黑,小说作者是(花家丸子),(花家丸子)笔下关于莫可穆绍风的故事情节非常感人,一起来看看吧:从未谋面的订婚老公因她而死,她被迫寡居,神秘人夜夜闯门而入,为了不再遭受,她只能查出真相!

《一梦惊情:神秘老公太腹黑》在线阅读

《一梦惊情:神秘老公太腹黑》第11章 原来是你?

饭后,一家人聚在客厅闲聊,谢君雅和潘秀茹坐在一处,妯娌关系看起来很融洽,穆林希拉着穆绍风三兄弟玩牌,穆峰云抬头看莫可,“大嫂,你也一起玩吧。”

穆林希不满地嘟嘴,“我们四个人,人数刚刚好。”

莫可没有上赶着让人家讨厌的爱好,微微一笑道,“不用了,你们玩吧,我到外面走走。”

一直没什么情绪的穆绍风,抬头看了她一眼,只是一瞬。

穆庭雷专注地洗牌,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穆家花园很大,鹅卵石铺就的小道,在葱葱郁郁的林中蜿蜒,行走数十米,是一座风格别具的凉亭,假山嶙峋,湖泊清粼,月色下的海棠随风飘荡,娇柔红艳。

莫可坐在藤椅上,望着湖面上的水光发呆,突然,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还有男人低沉的声音,“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在周末给我打电话么……我知道了,你先在医院委屈一下,我今晚不能过去……乖,听话……”

脚步声越来越近,莫可下意识将身体藏到旁边的大树后面。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在路灯昏暗光线的笼罩下,衬托得越发颀长挺拔,他走了几步,突然停下脚步,转身,望着莫可藏身的方向,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冷如寒冰。

“谁?出来!”

莫可倏然一惊,手指紧紧扣住树干,指甲嵌进了树皮,穆绍风,他发现她了吗?

“还不出来!”

穆绍风的声音,已经透着浓浓的不耐,她咬了咬牙,刚要迈出一步,一道轻佻的笑声竟然从她后方传出,“二哥,自从大哥去世之后,你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差了。”

穆峰云双手插在裤兜里面,潇洒恣意地从她身后的树丛走出,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他还冲她抛了一个媚眼,看来,早就知道她藏在这边。

穆绍风面无表情,“老三,你藏在这里做什么?”

穆峰云帅气地拨了拨额前的头发,轻声笑道,“二哥,我可不是藏,我是正大光明地赏月,难道你不觉得今晚的月色特别美么?”

穆绍风没有应声,深邃的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一秒,随即冷冷地滑开,似是不屑回答这种毫无营养的问题。

穆峰云无趣地摸了摸鼻子,忽地咧嘴一笑,“二哥,你这么急匆匆的,该不会是去见戚家那丫头吧?”

很明显,刚才他打电话的声音,被穆峰云听了去,穆绍风薄薄的唇牵起,清清冷冷一句,“看来,你今晚吃得太饱了。”

吃饱了撑的,多管闲事。

穆峰云被他的毒舌一噎,脸色变了变,薄唇微张,刚想说什么,他已经若无其事地转身离开。

穆峰云几欲抓狂,他最讨厌自家二哥那张高高在上俯瞰芸芸众生的死人脸,最最讨厌他噎死人不偿命的毒舌,可恶的是,每当他用淬了毒的舌头攻击别人之后,他还不会留给人反击的机会!

简直是一口老血往肚里咽!

“喂,可以出来了,人都走了,别躲着了。

”穆峰云闷着嗓子,冲莫可藏身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莫可淡定从容地从树后走了出来,抬头看了看天边的月亮,一脸陈恳地说道,“今晚的月色确实挺美的。”

穆峰云傲娇地哼了一声,“可不是,也只有二哥那种毫无情趣的人才不懂得欣赏。”

夜间的风带着花香,清凉地沁入鼻端,莫可不置可否地勾了勾唇,将视线移到他身上,“我发现,穆家的几位少爷还真是性格迥异啊。”

他饶有兴趣地挑眉,“说说看,我很好奇我们在你的眼里是怎样的。”

她清澈的眸中滑过一抹黯然,“良寒他,我并不清楚……”倏尔,浅浅一笑,“二少爷么,看起来很冷漠,并不多话,但是心思却很细腻。

你嘛,看起来很好相处,实际上却是一只狡猾的狐狸,很难猜得透你的心思。

四少爷,应该是一个比较单纯的人。”

或许是出于女人的直觉,她相信穆庭雷不是那个欺辱她的神秘男。

穆庭雷的眼睛太澄澈了,他就像不谙世事的孩童,而且,她相信,一个音乐家,能够弹奏出那样纯净的音乐,他也一定拥有一颗高贵的心灵。

两人距离不过咫尺,穆峰云很清楚地看到她脸上清浅的笑,还有……脸上碍眼的红疙瘩……

他低声笑,低沉的嗓音勾勒出难以名状的情感,“唔,狐狸,倒是蛮形象的,没想到我在你的眼里,是这么可爱的动物。

不过……”

他突然顿住,骨节分明的手指落在她的脸颊,微凉的指尖触及滑腻的肌肤,她浑身一颤,快速后退一步,暗暗警惕,“不过什么?”

他笑容渐凉,俯身靠近她,“不过,你对于穆绍风和穆庭雷的看法是错误的,如果你觉得老虎善良,小白兔无害,那就大错特错了,小心某一天,你被吞得连骨头都不剩。”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脖间,低沉的声音犹如空谷回音,令她心底泛起森森凉意,她下意识握紧手指,坦然地面对他灼灼的目光,语气带着不易察觉的试探,“你们都很恨我吧,恨我害死了你们大哥……”

他点头,“是有些恨。”

她心脏猛地一跳,声音微微发颤,“如果……如果给你机会,你是不是会报复我?”

他摸了摸下巴,认真思索一番,“会的吧。”

“你会怎么报复?”她的手指握得更紧,心脏都快从喉咙里面跳出来,那个戴面具的男人,是他吗?

他狭长的凤眸微微一眯,唇角弯了弯,似笑非笑地说,“先让你爱上我,然后再甩掉你,你觉得这种报复怎么样?”

森冷的寒意从脚底升起,传到四肢百骸,他高大挺拔的身形与暗夜凌辱她的那个人重叠到一起,莫可浑身颤抖,扬起手臂,用力扇出一巴掌。

啪!

一记耳光震住了两个人。

穆峰云白皙如玉的脸颊,印着几道红痕,可见她扇出的那一巴掌有多么用力,他狭长的凤眸紧盯着她,眸中翻腾着暗沉的怒气。

莫可安静而又沉默地后退了一步,然后转身,朝着静园的方向疾走,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变成了飞奔,眸中泪水大颗大颗往下掉,唇瓣被咬破,溢出丝丝血腥,是他,那个戴面具的男人,一定是穆峰云!

她又恨又怒,高跟鞋用力践踏在鹅卵石铺就的小径上,好像踩在某个男人身上,恨不得将他一脚脚碾碎。

“啊——”高跟鞋崴了一下,她控制不住地往前扑,跌坐在地上。

连日来的委屈和痛苦,好似找到发泄的出口,喷涌而出,她双手掩面,失声痛哭。

夜,静悄悄。

月,清冷如水。

“被打的是我,要哭也应该我哭才对吧。

”幽幽的叹息声,自她头顶上方传来,骨节分明的手指伸到她面前,指间握着一条洁白的手帕。

莫可抬头,布满泪痕的脸庞,带着刺骨的恨意,“你装什么傻,戏弄我很有意思是吗?报复,哈,还有什么招数,统统使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