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太太谋夫已久全文免费阅读

婉香的作品在线阅读,婚恋生活白太太谋夫已久精彩小说全本阅读,小说主人公是王晴言诺,小说故事新颖独特,值得推荐。精彩节选试读:她年少叛逆被父母送出国外,待到醒悟回归却面对的是家破人亡。§不想母亲枉死的她毅然进入仇家,她本意是要仇家付出应有的代价,不料那个身娇体弱的男人却宠她入骨……还帮她查真相?!§言诺:不了不了,仇报了我要走了。§白鹤丞:千山万水,只要私养小保姆跟我一起看。...
白太太谋夫已久全文免费阅读

《白太太谋夫已久》第12章 没穿衣服

他不是没有见过女人,只不过以前见过的女人要么浮夸,要么造作,唯有言诺,让他从看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干净,干净得想让人立马据为己有。

白鹤丞颤巍巍地举起手上的药水,他可能还在想是给言诺擦身上去,还是交给言诺,让言诺自己动手。

“谢谢少爷,我还是自己来吧。”

言诺一颗心脏扑通地跳,她明显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白鹤丞已经帮她那么多了,她怎么好意思再让白鹤丞帮着擦药?再说,言诺思想上一定程度还是挺保守的,她怎么能让男生在她的背部抹抹涂涂?

白鹤丞早料到言诺会拒绝他,除了心底有些失落外,很快恢复如初,“秦文的话你也听到的,想身上不留疤痕就好好养伤,这两天就当我给你放个假!你可以什么都不做,每天睡到自然醒。”

白鹤丞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男人,言诺都说她自己能搞定了,他也不好意思非帮着言诺上药。

多亏了经商多年锻炼出来的自制力,让白鹤丞面对美色诱惑,还能稳如泰山,没对言诺下手。

言诺看了看白鹤丞再看了看门,她的意图十分明显了,白鹤丞顿时明白言诺的意思,走出房间去。

房间就剩言诺一人,咬牙忍着疼痛起身,言诺对着落地镜子,将衣衫褪去,姣好的身上大大小小的淤青全部展现在她的眼前。

那些红肿淤青是王晴打的,但是言诺故意使用激将法逼迫王晴动手,只有她跟王晴的矛盾突然激化,王晴才不会有时间沉淀下心去想怎么整言诺,而一直烦人的白子恒也会因为她身上的伤,这段时间里暂时不会来叨扰她。

紫瓶药水摆放在那里,言诺没有错过,而是拿起来,利落地将身上能涂抹到的地方全部处理完,她还不想因为跟别人置气,而在自己的身上留下淤痕。

就在擦完药衣服穿了一半的时候,门外传来沉稳有力的脚步声,白鹤丞端着一杯茶,没来得及敲门就转动门把手走了进来。

他以为言诺还像刚才一样坐在床上发呆,根本没想着进来就瞟到那么火辣的一幕。

言诺还在换衣服,不是全脱,也没整理好,正是那半迷离半朦胧的样子,将潜伏在白鹤丞心底的恶魔勾了出来。

言诺看到那双大长腿的时候,下意识将被子全都拉到她身上来,用被子将她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虽然不知道白鹤丞有没有看到什么,但言诺还是安慰自己,刚才他肯定没来得及看到她的身子。

“少爷,我衣服还没换好。”

言诺的潜在意思是,你是不是该先出去,或者敲门,等我说做好准备了你再进来?

可是白鹤丞突然脑筋没转过来,看言诺的脸看傻了眼似的,回了句:“没事,慢慢穿,不着急。”

说完还对着言诺迷情地笑了一笑。

慢慢穿?不着急?

言诺脑子宕机,这可是关乎到她清白的事情,怎么能不急?

如果换了衣服,她还能从床上下去,把白鹤丞推出门外,遗憾的是,她未着寸缕,一旦从被窝出来,一世英名可全都化为乌有。

“少爷,我衣服还没穿好,您能不能先出去一下?”

言诺恳切道,她这次说得就要比之前直接一些,而这次,白鹤丞恍然大悟起来,对言诺道:“我差点忘了杯子里的热水,还有文子准备的化瘀的口服药,你早些吃了。”

嘱咐完后,白鹤丞有些不太放心地再朝里面看了两眼,想确定言诺是否真跟她说的一般,安然无恙?

他多看的那一两眼,再次如刀子一般,让言诺很是不自在。

走出房门,白鹤丞感觉自己在冰天雪地和熔炉中来回穿梭了无数遍似的。

他的身上已经多了层细密的汗,还有分泌出的荷尔蒙的味道。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刚才居然盯着一个没穿衣服,只用一层布裹住自己身子的女人,看一次,又忍不住看了第二次,而且看到这女人的时候,他不仅不反感,反而眷恋地想着言诺那张清洗过后干干净净,底子本就很好的一张脸。

白鹤丞在门外回味言诺的身姿,门内,言诺紧张地喘着粗气,她自我宽慰地迫使自己安定下来。

她告诉自己,就算差点被看到,这不还是没有看成?一定没看到啊啊啊,千万不要被白鹤丞看到啦!

她真真切切地看过白鹤丞的身子,白鹤丞只是‘不小心差点’看到她的,那是不是可以说成她们之间抵平了,隐隐约约的,她还占了白鹤丞的便宜?

说抵平,这话略微有些牵强了些,大抵是为了能让自己心头舒服点,她才这么想的。

等到穿好衣服,端起热水时,她才后知后觉发现原本端来还冒着热气的水,如今已经凉透,她因为白鹤丞的过失失神了,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浮躁。

吃过药出去,言诺才发现白子恒跟王晴已经没在别墅,只剩下白鹤丞,白鹤丞穿了一身剪裁得体的睡袍,手上拿着iPad处理公务,他全身心投入工作时的样子,让人看了感到有些迷醉。

可是那也只是对那些只见过白鹤丞一次,不是很了解的人而言,不管白鹤丞有多帅,有多迷人,言诺都不会心动。

她一刻也不会忘记自己来白家的目的。

她是来找变相杀害她妈妈的仇人的,目前找到的证据直指白子恒,就连那些视频也直指白子恒,证明他就是那个凶手,这个凶手先是作恶,后又用舆论压力,让她妈妈陷入舆论的漩涡,不能再从舆论里走出来,到最后,命丧在这一波一波的舆论里面。

白子恒,言诺不会放过。

但是一个白子恒就能煽动那么多人?一个白子恒就能操作那么多事情出来?不行的吧,没有白家,没有白鹤丞撑腰,这母子俩能在外面嚣张到六亲不认?

不能!

所以言诺对白鹤丞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白子恒可是白鹤丞的侄子,侄子犯了那么大的事,当小叔的怎么可能袖手旁观,饶是不看白子恒的面子,就说为保护白家的颜面,白鹤丞也会插手帮忙将白子恒的丑闻按下来。

白鹤丞,你说我该相信你吗?

言诺轻声问她自己,在没证据前,不冤枉一个好人,同样在没有证据前,不放过一个可疑的人,这是言诺的信条,她的坚守。

妈妈,我回来了,我来给你报仇来了,希望你在天之灵能好好看看我是如何把那一个个害了你的凶手全部抓出来绳之以法,把他们送进监狱,你且看着吧。

“谢谢少爷,给少爷添麻烦了。”

白子恒手中的视频足以证明她的清白,早知道白子恒喜欢录像,把录像拿去耀武扬威,那他就好好拍,好好录,言诺好好表演。

白鹤丞放下手中的ipad跟笔,这才发现言诺是站在他后面的。

“身上有伤就早些休息吧。”

白鹤丞就这一句话,言诺以为她要问些什么,结果等了很久,白鹤丞也没再跟言诺多说一句。

白鹤丞心情也有点乱吧。

她来之前,白家内部家庭和谐,她来之后,白鹤丞除了公务外,还要给他们明辨是非,再有精力的人也吃不消这些琐事折磨。

“少爷,对不起,少爷,您也早些休息。”

言诺回到房间,浑身酸痛的她想好好休息,也没得法子,她打开手机,在微博搜索女教师被逼迫跳楼案的进展,蓦然发现,微博所有消息都没了,就像这件事从未被报道过似的。

微博封口了,凡是有女教师被害这类似情节的话全被下架,之前持续报道这件事情的官方微博,官方大佬们的微博内容全部删除,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计划,为了不让其他人持续关注这件事情,凡是含有关键字关键词的语言都会自动屏蔽,言诺找了一圈,什么都没了,她妈妈的后续报道也成了泡影。

所以人呢,她妈妈这件事都没人来处理了吗,那可是一条人命啊,在这些有钱人的眼睛里面,只有他们的命值钱,穷人命就一点也不金贵了?

可恶,好你个白子恒,王晴,为了你们的名声,枉顾人的性命,总有一天我要报仇雪恨,你们等着!

言诺五点起床,洗漱完毕给身上再擦了层药,以为白鹤丞还在睡觉,她早点做好早餐,白鹤丞也就刚好能够起床,没想到她才出门,白鹤丞已经拿了衣服准备出门。

“少爷,不吃了早餐再走么?”

白鹤丞最早也就六点半出门,今天足足早出门一个小时,难道出了什么事?

“不用,我还有事,就不在家吃了。”

白鹤丞走得很急,就连公文包都差点忘了带,还是言诺提醒他,他才转身回来,拿了东西又继续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