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太太谋夫已久免费阅读-白太太谋夫已久小说在线阅读

白太太谋夫已久免费阅读,王晴言诺是本书的主角,写这本小说的是婉香,内容新颖独特,强烈推荐。精彩节选:她年少叛逆被父母送出国外,待到醒悟回归却面对的是家破人亡。§不想母亲枉死的她毅然进入仇家,她本意是要仇家付出应有的代价,不料那个身娇体弱的男人却宠她入骨……还帮她查真相?!§言诺:不了不了,仇报了我要走了。§白鹤丞:千山万水,只要私养小保姆跟我一起看。...
白太太谋夫已久免费阅读-白太太谋夫已久小说在线阅读

《白太太谋夫已久》第13章 豪门恩怨

防弹轿车绝尘而去,言诺看着远去的车子,心想佣人总归是佣人,当少爷的关心下你,就别以为人家对你有异样的情愫,说不定人家只是出于礼貌,跟工作比起来,言诺的存在一下就变得不太受关注起来。

白鹤丞不是事先走了么,言诺也没必要起那么早,当她再次睡觉醒来,楼底下似乎多了几个说话的声音。

有王晴,有白子恒,还有一个是谁,声音不是很熟悉,言诺第一时间并未听出来。

“你小点声,家里还有外人,要是被外人发现,咱们一家三口都得完蛋!”

王晴就差没捂住白子恒的嘴巴,这么大的事情捅出来,一个不查,她们可都要完蛋。

“妈,你怕什么,我早上听到她起床,这时候说不准睡得跟死猪似的,她怎么能听得见?”

言诺门都还没推开,就听到楼下说话的声音。

二楼跟一楼相隔有多远?想听到楼下说话,对言诺而言,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她没有推开门,毕竟一家三口话还没说完,这时候推门出去,听不到墙角不说,可能还要给自己惹祸。

“鹤林,你怎么那么傻,明知道人家故意灌醉你,带你去赌场,你还要去,就不能让助手送你回酒店?现在倒好,合同签了,本来该是立功劳的你,如今功过不能相抵,说不定人家还要追加你的责任。”

王晴除了事后怪罪白鹤林外还能怎么办,白鹤林是王晴的摇钱树,她也算是高攀上白家的媳妇,万一得罪白鹤林,白鹤林跟她离婚可怎么办才好?

“我能怎么办?你也知道澳门那边赌场多,我去谈生意,免不了要跟这些人有所牵扯,他们让我去赌,我能说一个不字?再说了人家给我面子,签了合同,就只说了个去赌博,我都不能答应人家,人家还以为我这个人难相处,一次合作后,还怎么继续当朋友嘛?”

白鹤林说起大道理来一套接一套的,比谁都要厉害。

“那你怎么办,这次输了那么多钱,你身上有多少钱我能不明白?输掉的可是你全身积蓄的好几倍,白鹤丞公司里的钱你肯定动了不少吧,既然敢在那里面动手脚,就要敢于承担动手脚的后果,你怎么去跟鹤丞说?”

白子恒在一边看好戏,王晴则问白鹤林接下来该怎么办,白鹤林自知这个窟窿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填好的,干脆一言不发,现在想不到办法,等能想到办法的时候再慢慢说。

谈话的声音被刻意压低了,言诺轻轻开了一个门缝。

“你这傻婆娘是不是傻啊,白家家产又不是鹤丞一个人的,我白鹤林也有一份,我拿来赌钱了又怎么样,你不说我不说,子恒不说,又有谁能够知道?”

白鹤林被逼急了,现在想让他拿出两千万来把输掉的钱填上,他拿什么去填补,借高利贷么?

那显然是不行的,这种东西一旦沾染上,以后就会变成无底洞,这辈子都甭想从高利贷这个坑里跳出来。

“妈,你跟爸这点破事我就不插手了,几个哥们等我出去聚会呢,先走了啊。”

白子恒遇到点事,白鹤林跑断腿都是乐意的,白鹤林遇到点事,白子恒比谁都还跑得快。

他可以答应白鹤林紧闭着嘴巴,什么都不说出来,此外再想白子恒帮忙,那就最好什么都别想了。

“儿子,这件事非同小可,你要想当好白家乖孙子,最好把嘴巴闭好,一旦走漏了点点风声,你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白子恒走出门前,王晴还是要提前给她敲下警钟。

用爹妈的前途来讲道理,人家说不定一句话都听不进去,可要是用白子恒自己的利益讲道理,白子恒就会警觉很多。

儿子都是他们自己宠出来的,苗子歪也有他们的责任,总不能批评儿子吧,他们能有今天,全是自作自受。

“鹤林,真要瞒着鹤丞?亏空可是两千万,你拿什么去把这账做平?”

白子恒走后,王晴服侍白鹤林坐在沙发上,一边给白鹤林按摩,一边问白鹤林稍后的打算。

“能拿什么做,先放放,这笔账不走财务,做平账财务不说,也逃不过白鹤丞的眼睛,你以为白鹤丞有那么傻?”

白鹤林又不是第一天跟他那个弟弟相处,他虽比不上白鹤丞的手段,但白鹤丞是什么样的人,他还是比谁都要清楚。

“那倒也是,家里二老对你对我意见都大,千万不要在这紧急关头上让他们再给咱们记上一笔,不他们百年过世之前,说不定又要修改遗嘱,什么都不给咱们留点,全留给鹤丞去了。”

王晴提起白鹤丞,嘴巴里的语气就会变酸。

白鹤丞本就是白家老爷子老来得子,这就算了,关键人家智商还高,公司原本是留给白鹤林打理的,白鹤林不争气,根本不是统领白家企业的那块料,二老没办法,只好把白鹤丞叫回来接手。

也难怪二老对白鹤丞的心思一向比对白鹤林花的心思多,哎,谁让她这个老公没人家争气。

“你也别那样说咱爸妈,爸妈也不容易,遗产肯定是要给咱们留的,只是多少的问题,哎我说你光惦记咱们家遗产,也不为我考虑考虑?老子要是东窗事发了,别说遗产,你一分钱也别想得到。”

白鹤林好歹也是白家的种,在白家的时候听到见到的豪门恩怨不少,他不是不知道王晴的心思,作为跟了白鹤林最久,还给白鹤林生了个儿子的女人,白鹤林对王晴的心思也是点破不说破,不过不说破不代表他心里不清楚,白鹤林也是点破不说破而已。

“鹤林,看你说的,我王晴可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女人,你对我好,我对你能差到什么地方去?”

言诺站在房间门后,她一字不漏地听完了整场宫斗表演。

原来豪门恩怨一直是存在的,就算白鹤丞那么厉害的人,也免不了被这些人所算计。

算计白鹤丞的还是他的亲哥哥,白鹤林输掉两千万,第一时间不是认错,而是打算做假账把这个漏洞填上,那么大的漏洞啊,白鹤林也真敢动手。

言诺不小心将房门关上,房门的锁发出声响。

别墅空旷,一点小声音也能被放大不少,更别说门锁合上的声音了。

“谁!”

王晴做贼心虚,听到声响,立马锁定住言诺的房门。

“言诺,我知道你在,你这个骚浪蹄子居然学会偷听人家说话,还不给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