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情小说免费阅读-危情全文免费看

  • 时间:
  • 危情作者:一念情久
  • 危情来源:ZW

危情小说免费阅读-危情全文免费看

推荐指数:10分

温意傅越的全集小说是危情,在这里危情是全集免费阅读,本文是网文写手一念情久的作品,相信你会喜欢,精彩章节试读:她从万众瞩目的温家小姐跌落尘埃,走投无路人人践踏。 他为复仇向这柔弱女子无度索求,凶猛冷酷。 “怎样才能放过我?” “女人,今生你别想逃”

《危情》在线阅读

《危情》第12章:深夜归来,派人跟踪

温意坐起身体靠在床头,眼神淡淡的看着他:"傅总,我想你派的人应该事无巨细的给你说过了吧,你若觉得不真实,我可以再仔仔细细告知你一遍,想听吗?"

傅越没有说话,眼神暗暗的看着她。

"看来傅总很想听啊。"温意扯了扯唇角继续:"照片里的男人叫陈南泽,陈家太子爷红三代,现在在部队执行任务,家里情况不太了解,他和我高中同学,下午我们只是简单吃了个饭,仅此而已,就这么多。"

她说的实话。

陈南泽家里的真实情况不是很清楚,她们也只是高中联系过而已,其余的也没了。

"怎么,后悔没和他在一起?"傅越沉声道,这个人他自然认识,高中的时候,他一直追在温意身后,后来消失了。

温意低笑一声:"可能吧,若是我当初和学长在一起,现在也不会变成这副模样。"

"……"傅越被她突然呛了一下,正想要说什么,外套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眉心微微皱了皱,从兜里掏出手机,看到上面来电,下意识看向身旁的温意,温意自然也看到来电是傅娴,挣脱开他的手。

"傅总,心上人来电,还不接。"她嘲讽的笑了笑,起身给他腾地方。

但傅越再次扣住她的手腕:"待着。"

温意真觉得他有心里变态,和自己心爱人打电话,还非要让别人旁听,忍不住狠狠瞪了他一眼。

"傅娴,我给过你机会,不要和我讲条件,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嗯?"傅越声音冷漠道。

温意靠的很近,清楚的听到电话那边傅娴怒吼哭泣的声音,看着样子,是吵架了,这趟英国去的没哄好?手腕一阵刺痛,垂眸看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的捏着她的手腕,白皙的皮肤上一圈指印。

她自嘲的笑了笑,他的喜怒永远只会在傅娴身上体现,而她从没资格。

傅娴只不过是傅家收养的养女而已,当初爸爸将傅越带回来,后面就跟着一个小尾巴,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的三角关系开始慢慢恶化,没完没了。

温意最看不惯的就是傅娴的矫揉造作,性子倨傲,同时傅娴也看不惯温意的刁蛮任性,心里极度她一从小拥有的一切,从进入温家开始,就时不时的找事,刷存在感,她讨厌极了,想到过去的种种。

她忽然无声的笑了,真的好后悔劝阻爸爸让他们兄妹进入温家。

抬眸看着傅越温柔的眉眼和语气,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的,白皙的手指抚摸着他冷硬的侧脸,嗓音软糯:"傅越,你拉着我的手,我都没办法洗澡了,先放开我好不好,一会在牵手?"

很淡的语气,不轻不重,但是在安静的卧室十分清晰,包括手机那边的傅娴。

突然转变的声音,撞进傅越的心口,顿时愣了神,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握着手机的手下意识紧了几分,从温家出事到现在,她一直都是冷言相对,这是这一个月来第一次如此对他说。

手机那头的傅娴自然也听到了,刚刚平复的心情再次被挑起。

声音尖叫:"你和温意在一起对不对,你突然回国就是为了温意,傅越,你真狠,和她在一起,接听我的电话,你真以为我这辈子非你不可吗,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为什么这么对我。"

她嘶吼着。

傅越回过神,沉声:"傅娴,在我这里,选择权在你手上。"

"呵,选择权?我还有吗?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比你优秀的人多的是,我会和我未婚夫结婚,你和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了。"傅娴痛哭出声,说出了最狠的话,逼他低头。

傅越眼神瞬间冷了下来。

温意看着单纯表情转变的傅越,他可以纵容傅娴的威胁和歇斯底里,却连自己一刁蛮任性都无法纵容,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差距吧。

"随你。"傅越冷声回道,直接挂断了手机。

而后,目光看向了温意。

"怎么,傅总还有什么事情吗?"温意仰着脖子对上他冷厉的眼神,称呼和声音彻底转变。

"你故意的!"傅越挑了挑眉。

温意点了点头:"是啊,傅总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我最讨厌的就是傅娴了,我本想离开的,是你拉着我听的。"她说着晃了晃两人的手:"我面对讨厌的人,下意识的就像刺激一番,毕竟我从不是什么心善之人,看到傅娴不痛快,我就特别痛快。"

"哦对了,我现在又有了讨厌的人就是傅总了。"说完她笑出了声。

傅越看著她疏离冷漠的眉眼,始终没有说话,就这么弯着腰和她对视着,看着她眼底淡淡的青色,压下心底的愤怒。沉声:"睡吧,我去洗澡。"说完松开她的手,扯了扯领带,转身进了浴室。

温意不敢相信的看着他的背影,都这样了竟然没生气,他转性了。

浴室水声响起,她叹了口气没在多想,揭开被子躺下去,关上灯开始补眠。

半个小时后,傅越从浴室出来,床头灯已经关掉,唯有淡淡月光洒在床边,屋内视线忽暗忽明,他来到床边,揭开被子躺下,看着怀里的温意,眸底深处说不上的复杂情绪,更多的来自于挣扎。

他没想到自己刚出差不久,就有人敢出现窥视他的人,漆黑的眸在黑夜沉了沉。

……

翌日。

温意醒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她揉了揉眼睛下意识的看向床边,傅越的身影早已不见了身影,从认识他到现在,他一直都是个自律到恐怖的人,不管晚上几点睡,第二天七点绝对会醒来。

运动,去上班。

哪怕两人住在一起,都没有改变过,这和温意完全不同,她从小爱睡懒觉,恍惚记得,刚开始住在一起的时候,为了傅越硬生生改变自己的作息,早上七点和他一起起来,然后跑步。

可是现在的傅越,对于温意来说每天早上不见,是最轻松的。

她下床进了浴室洗漱一番,刚出来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