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少唯爱闪婚甜妻阿拢全文阅读

小说免费阅读之顾晴雪季晟铭的小说是季少唯爱闪婚甜妻,小说作者是(阿拢),(阿拢)笔下关于顾晴雪季晟铭的故事情节非常感人,一起来看看吧:参加宴会,却不想被人算计差点被送给老男人!顾晴雪仓皇逃窜,却不想刚出虎穴又入狼窝。一觉醒来,男人霸气扔出结婚协议,“跟我结婚!”顾晴雪没想到的是,这协议一签就是一辈子。...
季少唯爱闪婚甜妻阿拢全文阅读

《季少唯爱闪婚甜妻》第十一章 睡相

本来是想要问些什么的,但是想到今天和季同生在楼下说得那些,兴许韩雅雯是真的听到了些什么。

韩雅雯没有戳破,而是促进顾晴雪和季晟铭,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

“我总不能不顺着台阶下,给自己找麻烦吧?”

纠结犹豫之下,顾晴雪没有反抗,小心翼翼的进了季晟铭的房间。

为了他的轮椅能够出入方便,这房间布置得很宽敞,但是再宽敞,也就只有一张大床。

顾晴雪整个人都不对劲了。

真的很怕孤男寡女的会发生什么。

就算她已经准备好以后顶上‘二婚’的名头,但是真的没打算和一个大她好几岁的男人没有感情的发生点什么……

看上去她不像是太保守刻板的人,其实,某些方面,顾晴雪还是很单纯很青涩的。

季晟铭对韩雅雯的安排无奈,却也可以理解。

见某人那副仿佛小白兔的可怜模样,忍不住扯了一下嘴角。

“没关系,你要是害怕,我们可以不睡在一起。”

他的房间因为轮椅是没有沙发的,他也不太需要。

要不然顾晴雪直接就奔沙发去了,觉得某人应该不会有那个身体素质能够强迫到她什么。

不过要是睡在一起就不一定了。

“真的?”顾晴雪清澈的眼睛,如同小鹿一样天真简单:“那你睡地上真的可以吗?”

下意识没把季晟铭当成不一般的人对待,只觉得男人和女人之间,男人不是应该更照顾女性一点吗?

季晟铭不怒反笑,手指在轮椅的把手上轻敲了两下:“你觉得呢?”

“呃。

”顾晴雪这才觉得自己不太像是个人,人家都已经腿脚不便了,再让人睡地下?

百般无奈,她只好做出妥协:“好吧好吧,那我睡在地上。”

季晟铭没有意见。

接下来,季晟铭靠着自己去清洁了一番,到床上休息。

房间里的被子和毯子足够,顾晴雪像是捣腾窝的小动物,好不容易在离季晟铭比较远的地方打了一个地铺,心满意足的拍拍平,在某人面前摊肚皮躺下。

她适应性良好,还挺满足。

让某人略微有些不爽,用轮椅在她附近转了转,恶劣提醒:“你睡觉的时候可别睡的太死。”

“为什么?”

顾晴雪一时间没有明白。

“因为我可能会起夜,一个不小心,从你身上压过去,就不是我的问题了。”

毕竟,是她非得要睡在地上的。

这是个什么魔鬼。

顾晴雪噎住。

坐在地铺上,微微仰头看着坐在轮椅上的阴郁美男,突然很想扑上去狠狠撕咬两口。

不过这也只能是想想。

“季总,要不,我往门口拖拖?”就不信他能一直压到门口。

季晟铭冷冷足足盯着她能有三秒,转动轮椅走了。

顾晴雪真打算往门口挪一下,但想到某人那阴冷冷的表情,打了个寒颤,他要是故意找不痛快,睡哪儿不会被碾压?

惹不起,惹不起,坐轮椅的惹不起。

最后,顾晴雪小心翼翼的把铺子拽到了他的床边:“季总,我睡这里可以吗?”给自己找了个很好的理由:“要是你晚上渴了,我可以给你倒水!”

一个健全人,可比一个瘫子要方便的多。

季晟铭靠在柔软的枕头上,眼皮都没抬一下。

顾晴雪等了一会儿,安心的躺下去了,看不见床上人的任何动静。

一片安静里,季晟铭的声音突兀响起来。

“你觉得,我很没用,很需要人照顾?”

这个问题就是一个死亡提问,让他身边的任何一个人来答,都很难给予正确的答复。

答错了,等待的结局可能是无法承受的。

某人看上去对自己的身体毫无挂念,实际,有多在乎,也只有季晟铭自己明白。

顾晴雪今天实在累了。

躺下没一会儿,已经迷迷瞪瞪的,听见这句话,想也不想的回答:“没呀,季总可比大部分人都厉害多了。

你别看我手脚完好的,就是多长两条,也比不过你一小半的。”

这是真话,她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顾晴雪对季晟铭是有那么几分崇拜和怜悯的。

如果她能够有人一点点的意志力,不至于被顾建国和顾晴妍欺负到现在。

不过好在,终于是能摆脱了。

她的回答,和随之而来的细细鼾声,让床上男人冰冷的神情缓和,露出一个叫人寒毛直竖的微笑。

不过他倒是并没有去折腾已经睡着了的顾晴雪,关了床头灯,休息了。

顾晴雪以为自己会睡不好,但竟然到天亮才睁开眼,一夜好眠。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而身下的床铺也柔软舒适到不可思议,接着,顾晴雪后知后觉发现,她睡床上了。

不仅如此,还很肆意的抱着某个人肉枕头。

“……”

顾晴雪僵硬的看着面前的季晟铭,死活都不相信都是自己主动的,羞涩得连耳朵都红了起来。

“终于醒了?”

季晟铭其实早就清醒了,只不过一直等着她醒来,叫她看看是谁昨晚装模作样的打了地铺,半夜里又摸索上来的。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顾晴雪尴尬的起来,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是好。

季晟铭冷淡:“是吗?”

他的眼底带着一抹戏谑,嘴角的笑意也更加地肆虐:“那你是说,是我故意把你抱上来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季晟铭看上去不好惹,其实,某些方面,还是挺受制于人的。

这时候的他,几乎是任人摆布的。

顾晴雪猛地意识到自己想到了什么虎狼的场面,脸上更红得不行,耳垂烫得像是烧了起来。

“总之,对不起了,是我睡相太不老实了。”

“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一句对不起就完了?”

“你……”

这话说得,好像顾晴雪昨夜强迫了他什么似的,有些恼,不过更多的还是羞涩。

“那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

顾晴雪忍着羞涩,咬牙问道,心里觉得某些人真的是龟毛。

她一个妙龄女子躺在他旁边,虽然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吧,他季晟铭总归是不吃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