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9小说网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离婚后季少泪流满面求原谅》结局 宁栀季寒光最新12章节打开完整目录列表

宁栀季寒光 时间:2022-06-28 17:27:57

小说简介:宁栀季寒光是作者钱满满经典小说中的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然的话,我绝对和你死磕到底,让你吃不了兜着走!”<br/><br/>   她这模样,让陈莉莉心里有些犯怵,...

《离婚后季少泪流满面求原谅》结局 宁栀季寒光最新12章节打开完整目录列表

  陈莉莉平时被骄纵惯了,哪被这样讽刺过。

  她气不过,猛地朝宁栀冲过来,就要去打她。

  宁栀没想到,陈莉莉居然会这么疯,她赶紧往后退,勉强躲开了她的攻击。

  但是动作幅度太大,好像动了胎气。

  她捂住小腹,表情沉了下来,盯着陈莉莉的视线冷得要命,“你该庆幸,刚才这一巴掌没有落到我的身上。”

  “不然的话,我绝对和你死磕到底,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她这模样,让陈莉莉心里有些犯怵,不是说这个宁栀性子温吞,逆来顺受么,怎么突然这么强硬了!

  其实就连宁栀自己都没有想到,原来,这就是为母则刚啊。

  说完,她不再理会陈莉莉,径直走进了冰库。

  季夫人那边还等着呢,不能耽误太久。

  踏进冰库,一阵阵寒意席卷上身,冷得要命,宁栀搓了搓胳膊,顺着酒架上的标识看过去。

  八二年的拉菲在哪里?

  然而,还没等她找到酒,大门那边就传来重重一声,宁栀扭头看过去,冰库大门已经被落了锁!

  是谁?!

  有人要害她……

  冰库里零下二十多度,而她只穿着单薄的裙子,在里面待个三五分钟还受得住,要是这么一直呆下去的话,会被活活冻死的!

  宁栀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赶忙跑到冰库门口,用力的拍打着大门呼救,可是特制的大门完全传不出声音,冰库又是建在偏僻的角落,很少有人到这边来……

  要等外面的人发现她,那真是难上加难。

  幸好,她还带了手机,可以打电话。

  然而一掏出手机,彻底傻眼了。

  手机居然只剩三格电了!

  而且在零下二十度的环境下,电量蹭蹭往下掉。

  这意味着她没有多少时间了,而且只能打给一个人。

  宁栀下意识拨通了季寒光的号码,铃声响起的那瞬间,她抱着手机祈祷。

  好在,电话很快被接通。

  “寒光,你来老宅了吗?”

  “你快来这边!我需要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季寒光打断,“抱歉,我这边抽不开身,你陪好妈,我晚些再过去。”

  宁栀:“不是的!是因为我被……”

  求救的话还没来的急说出口,手机就黑屏了。

  电量耗尽,宁栀楞在当场。

  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没了。

  身上的温度越来越低,宁栀整个人缩成一团,冻得发抖,

  这间冷库好像被人遗忘了一样,难道,她真的要冻死在这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宁栀的意识,也越来越昏沉……

  直到脑袋一歪,彻底昏死过去。

  另一边。

  宁栀去拿酒迟迟没回,季夫人有些担心了。

  “茜茜,你去看看表嫂怎么还没回来,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林茜茜点点头,就出了餐厅,直奔地下室。

  季家储藏酒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地下室的酒窖,专门用来放酒,里面都是经年累积下来的各种酒,的品种繁多,几乎可以和酒庄想媲美。

  另一处,则是冰库。

  相比较之下,只有一小部分酒是放在冰库的,这儿更多用来储存各种的蔬菜食物。

  她下意识以为,宁栀去拿酒的地方,是酒窖。

  然而却在通往地下室的路上,碰到了陈莉莉。

  陈莉莉嘴里嘟囔着什么,抬头看到居然是她,看到她跟见了鬼似的吓了一跳,惹得林茜茜不悦皱眉。

  “你有病啊!”

  她本来以为,这女的受了那么一通刺激,早该离开季家了才对,没想到竟然还在。

  而且鬼鬼祟祟的,不知道要干什么。

  “让开,你挡住我的路了。”

  可是陈莉莉非但不让,还把这条小道堵得更死了,满脸紧张看着她,“你、你要去冷库?”

  这条路确实是通往冷库的,可也是去地下室的必经之路,林茜茜只觉得她莫名其妙,“好端端的,我去冷库干嘛。”

  “我是去酒窖找表嫂,你脑子有病吧!”

  被骂了,陈莉莉反倒是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林茜茜更无语了,直接上手把她推开,走了过去。

  也越过了不远处的冷库。

  只是,她越想越觉得奇怪。

  为什么陈莉莉那么紧张,不让她去冷库?

  不会是……宁栀在冷库里吧!

  想到这个可能性,她赶紧折了回去。

  打开冷库的门,果然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在那里,浑身上下已经被冻僵,不是宁栀还能是谁!

  季家的这个午宴过的并不安生。

  季夫人知道自家儿媳竟然被关到冷库里,差点丢了命,再也没了吃饭的心情,撂下大家匆匆去了二楼。

  宁栀的卧室。

  她脸色苍白,呆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冷汗直流。

  季夫人心疼的要命,“栀栀还好吗?医生怎么说?”

  旁边的林茜茜叹了口气,“医生说是冻伤,幸好我去的及时,没有危及到生命。”

  “要是再晚几分钟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我可怜的栀栀!寒光那臭小子呢?老婆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还能不闻不问,快把他给我叫回来!”

  刚好林茜茜也是这么想的,她点点头,麻利的拿出手机就给季寒光打了过去。

  电话被接通,她扯着脖子冲那边喊:“表哥,表嫂出事了,你知不知道!”

  “什么事?她被反锁到冷库里,差点没命啊!”

  “要不是我发现的及时,后果不堪设想,表嫂现在正是虚弱的时候,你快点回来啊!”

  这话落下,大家都在等着他的回应。

  就连宁栀也艰难的从被窝里探出头来,眼神飘忽的看着,心里头难免还是会有期待。

  可是,结果注定让人失望。

  “她呆在老宅我很放心,好好休养便是,没必要让我非得赶过去。”

  “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抽不开身。”

  林茜茜:“靠!”

  她火大了,啪的一声挂断,“这个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不负责任的男人!”

  “到底什么事情比自己的老婆还要重要啊!”

  宁栀的眼神也微微暗淡。

  果然,期待换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她的心,已经彻底麻木不堪了。

  宁栀苦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