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凤女贵不可言 仙鲤鲤郁嘉宁

仙鲤鲤的侯门凤女贵不可言可以全集免费阅读,侯门凤女贵不可言内容感人,文笔成熟,郁嘉宁的故事《侯门凤女贵不可言》从这开始诉说:郁嘉宁本是侯门嫡女,却被人抱错,十三年后才回到了父母身边。她从小养在乡间,无才无德,心思单纯,被那位鸠占鹊巢的假小姐,蒙骗、算计,落得含冤而死的悲惨下场。一朝重生归来,郁嘉宁翻出小本本,一笔笔写下仇人的名字,心底冷冷一笑:这辈子,你们谁也别想跑!...
侯门凤女贵不可言 仙鲤鲤郁嘉宁

《侯门凤女贵不可言》第10章 狼狈落水2

“哦?什么好主意?”

谢明月凑到姜玉梨耳边,轻轻开口说:“姜姐姐,你不知道……”

两个人的目光,便不约而同的落在了郁嘉宁的身上。

姜玉梨唇角往上一勾,笑得灿烂,“是啊,做再多再好的诗又有什么好玩的?只有看人出洋相,才是这世间最好玩的事情呢!”

……

贵女们还在谈论诗书,姜玉梨忽然高声开口,“喂!你们想不想到湖心阁的二楼去瞧瞧?”

众人闻声皆是一愣。

“湖心阁二楼?我记得永芳斋的主人,从来都没有将湖心阁二楼借出去过啊。”

“是啊!永芳斋主人神秘,几乎无人知晓他的身份。

传说这湖心阁二楼,有永芳斋主人的珍藏。

所以才会从来都不对外人开放。”

“可是……姜姐姐这样问,难不成姜姐姐你能带我们去开开眼界?”

不知是谁这么一问,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瞬间落在了姜玉梨的身上。

殷切期待又不敢相信的目光,姜玉梨就喜欢这种被人仰视的感觉!

谢明月说得没错,什么不能让外人上去,对她来说根本就是狗屁!

她亲表姐是郡主,她舅母是长公主,别说小小的湖心阁了,就是大内皇宫她都是去得的!

姜玉梨特地轻描淡写般开口:“嗯,你们若是真想去看,就同我一起上去吧。

”仿佛这事儿根本不值一提似的。

“真的么?”

“走,我们快上去看看究竟有什么玄机!”

这些贵女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如今一个比一个兴奋,可想而知,永芳斋在大夏国究竟有多么神秘了!

贵女们结伴登楼,可忽然间,姜玉梨又唤了一声:“郁嘉宁,你不来么?”

众人回头一看,这才发现郁嘉宁还愣愣坐在角落里,活脱脱就是个傻子。

郁嘉宁神色莫名带了几分局促:“不是说不让去么,我,我还是不去了……”

“噗!”

贵女们嗤笑出声,因为,郁嘉宁局促不安的样子,实在是小家子气!

还以为她今天出息了,结果,除开衣服,骨子里还是这般登不上台面!

“让你来你就来,哪儿来那么多废话?”一贯巴结姜玉梨的贵女大声嘲讽,“姜姐姐都特地叫你了,还不快点跟上!”

郁嘉宁这才“灰溜溜”的站了起来。

贵女们又是一通嗤笑,觉得她真是好欺负。

但她们谁也没看到,郁嘉宁微微垂下的眼瞳里,始终闪烁着隐隐的光芒。

……

到了二楼,姜玉梨立马给谢明月使了个眼色。

她已经将郁嘉宁叫上了二楼,剩下的,就是谢明月的事儿了。

谢明月吸了一口气,目光往人群里一扫,郁嘉宁居然已经站在了二楼的东北角!

而其他贵女都被湖心阁二楼的各种珍宝给吸引住,根本没有几个人注意着郁嘉宁。

当真是天赐良机啊!

谢明月屏住呼吸,一步一步慢慢走向郁嘉宁。

而郁嘉宁不知怎的,居然扒着栏杆往外倾斜出去,像是立于悬崖边缘般岌岌可危!

谢明月脚步莫名加快,生怕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

旁边,姜玉梨也静静等待着即将发生的好戏!

然而!

就在谢明月紧紧咬牙,伸手要推郁嘉宁的瞬间——

“谢姑娘!小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