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妻不晚:余生请作赔夜凌琛乔佳音小说在哪看-《追妻不晚:余生请作赔》小说在线阅读

作者大大夜凌琛的追妻不晚:余生请作赔免费阅读这里哦~追妻不晚:余生请作赔里夜凌琛乔佳音是本书的主角呢,看看他们之间的故事会怎样呢,一起看看吧:大雨滂沱之中,没有带伞的乔佳音一路奔跑回别墅的时候,浑身已经湿透了。”少夫人,您……您也回来了?“看见乔佳音这个时候突然回来,迎到门口的...
追妻不晚:余生请作赔夜凌琛乔佳音小说在哪看-《追妻不晚:余生请作赔》小说在线阅读

《追妻不晚:余生请作赔》第12章 在他怀里睡过头

半躺在床上的夜凌琛,靠着枕头,眼睛盯着手里的商业杂志,那么自然,就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应当。

然而走出浴室的乔佳音却杵在卧室中央,一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虽然前些日子在老宅他们已经发生过一次夫妻之实,但毕竟过去三年他们一直都是分房睡的,忽然看到他如此自然的躺在她的床上,她真的很不适应。

而夜凌琛眼睛看似在盯着手里的杂志,余光却将乔佳音的局促默默看在眼里,半晌,他才漫不经心的出声,

“时间不早了,上床睡觉!”

他的语气,淡然而又自然,就像

是老夫妻的日常,可偏偏乔佳音对这一切很不习惯,她局促的捏紧身上的睡裙,又在原地怔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挪动步子来到床边。

“快点上床,我要关灯了!”见她动作迟疑,夜凌琛越发不耐烦的催促了句,乔佳音这才只好掀开被子一角躺进去,不过却是紧挨着这边床沿,尽力的与躺在另一侧的男人保持着距离。

夜凌琛看了眼她紧挨床边的僵硬背脊,嘴角默默抚过一丝弧度后,不声不响的熄灭了床头灯。

屋子里的光线突然暗下来,只有洒在床前皎洁的白月光。

熄了灯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寂静,仿佛都能听得到自己狂乱的心跳声。

一想到同一张床上,夜凌琛此刻就躺在她身后,乔佳音就浑身不自在,好像身后的人就是洪水猛兽般的危险物,令她下意识的尽量把身子往床边挪。

“啊!”结果一个不小心,紧挨着床沿的乔佳音差点掉下去,幸好这时候,身后及时伸过来一双大手一把将她的细腰搂了过去,才让她没有狼狈的摔下床。

而感觉自己落入身后那个宽大的胸膛里,乔佳音整个身子顿时紧绷了起来,夜凌琛感觉到怀里的小女人浑身僵硬,嘴角却暗暗勾起一抹笑意,随之大手从后面更紧的搂住了她的细腰,炽热的气息贴在她耳根吹着热气,

“我们是夫妻,同床共枕很奇怪么?还是,你不习惯?嗯?”

夜凌琛暗哑而磁性的嗓音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姓感,伴着他吹出的热气缭绕在乔佳音耳畔,让她不由灼红了脸颊,她的确,是很不习惯,和他如此的亲密接触。

而夜凌琛越是感受到她的紧张,揽在她腰间的一双大手越是不安分起来。

“不行!”直到感觉那只大手在她小腹继续向下游走的一刻,乔佳音连忙抓住了他的手臂,咬着唇瓣羞涩了半天,才难为情的说:“我……

我今天生理期。”

听到她这话,夜凌琛手上的动作一顿,微微有些扫兴的皱了下眉头,只好说:“那就早点睡吧!”

乔佳音这才松了口气,轻声回了句:“晚安。”

于是她又默默往床边移了移,想要尽力与身后的男人拉开距离,怎料她这个小动作一下就被身后的男

人看穿,那双还没有离开她腰间的大手再一用力,这次将她抱的更紧了几分。

紧到乔佳音能够深刻感受到彼此的身体正隔着单薄的布料紧紧相贴,甚至能感受到男人强壮的身体散发出的异常热量。

如此的亲密接触,让乔佳音再度紧张起来,她下意识想要挪动身体拉开距离,却听见耳畔那暗哑的声音在警告她:

“别乱动,小心擦枪走火!”

闻言,乔佳音顿时又僵住了身子不敢再动半分,因为她已经感觉到身后一处异常的生物正在蠢蠢欲、动。

白月光笼罩着乔佳音绯红的脸颊,不敢再乱动的她只能任由夜凌琛把她抱的紧紧,感受着他用强大身躯将她紧紧包围的热烈温度,乔佳音只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

而就在她内心一片凌乱的时刻,夜凌琛突然扳过了她僵硬的肩膀,在她来不及反应的一刻,他压紧她,果断覆上了她的唇。

寂静的夜晚,熄了灯的屋子里,只听得到彼此渐渐粗重的呼吸声,这一吻,绵长幽深,好像过了半个世纪,直到乔佳音快要呼吸不畅,夜凌琛才不得不松开她。

因为她今天生理期,夜凌琛只好强忍着那种想要把她狠狠揉碎的欲、望,最后只是紧紧抱着乔佳音,一起进入了梦乡。

这一夜,在夜凌琛的怀里,乔佳音自己都没想到会睡得那么沉,一觉醒来的时候夜凌琛已经离开,并且时为早上九点钟,已过了准时上班的时间。

明明定好的起床闹钟是谁给她关掉的?乔佳音没时间追究这些,赶紧起床洗漱,因为她还要去芭莎时尚上班,而且她还记得那个女魔头梦婕给她下的规定,八点半必须准时到位,而今天,她注定是迟到了!

“对不起梦老师我迟到了,我下次一定不会了!”于是乔佳音匆忙赶来芭莎时尚设计部,见到设计师梦婕就赶紧认错,但梦婕却很不开情面,直接决定:“乔佳音,你的实习期结束了!”

“不要啊梦老师,我真的很珍惜这次实习机会,今天是因为闹钟坏掉了所以我才会迟到,我保证绝不会有下次,求梦老师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不管你有任何理由,我说过,迟到一分钟就等于你自动放弃机会,我梦婕的话重来没有挽回余地,走吧,别耽误我工作!”梦婕不顾乔佳音的低声下气,毫无商量的余地。

乔佳音见梦婕转身去工作,她深知这个女人就是一块冰,她再怎么求饶都无济于事了,于是她原地站了好一阵,见梦婕把她当空气,她最后只能落寞的走出设计部。

可她真的不甘心就这么失去了来芭莎实习的这次机会,于是乔佳音一个人坐在楼梯间里委屈自责,不知不觉就过去几个小时,直到中午时分,寂静的楼梯间里突然想起一抹温润的声音……

“乔小姐,原来你在这儿?”

闻声,乔佳音诧异的回过头,只见楼梯上方,一道修长儒雅的身影慢慢走了下来,渐渐看清那张走下来的清隽脸孔,乔佳音这才认出对方就是昨天在公司材料库里帮她认识布料的那个男人,司晟逸!

“司先生!”认出对方,乔佳音站起身礼貌性的打了声招呼。

而走下来的司晟逸其实刚刚已经看到乔佳音自己坐在楼梯上心事重重的样子,便是停下脚步就温声询问起来:“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