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大小姐之无双鬼医在线阅读-逆天大小姐之无双鬼医最新章节阅读

南宫硕凤倾澜的小说是《逆天大小姐之无双鬼医》,逆天大小姐之无双鬼医免费阅读,灵米大大是本文的作者,逆天大小姐之无双鬼医:穿越到异世——却是个人人厌弃的废物丑八怪。§拥有上古七彩凤凰——虽然是个坑爹的主。§极品美男牵着走——冷酷邪魅强势又超凡。§身怀异宝,低调行走,药毒无双,坑人无阻。§为何人人争抢的稀罕藏宝图,一张张不停往她面前冒?§“统统给你。”某女东西往男人怀里一塞。§“这么好?”某男好看的凤眼忽闪忽闪。§“那当然,你是我主子,我不对你好对谁好?”某女拍拍胸脯信誓旦旦道。§于是,某男眼眸瞬间大亮,恍惚...
逆天大小姐之无双鬼医在线阅读-逆天大小姐之无双鬼医最新章节阅读

《逆天大小姐之无双鬼医》第十四章 所谓的关系匪浅

凤倾澜对杀气极为敏感,顷刻间提高警惕。

南宫硕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虽然是针对凤倾澜,可是依旧让旁边围观的众人倍感压力,不少人忍不住往后退去。

灵君和灵士的差距,果然不是一点点!

灵士,灵君,灵王,灵尊,……每个境界都是质的飞跃,要跨越一个等级何等困难,多少人一辈子只能卡在高阶灵士,而南宫硕,十九岁,已经是一阶灵君了!嘉庆国第一天才!

在旁人看来,南宫硕修为高深气势十足,而用凤倾澜的说法,他的王八之气测漏,哗啦啦乱冒。

“大庭广众之下,羞辱朝廷重臣之女,藐视皇亲国戚,其罪当诛!”

果然是掌权者,杀人都要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凤倾澜心中冷笑,南宫硕再厉害,在天才又如何,她凤倾澜可不是软柿子!

刷!——

南宫硕抽出手中长剑,没有多余的花式,直接朝着凤倾澜的脖子抹去!

他必须尽快杀了这个狂妄之徒,威慑众人,时间拖得越久,对胡蝶儿的声誉越不利!

刷!——

剑气划破空气,带起一股罡风,卷翻了一架子的草药。

“快闪开!!”一阶灵君的攻击可不是闹着玩的!

周围看客纷纷躲闪,同时心中替凤倾澜惋惜。

可惜啊可惜,这个眉清目秀的小白脸,要死在这里了!

“别啊!六王爷剑下留情啊!”药铺的伙计顿时一脸菜色,这真打起来,他们的草药还要不要了啊!

凤倾澜猛地一个后翻,躲开那锋利的剑刃。

嗖——

一根发丝从空中飘落,凤倾澜反应若是再慢一点,切断的就不是头发了!

厉害,不愧是一阶灵君!

凤倾澜眼中闪过一丝火热,是个值得挑战的对手!

居然被躲过了!

南宫硕诧异无比,这一击他可是用了全力的!

“不愧是嘉庆国第一天才,果然名不虚传!”

凤倾澜说的是真心话,可是在旁人听来,怎么听怎么讽刺!

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居然还点评起当朝六王爷来了?!

果然,南宫硕的表情更加扭曲,手臂收拢,也顾不得其他,灵气灌入剑身,一个剑花横扫过去!

当当当——

架子上的东西被剑气扫荡,一个个装有灵草灵药的玉盒瓷瓶到底碎裂,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是地阶中品的武器!”

人群中,有人认出南宫硕手中的武器,是一把地阶中品的武器!

地阶中品的武器,能够一击秒杀四阶妖兽,更有和五阶级妖兽一战的资本!

南宫硕本就是一阶灵君,加上这武器,完全可以越级挑战,对战二阶灵君!

这个小公子,死定了!!

可惜啊,能够躲过南宫硕一击,修为应该也不太差,如此天资少年,死在这里着实可惜了。

“好剑!”

凤倾澜眼睛一亮!她正需要一柄趁手的武器呢!

足尖轻点,躲开道道剑气,凤倾澜侧身移动,来到南宫硕左侧,手指一翻,几根长针现与掌心,就在她准备出手的时候,一道声音传入众人耳中。

“何人在我芝新堂闹事?”不带情绪的话语,却令众人心间一颤!

下一刻,两人一前一后出现在药铺内,后面那个正是孟掌柜的,孟掌柜身前,是一个满身威严的中年美男子。

这就是从未在人前路面的芝新堂老板?!

“这就是芝新堂老板吗?没想到他人在嘉庆。”

“听说之前连西泽皇帝要见他,都被他都推了,没想到这次居然现身了!”

“那还不是因为我们六王爷名气大!那西泽,能和我们嘉庆相比嘛!”

……

众人吹捧的话传入南宫硕耳中,他的背脊不由挺直了几许,长剑入鞘,大步走向中年美大叔,对他抱拳一礼,然后自顾自说起情况。

“这人谎称与鬼医相熟,还出言侮辱重臣之女,藐视当朝王爷,我实在气不过,这才出手教训,打翻了贵铺的东西,真心抱歉……”

在叶老板面前,南宫硕也不敢自称本王,谁都知道这芝新堂老板不只是一介商户,更是一位高级炼丹师!

他连西泽皇帝的邀请都敢拒绝,更别说只是个王爷了。

“你说此人谎称和鬼医相熟?”

“正是。

”南宫硕见叶老板回应,心中一喜,背又直了直。

“你说此人抢夺胡小姐看上的紫丹参?”

“没错。”

“叶老板,这个……这个人还质疑我的人品,污蔑我说谎,还言语轻佻,败坏我胡蝶儿的名声……”一旁的胡蝶儿忍不住插了一句。

她故意把自己的名号说出来,就是要让知道,自己可是丞相府的千金,丞相府和芝新堂,可是有合作关系的!叶老板一定会站在她这边!紫丹参说不定能白拿,还能弄死这个臭无赖!

刚刚有钱赚你不要,现在后悔,晚了!

凤倾澜一看胡蝶儿那挑衅的眼神,哪里不知道她心中所想,脑中闪过一句话——

不作死就不会死。

中年美大叔一个连一个眼角都没有留给胡蝶儿,径直走到凤倾澜面前,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回荡在一楼大厅——

“鬼医,你需要这紫丹参?”

鬼医,你需要这紫丹参?

鬼医……

鬼医?!

叶老板这是和谁说话呢?!

众人瞪大了眼眸,纷纷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他他……叶老板他……

是在和那个小公子说话吗?!!

这位小公子,是……

是鬼医?!

周围的人,包括胡蝶儿和南宫硕,认清这个事实,完全石化了!!

众人如何也想不到,刚刚凤倾澜口中的“关系匪浅”是这个意思。

刚刚胡蝶儿说了什么?

说她和鬼医有交情?!那怎么连鬼医站在她面前,都不认得?

他还说了什么?

她说鬼医污蔑她说谎!可不是说谎嘛!

南宫硕刚刚说了什么?

他说鬼医抢了胡蝶儿看中的紫丹参!分明是人家小公子……哦,不,是人家鬼医大人先拿到的紫丹参!

见过无耻的,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还是当朝重臣之女呢!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到是一流!

周围人回过神来,开始碎碎念,听在南宫硕和胡蝶儿的耳中,每一句话都像是碳烤的铁板,狠狠拍打在他们的脸上!

啪!

啪啪啪!——

火辣辣的疼!!

“叶季飞,你来的再晚一点,我就要被打死了。”

众人汗颜,刚刚还泰然自若的凤倾澜,摇身一变就成了可怜的小白兔,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受了多大委屈!

叶季飞嘴角一抽,用那种“我还不知道你嘛”的眼神,看了凤倾澜一眼。

“六王爷这是要去哪儿啊,不是一进门就扬言找我吗?怎么,这会儿见着人,却要离开了?还有,胡小姐,你不是和我很熟吗?怎么见到老熟人,也不来打个招呼,这么急着走啊?”

凤倾澜的话,让正准备偷偷离开了南宫硕和胡蝶儿表情一僵。

“对了,胡小姐,不是还说要替六王爷跟我说说吗?要说什么?我听着呢。”

凤倾澜言罢,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南宫硕和胡蝶儿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甚是精彩。

“对啊!刚刚胡小姐还说要替六王爷和鬼医‘说说’呢?现在怎么说不出话来了?”

“我看啊,胡小姐根本就是信口雌黄,往自己脸上贴金,她根本不认识鬼医大人!”

……

众人小声议论,全部化作无形的手掌,带着凌烈之势,啪啪啪——

扇在胡蝶儿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