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她不想争宠零殇在线阅读-小说免费阅读完本

肖怡奇玉的小说是《皇后她不想争宠》,皇后她不想争宠免费阅读,零殇大大是本文的作者,皇后她不想争宠:肖怡意外流产,一觉醒来,恢复了记忆。她记起她的夫君,为了得到她,杀死了她深爱的人,害死了她的义父。肖怡打算***跑路,哪知她刚翻上墙头就看到他站在宫墙外。他微微一笑:“怡儿,又想弃我而去?”肖怡忙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我不敢……”...
皇后她不想争宠零殇在线阅读-小说免费阅读完本

《皇后她不想争宠》第十四章 挑衅

“女官?叶家人,没有意见?”肖怡一愣,而后满脸不解的问道。

奶娘摇摇头说道:“皇上身边的林公公亲自去的,而且。”

“而且什么?”肖怡看着奶娘问道。

奶娘语气中有些许犹豫:“而且那日去宣旨的太监也被皇上罚去看冷宫了。”

“奇玉还真是,什么都不顾。

”肖怡听着奶娘的话,自然也猜的出来,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奶娘满脸不解的问道:“可是皇上怎么会,一点也没有顾虑到叶家的颜面呢?”

肖怡摇摇头放下手中的珠钗开口说道:“我也实在,想不清楚,罢了,奶娘,这个人,本来就是我打算利用的,反正她都进了宫,做什么事都不难,那日她与我对话的言语,我看得出来,她绝非,安分之人。”

“那您还让她进宫?”

奶娘听着肖怡的话有些不明白。

肖怡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冷笑道:“我要那安分之人做什么!”

奶娘看着肖怡的神情,不再开口,心中却不由得想起,前几日肖怡的异样。

“太后娘娘,这信?”

徐嬷嬷有些犹豫的那些信件走了进来,太后满脸不解的看着徐嬷嬷问道:“什么事这么吞吞吐吐的,说吧。”

徐嬷嬷将信逞上去开口说道:“是,今早小太监拿了一封信过来,奴婢看了一眼,上面,署名,叶玉。”

“叶玉?”太后听着徐嬷嬷的话,脸色微变。

徐嬷嬷点头应道:“是,您,可要看?”

太后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声开口说道:“他这么多年都不愿意再见哀家一面,朝堂上的事情也不要哀家出手,如今怎么?”

徐嬷嬷点头道:“奴婢也知道,因此这信才。”

太后手握着佛珠起身,徐嬷嬷连忙上前扶着太后,太后看着远处喃喃开口说道:“当年哀家和他,还有肖权的关系多好啊,如果不是发生那些事,我们三人,又怎么会,一个死了,一个断了联系,如今他既然来了书信,必定是,有事的,拿上来吧。”

“是。

”徐嬷嬷应道。

太后看过信件,微微皱眉,眼神中有些异样,而后开口说道:“徐嬷嬷。”

“怎么了太后娘娘?”徐嬷嬷连忙上前问道。

太后看着徐嬷嬷语气有些严厉的问道:“皇帝将原本该入宫的贵人换成了女官,哀家怎么不知道?”

徐嬷嬷一愣,喃喃开口道:“换成了女官?这,奴婢也未曾听说啊。”

太后脸色微冷,有些恼怒的开口:“皇帝真是越来越过分了,下了圣旨,板上钉钉的事情,他竟然敢这般胡作非为!”

徐嬷嬷心中一惊,看了一眼信件,连忙开口问道:“叶大人可是有要紧的事。”

“他请哀家帮忙照看他的女儿叶云。”

“就是那个,贵人?”徐嬷嬷想了想开口问道。

太后有些无奈的开口说道:“现在已经不是贵人了,皇帝让她去了御衣房的女官。”

“那,咱们可要去找皇上?”徐嬷嬷有些迟疑的问道。

太后摇摇头有些无奈的开口说道:“找皇上有没用,这道圣旨,本就是皇后下的。”

徐嬷嬷想了想开口劝道:“那既然如此,咱们找皇后娘娘?你若直接插手,只怕皇上要怀疑的。”

“让皇后来见哀家。

”太后听着徐嬷嬷的话,而后打定主意一般说道。

“是。

”徐嬷嬷应了一声,连忙退了下去。

宣了许久,肖怡才姗姗来迟,而后看着太后满脸笑意的开口问道:“听闻太后娘娘有事找本宫,可是有事?”

徐嬷嬷微微皱眉,上前开口说道:“皇后娘娘,您见到太后娘娘,也该懂些规矩吧。”

“规矩?呵,啪!”肖怡冷笑一声,扫了一眼徐嬷嬷猛地扇了过去,徐嬷嬷一愣,显然是没想到肖怡竟然这般大胆,在太后面前也敢这般放肆:“你,太后娘娘,奴婢。”

肖怡眼神微冷,看着徐嬷嬷斥责道:“哪里来的这么不懂规矩的奴婢!竟敢这本宫面前放肆!”

太后厉声呵斥道:“皇后!徐嬷嬷是哀家的人,怎么说,也轮不到你吧。

”肖怡这般打徐嬷嬷,无疑是打了她的脸。

肖怡擦了擦自己的手笑着说道:“本宫只是为太后娘娘您,教训呢,毕竟您这么几年没回宫,身边的奴婢不懂事,也是正常的吧。”

“那你呢?你便这般懂规矩!是吗?”太后看着肖怡反问道。

肖怡扫了一眼捂着脸的徐嬷嬷,靠近她开口说道:“怎么,徐嬷嬷想教本宫规矩么,还是说,太后娘娘您想,亲自教本宫规矩。”

徐嬷嬷退了几步,猛地跪下,不敢多说什么,肖怡冷哼一声,不再理会,太后冷眼看着肖怡开口质问道:“皇后,毕竟是在宫中,绝不可废了,毕竟你是,后宫之主。”

肖怡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开口说道:“后宫之主?太后娘娘这话,说的真是好笑。”

“你这是什么意思?”

太后脸色微变,看着肖怡质问道。

肖怡起身略微抬头,神态中满身倨傲:“肖怡当年为后之时,太后娘娘在场吧,本宫当年闯荡江湖一年有余,虽说涉世未深,

却也是看惯了江湖中人的洒脱之气,您如今要本宫学习这宫中规矩,未免,太为难本宫了吧。”

“你乃国母,竟然这般行事!”太后只觉得怒气上涌,猛地拍向桌子。

肖怡看向太后,满脸嘲讽的开口说道:“太后娘娘,您这句国母,不觉得,可笑吗?太后娘娘您若是没回来,本宫嫁了皇上这三年,可不用向谁行过礼,请过安!”

太后自然明白肖怡言语中的意思,只是她没有想到,皇帝竟然这般,情深“你,皇帝竟然如此纵容你?”

肖怡把玩着腕上的手镯开口说道:“太后娘娘,您若是还想教本宫规矩,可得快些,皇上说了,待会,要去用晚膳呢。”

“你。”

“太后娘娘。”

太后看了一眼徐嬷嬷,而后想到什么一般有些忍耐一般开口说道:“坐下吧。”

“太后娘娘这是,有求于本宫了?所以才这般,多加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