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曼儿范宇晨安小米原创

安小米的作品在线阅读,民国情缘不相欠也不相恋精彩小说全本阅读,小说主人公是于曼儿范宇晨,小说故事新颖独特,值得推荐。精彩节选试读:她与他相识多年,她是民国财阀的千金,他是她的贴身仆人。他接近她,带着秘密,像一只布谋织网的狼,一步步地***着她在他的温柔里沉沦。她家破人亡,堂堂千金,转身变成了某杀手组织的毒蔷薇。她接到的最后一个任务是杀掉他……...
于曼儿范宇晨安小米原创

《不相欠也不相恋》第12章 一定会醉

他所谓的“小公寓”是位于市中心最繁华地段地皮贵得惊人的“宁晚居”一座三百来坪米的寓所,他选的位置很高,从他卧房的窗往外望去,正好可以看见我们学堂的整个风景。

“你很有钱?”我回头,有点咋舌。

他说是租,笑话了,这么贵的地方谁会舍得花大把银子买来,装修这么好,只为租给外人住?

“去年,我开了间小公司,赚了点小钱。

”他亳不避讳的脱去自己的上衣跟长裤。

哦,是谁在诱惑谁啊?我撇嘴,“你倒有经商头脑,公司在哪开的?”

“小姐,你在审犯人吗?”扬眉,“在日本。”

“打住!”我打个手势,“不许再脱了。

”怕自己会喷鼻血出来,也借机转换话题。

他耸耸肩,“我习惯了,回家先脱衣服洗澡。”

“先生,现在有人在你眼前,还是这么大个人,请你自重一点。

”我哼出口气,打量着他以黑色跟铁灰色为主基调的房间。

“大吗?我一直以为我会见到一个婷婷玉立的美女,没想到……哎,还是个没发育好的小丫头片子,如果不是确信别人给我的资料完全符合,我都不敢相信。”

我垂下头,瞪着他大大的脚丫子,“宇晨,请你不要有意无意在暗示什么了好不好?我知道你讨厌我父亲,可是他现在真的变了很多了,以前他……那样对你……”

“曼儿,你想太多了,也变得太敏感了。

”揽住我的肩,让我靠进他怀里。

“宇晨,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比如,父亲以前为什么那样对你?”

“你呢?又知道多少?”

我摇头,不想去追根究底,只是怕事实会太伤人。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有点恨,我父亲……曾经跟你爸是至交好友,我家道中落,本以为投靠你爸会得到照顾,没想到……却得到了非人一样的对待。

那一天,我被取名‘小汪,那一天,你出生。

我过了七年那样的生活……”

“不要再说了,以后,让我好好爱你,让我好好补偿你,父亲真的后悔了,我想当初他会那么对你,完全是因为妒忌,他是个妒忌心很强的人,你父亲肯定比我父亲要出色……”

“是吧!”唇轻轻盖上来,吻着我眼角的泪花,“曼儿,快一些,快一些到十八岁……”

三个月后,我十八岁的成人礼,我将自己交给了范宇晨……

收起疼痛的记忆片段,眼前的俊脸正吻着我,我死死咬了下唇,弯起右膝,狠狠朝他的弱处顶去。

范宇晨闷哼一声,似难置信的瞪着我,“你会开枪?”

我勾起笑,腾出一只手来整整凌乱的旗袍,刚才那一脚踢得有够重,不知道有没有踢得他断子绝孙,一直以来,我认为我并不恨他,原来呵,只是隐藏的太好,连自己都几乎发觉不到。

我的另一只手正抵在他胸膛,手中紧握一把黑色手枪。

范宇晨闭上眼,声音沉重,“这六年,你怎么度过的?”

“比你想像中的好。

”多么重的恨,才会把那么迷乱的情火都浇熄了,为什么要再遇见呢?

“你要开枪吗?为你家人报仇?”

我深深吐口气,“没必要了,我家欠你的本就是血债。”

“那你这是?”张开眼,瞄了眼我手中的枪。

“车钥匙给我。”

他再扬眉,表示不解。

“然后,你给我滚下车去。”

“你认为我会妥协?”眯起眼,“这车比一般的车快一些,你认为你开的了?”

换个笑容,多点嘲弄,“这就不劳您老费心了。

”跟着林筝混的这几年里,我什么样的阵势没见过?如果这位仁兄知道我手上沾了多少血腥后,会不会被吓到?

“曼儿……”

“我说过请不要再直呼我,曼儿在你心里早就该死了,现在活着的是另外一个人,没血没肉。

”脸凑近他,看着他似是关心的俊脸,“下车,立刻。”

“如果不呢?”他挑眉,“你会开枪?就为了这辆破车?”

开枪吗?怎么会?除了接到指令,我甚少杀人,虽然……恨他入骨!一手打开车门,然后揪入他的衣领,嗯……沉点,但无防,我虽然人小,可力气却是不小。

“丢我出去?”

“你非常聪明。

”吻上他的唇,趁他失神之际,我抽身,脚下一个用力踢上他的小腹——狠狠的。

车门被拍上,车子风速驶离。

没有回头,微侧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稳稳落在地面上,看来他是早有防备,这六年的时候并未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反观我,一脸的冷然,六年中,我成长了了很多!

架车下了山,并未直接回到寓所,而是停靠在一间会所前,我闭眼在趴在方向盘上,再抬头时,收起一脸的冷然,挂上一派招牌式的可爱笑容。

我一直明白自己的优点,我称不上美女一族,却长像极其可爱,可爱即是我的武器。

下车,走进会所,一股刺鼻的烟酒味直冲感官,我甚少喝酒,也讨厌酒。

我知道我狼狈的模样吸引了不少眼球,但懒得理会,我叫了两杯酒。

这些年,我并没有为他刻意的守身如玉过,只是太忙,前三年几乎天天都在恶补,练体质跟专业知识,总部里,我们四个都各有所长,飘影是善用毒跟药,澈雅的医术堪称一流,林筝……算是不学无术吧,身手好,领导能力也属一流,而我却对军火有着浓厚的兴趣。

后三年,一直都忙着执行任务,难得有空闲的时间,偷懒都来不及了,哪还有心情去找男人玩乐子?

不多久,酒来了,侍者看着我,一脸暧昧。

酒杯很漂亮,颜色也调的很美,我叹口气,入口,竟喝不出是什么味道。

“别喝第二杯,要不你一定会醉的,咱这里酒比较烈,加入了些特别的成份。”

“嘿,曼儿,你怎么突然跑我的地盘里来勾搭我的人了。

”白羽翔的声音响在身后,接着,人落座在我身旁。

我笑着,手轻轻搭在他身上,“还真不知道这地方也是你产下呢!要知道有你这么优的老板,我都不会正眼瞧这小酒哥。

”头有点晕,我向来不胜酒气,却不知一杯酒下肚也有醉酒的感觉,“怎么样?趁你家小筝筝不在,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