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晴言诺完结版白太太谋夫已久小说

婉香的白太太谋夫已久可以全集免费阅读,白太太谋夫已久内容感人,文笔成熟,王晴言诺的故事《白太太谋夫已久》从这开始诉说:她年少叛逆被父母送出国外,待到醒悟回归却面对的是家破人亡。§不想母亲枉死的她毅然进入仇家,她本意是要仇家付出应有的代价,不料那个身娇体弱的男人却宠她入骨……还帮她查真相?!§言诺:不了不了,仇报了我要走了。§白鹤丞:千山万水,只要私养小保姆跟我一起看。...
王晴言诺完结版白太太谋夫已久小说

《白太太谋夫已久》第10章 她就是个祸害

“嫂子是当白家没人能管住你们母子俩了?”

白鹤丞刚进门,一双眼睛短短时间内扫过了三个地方。

第一是三楼楼道上,白子恒一边打着响指一边录他们打人的视频。

第二是王晴身上,王晴穿着高跟鞋的脚踢到言诺身上,光是看那一脚的下脚力度,也知道会有多疼。

第三是言诺身上,言诺衣衫不整,裸露出来的肌肤就没一处是光洁美好的,他眼光所到之处,一片惨淡。

“鹤丞,这女人实在太不像话了,她为人懒惰不说,见你走后居然对我颐指气使起来,居然还对我动手,我刚才只是稍微教训了她一下而已,可不是你想的那样。”

王晴有些结巴,白鹤丞不是有应酬么,按理说至少也需要好几个小时,即便最快速度,也不至于这时候到家,怎么好巧不巧的,她刚对言诺动手的时候被白鹤丞逮住呢?

“教训?我的人需要你教训?”

白鹤丞看上去弱不禁风,随时都可能倒下去那种病殃殃的样子,走起路来,脚下却是异常坚定。

就算带病,他身上那股王者气息也不是其他人能够比得上的。

“鹤丞,什么你的人啊,她只是个心怀不轨的佣人而已,而我是你的嫂子,子恒是你的大侄子,你真的想为了这个外人,怪罪你的嫂子?”

白鹤丞都回来了,王晴总不好当着白鹤丞的面继续下手,她反而跟换了张脸似的,离言诺远远的,还一副嫌弃道:“我刚才也只不过是不小心撞了你一下而已,别装得跟我差点要了你命似的,你是不是早料到咱们家鹤丞要帮你说话,你才倒在地上,想多博取点同情的?”

这贱女人最好不要当着白鹤丞的面乱说话啊,万一她心生不满,在白鹤丞面前胡乱告状,白鹤丞再听信言诺的谗言,还不知道白鹤丞要如何惩罚她们母子。

言诺没动,也没说话,只是不小心牵动身上伤口,疼痛的时候会嘶的一声,只不过嘶的时候,她像是刻意不想白鹤丞听到。

“白子恒,你下来。”

白鹤丞没有拉言诺,也没有骂王晴,而是叫住正准备回房间的白子恒,让白子恒马上下来。

白鹤丞的话一遍有效,从来不说二遍,这也是白子恒一听白鹤丞的命令后,立马下楼的原因。

“小叔,我妈说的都是真的,这女人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先喜欢我,想勾搭我,咱们没在家的时候,又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你可没看见,她刚才还欺负我妈了。”

不愧是两母子,白子恒睁眼说瞎话的功夫跟王晴相比,简直半斤八两,有其母必有其子,此话当真。

“把你的手机拿来!”

白鹤丞可没忽略白子恒那些小动作,也是出于对白子恒的了解,他立马发现白子恒身上的端倪。

“这好端端的,小叔要我手机干什么,这可是我的私人用品,小叔你也知道的,里面不雅观的东西太多,我还是不给小叔了吧。”

不雅观的东西?

白鹤丞对白子恒手机里那些不雅观的东西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唯一感到兴趣的,是他刚才拍下的视频。

白鹤丞叫住他的时候,他刚好把手伸进裤兜,想趁机删除掉刚才的视频,可惜白鹤丞是谁,他身子弱是弱了些,眼睛可还没瞎。

“你要是敢删掉手机里任何一样东西,我就立马给你安排去澳洲留学,每个月生活费你也别想再要了。”

白子恒的命脉是什么,女人跟金钱,这两样东西从来都被当成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去澳洲留学,那他这边的女朋友们谁来照顾?

最关键的是,白鹤丞为人虽然严肃了点,每个月的零花钱总是让助理按时打到白子恒的账户上,没有亏待白子恒一次。

为了保住零花钱跟自由穿梭万花丛中的资格,白子恒乖乖把手机掏出来交到白鹤丞的手上。

王晴猜到白子恒手上有白鹤丞需要的什么东西了。

“子恒,你都干了些什么!”

手机到了白鹤丞的手上,王晴开始责怪起白子恒来,也不知道是在责怪白子恒拍下了她打言诺的视频,还是责怪白子恒因为钱,便轻易把当妈的给出卖了出去。

白子恒不敢看王晴,但平时他想在王晴那里要点钱比登天还难,不把手机给白鹤丞,他以后零花钱谁给?

白子恒姑且把他这种行为包装好,标榜成‘识时务者为俊杰’。

这种情操光是听着想想,都觉得有些高大上。

只是可怜了王晴,明明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没有证据,大不了白鹤丞发现了还能抵赖,装作这件事情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们之间只是一点小口角小摩擦,可是有了视频之后就不是这个样子了,王晴的一切罪行都被白子恒记录了下来,在视频这个铁证上面,王晴百口莫辩。

“嫂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白鹤丞打开视频,从他走后到他回来,白子恒好心录制了个全过程,整个过程,就是被打得再厉害,言诺都没有还手,不管王晴怎么骂她,她依旧表现出自己的好素质,那一脚脚踢到言诺心里,比踢到白鹤丞身上都还要让他感到痛苦些。

快进看完整个视频,白子恒的手机也变成一块块的,那个被白鹤丞扔出手机时砸到的地方,如今多了个大坑。

“鹤丞,我可是你嫂子啊,打一个佣人而已,难道你还是要护着这个佣人,想为了一个佣人变得六亲不认?”

王晴虽然没有再对言诺动手了,心里一口气还堵在那里,她最委屈的是,明明他们才是一家人,自从言诺来了白家以后,王晴这个当嫂子的地位在白鹤丞心里,竟然连个佣人都不如。

“嫂子,如果我把视频交到检察机关,你会被抓起来判刑的。”

白鹤丞轻飘飘的一句话让王晴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怒火再次爆发起来。

“鹤丞,你怎么这么没有良心,连自己人都不护着自己人,我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个狐狸精,你喜欢她,你想护她是不是?”

白鹤丞没看王晴,而是走到言诺跟前,脱了外套蹲下身子,用外套裹住言诺的身子,再将言诺打横抱起。

由于不知道言诺身上究竟有多少伤,即便手上动作再轻,言诺也忍不住发出了多次闷哼声来。

“鹤丞,这个女人就是来祸害你的,她来的时候就目的不纯,谁知道她是不是来惦记咱们家财产的,你若是因为她的一点苦肉计就心软,今后万一在这女人身上吃亏,可别怪嫂子事先没有提醒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