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总离婚快签字吃鱼的喵全文免费

吃鱼的喵的简总离婚快签字可以全集免费阅读,简总离婚快签字内容感人,文笔成熟,童佳简慕修的故事《简总离婚快签字》从这开始诉说:童佳的腿断了,简慕修用他们的婚约,亲手给童宁铸造一个牢笼,他说,是她欠她的。离婚后,他问,你为什么不说出真相?简先生,我说过了,你不信。于是现在,你没有机会了...
简总离婚快签字吃鱼的喵全文免费

《简总离婚快签字》第10章 一场误会

简慕修的态度,让童佳心内一惊,她不知道,为何简慕修会这么大的反应。

这于她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

童佳心思一转,从简慕修提到童宁那微妙的表情变化中,她猜到了,简慕修真的是在为童宁的事情操心。

童佳心中自然怨怼,却还是装出一副识大体的模样。

“没事就好,我还真担心宁宁死扛呢。”

“对了,阿修,其实我们今天冤枉宁宁了,我现在才想起来,今天宁宁给我做好饭菜就去上班了,我当时饿了,竟然将牛肉和栗子同吃了,才会引起呕吐的,宁宁,并没有给我下毒。”

简慕修淡漠的嗯了一声,童佳的话,只能证明,童佳的饭菜里没有毒。

但是,这相克的食材都是经过童宁之手,童宁当时起的什么心思,他们这些外人,还真不好说。

童佳看着简慕修面无表情的俊脸,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的笑,却是转瞬即逝。

“阿修,我想去给宁宁道个歉,你看可以么?”

童佳继续用她那软软的声音问道,简慕修下意识的拒绝:“她现在很忙,而且,她那个人,就算你去道歉,她也不会理你,你还是不要去招惹她了。”

简慕修口中的维护之意,很是明显,童佳抿着唇,美丽的脸上透出一丝狠厉。

......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童宁下班回家,却还是被守候在公司楼下的简家的司机,接去了简慕修的别墅。

“童宁,需不需要我再提醒你一句,你现在已经是我简慕修的太太了,难道你还要继续住在外面吗?”

简慕修坐在车内,眼神透出几分不痛快,刚才,童宁明明就看到他的车了,却直接无视,真是好样的。

“简先生不是说,我们的婚姻又不对外公开,谁知道我是你简慕修的太太?”

“太太”这两个字,童宁特意提高了音量,听起来格外的讽刺。

“我希望你以后记住,在你还是我简慕修的太太的时间内,就必须做好你的分内事,别给我简家丢脸。”

童宁真想反驳一句,有本事你先把你的裙带关系理清了,再来管我会不会给简家丢脸啊。

但是看着简慕修那一幅老神在在的模样,她乖乖闭上了嘴,头一歪,靠在车窗上假寐。

然而,肚子却在此时不争气的叫了起来,童宁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尴尬。

暗自瘪了瘪嘴,这下,又要被简慕修嘲笑了。

偏偏,此时的肚子却是如上了发条一般,这一唱空城计,就停不下来了,一遍又一遍,叫的好不欢乐。

直让,前排的司机听了,都忍不住发出一声低低的轻笑,这司机,在简慕修的身边呆的久了,与童宁也是很熟悉的,自然多了几分随意。

然而,简慕修却是不爽了,他的女人,岂容别人嘲笑。

“去意居。”

简慕修的声音那叫一个冰冷,当然,那只是针对司机大叔的,他可是记得,童宁以前最喜欢的就是意居的饭菜。

“老板,您肚子饿了吗,我记得,我们刚刚吃过了啊。”

司机大叔又调皮了,他分明是故意在童宁的面前,拆穿简慕修。

“怎么,我又饿了不行吗?”

简慕修咬着牙,一记冷眼扫向刘叔,这刘叔,今天是故意来拆台的吧。

刘叔轻声笑着,故意加重了语气道:“对,我忘了,老板最不经饿了。”

“你!”

简慕修简直是有气无处发,他明里暗里的示意过了,这刘叔还是这么不上道,真是要被扣工资才能少说两句吗?

刘叔透过后视镜,看着简慕修那无可奈何的神色,抿嘴偷笑,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的。

明明就是想请美女吃饭,还非得找那么多借口,要不是自己这个老头子帮一把,只怕太太根本就不理解老板的心意呢。

司机大叔心情极好,一路将车开的飞快,完全没理会,正在假寐的童宁,那微微扬起的嘴角。

......

皓月当空,白月光透过橱窗,洒下斑斑勃勃的光影,照射在童宁的身上,反而让眼前的人,平添了几分平静纯净柔和。

简慕修坐在童宁的对面,他面前的盘子还是满满的,并未动几口。

刘叔说的没错,他早已经吃过了,现在的他,想请童宁出顿饭,都要找好借口。

简慕修心思微转,幽深的眸子在月光下,更显得平静。

眼神,状似不经意的落在了童宁的身上。

童宁吃东西的神情,很虔诚,动作优雅,但是一张小嘴却是不停,大约是饿的慌了,她吃的很多,跟以前一样。

简慕修俊朗的脸上分明带上了几分笑意,将面前的一番鱼,端到了童宁的面前。

“新品的事情够你烦一阵子的了,吃点鱼补补脑子。”

童宁一噎,从食物中抬起头来,这个人,还跟以前一样毒舌,不过看在今天的饭菜不错的份上,童宁懒得和他计较,毫不含糊的吃了起来。

然而,两人却是不知,他们这亲密的一幕,被人拍下,传入了童佳的手机中。

童佳看着手机上,简慕修与童宁进餐的画面,一抬手,摔碎了手中的杯子。

她好不容易策划了这一出,就是要让简慕修恨童宁的,可是,他们的关系似乎比以前更为友好了一些。

童佳不甘心,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童佳心内愤怒,却还是强壮镇定,向简慕修打了一个电话。

“阿修,你在哪儿呢,还没有下班吗?”

耳畔传来童佳的声音,简慕修的眉心不觉的皱了皱,童宁看着简慕修握着手机略显僵硬的动作,便已猜到这个电话是谁打过来了的。

她哪里还有心情继续刚才的话题,拿出纸巾擦了擦嘴,径自起身,直接坐上了车后座。

这个时候,司机大叔已经被简慕修派走了,他可不想让司机大叔来打扰他们的兴致。

这边,简慕修看着童宁的动作,随便扯了个理由就将童佳搪塞过去,在上车之前,转去路边的药店,买了点药。

“童宁,谁叫你坐后面的,你有没有礼貌?”

简慕修上车的瞬间,就冲着坐在后排的童宁叫嚷:“你还想让我给你当司机嘛?”

童宁抬眸,瞥了一眼这位自我感觉良好的总裁,心不甘情不愿的爬到了副驾驶坐。

“脚伸出来。

”简慕修命令道。

“干嘛?”童宁不解。

“叫你伸出来你就伸出来,你怎么这么啰嗦?”

“......”

童宁觉得,自己跟简慕修真的是说不上两句好话了,脚一伸,直接朝着简慕修向前侵的胸口踢去。

“我不是故意的。”

童宁坦诚的道歉,然而,那狡黠的眼神,哪里有半分愧疚之意,她分明是故意的。

“力道不错,看来这几年,长进了。”

简慕修像是没感觉到疼一般,薄唇轻扯出一点弧度,分明是带着笑意的,手上则打开药水,替童宁擦药。

看着童宁脚下那硬邦邦的鞋子。

简慕修摇了摇头,他就知道,这个童宁,根本就不会照顾自己。

一个闪身,简慕修又下车了,然后迅速的回来,这一次,他的手上带回来一双拖鞋。

童宁瞪大眼睛看着面前西装革履,却是拿着拖鞋的男人,白月光印在他的身上。

此刻,她竟然觉得,面前的男人很是美好,美好的犹如初见之时。

简慕修,他不会是爱上自己了吧?

简慕修很自然的为她换上拖鞋,看着童宁那欲言又止的模样,他抿唇,淡声道。

“明天的董事会上,记得给我一个交代,如果这一次的事情,你没有处理好,你这总监的位子,怕是不能坐了。”

“嗯,我知道。”

“还有,今天佳佳跟我说,她冤枉你了,我代她向你道歉。”

一句话,成功让童宁内心欢悦的小九九,偃旗息鼓,她无奈的笑笑,所以,他今天做这么多反常的举动,只是为了替童佳道歉吗?

骄傲如简慕修啊,竟然能为了一个女人屈尊道歉。

她简真是,低估了童佳在简慕修心目中的地位,她转过身,只是重重的点头。

“道歉就不必了,以后,你叫她小心一点,不是谁都有那么多的坏心思的。”

简慕修闻言,眉梢微动,眉头也不自觉得皱了下。

“好的,我知道了,我以后会提醒她的。”

不再说话,简慕修随即发动引擎,而他刚才的微妙表情,只能让童宁认定,简慕修还是不相信自己。

他今天之所以对自己这么好,只不过是因为她被冤枉了。

童宁了解简慕修,知道他这个人一向被喜欢欠人情。

所以,他今天的所有行为,只是出于对她的弥补,既然她选择了原谅,简慕修就不会再实行别的弥补了,这可真是好笑。

果然是自己又自恋了,简慕修,他现在一门心思放在童佳身上,哪里会有空和自己谈情说爱。

嗯,童宁叹了口气,不过,她给童佳准备的食物,都冰箱里的食材,她也根本不知道,什么食物相克的。

真不知童佳是自己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自从童佳来了之后,简慕修就再也不是她童宁的简慕修了,她是不是应该,尝试着将这个人从心里抹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