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妻不晚:余生请作赔夜凌琛乔佳音小说全文阅读

本书的主角是夜凌琛乔佳音,网络作家夜凌琛大大的作品,夜凌琛的追妻不晚:余生请作赔内容精彩丰富,人物鲜明,快来阅读这本《追妻不晚:余生请作赔》吧,本书的夜凌琛乔佳音你也会喜欢哦~来看看精彩阅读:大雨滂沱之中,没有带伞的乔佳音一路奔跑回别墅的时候,浑身已经湿透了。”少夫人,您……您也回来了?“看见乔佳音这个时候突然回来,迎到门口的...
追妻不晚:余生请作赔夜凌琛乔佳音小说全文阅读

《追妻不晚:余生请作赔》第15章 他并不想伤害她

不顾乔佳音在肩上的喊叫挣扎,夜凌琛就这样一路扛着她,直到把她带来这个户外极限俱乐部的悬崖处才将她放下,并将她直接推到工作人员手中,命令道:

“把她手脚都给我绑上!”

“是,夜总!”这个俱乐部也是夜氏旗下的产业,员工们对夜凌琛唯命是从,把乔佳音拉住就拿来绳索要绑她。

“你们这是做什么?别动我,别动我!”看到工作人员们拿着绳索围过来,乔佳音顿时更惊慌的喊起来,然而她再怎么喊叫,工作人员还是听从夜凌琛的命令硬是把她的手脚都绑了住。

“夜凌琛你到底要干什么?”手脚都被绑上,

乔佳音惊慌的瞪着站在一旁冷眼看她的男人,夜凌琛这才走过来,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寒冷的脸逼近,

“乔佳音,你不是就喜欢挑战我的底线么?那就别怪我以牙还牙,也挑战下你的底线,请你玩儿个最刺激的游戏!”

“什么游

戏?”乔佳音慌张的看着夜凌琛越发危险的脸孔,然后就听他冷冷说出几个字来,“悬崖蹦极!”

“什么?!”听到夜凌琛脱口而出这个游戏的名字,乔佳音顿时满目愕然,她有严重的恐高症,他是知道的,居然还要带她来玩儿这种几乎会要她命的游戏?

然而面对她露出的恐惧,夜凌琛却毫不犹豫,直接把手脚被绑住的她推给了工作人员,“带她上去吧,没有我的命令,不要让她上来!”

“不!我不要!夜凌琛我怕高,我不能玩儿这种游戏,夜凌琛……”

被工作人员架上悬崖台上的乔佳音一直在挣扎,然而手脚都被捆绑,她毫无挣脱的机会,最后被拖到悬崖边缘的她,低头望见下面一望无际的黑暗深渊,她吓得哭出来,“夜凌琛,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我会恨你的,夜凌琛……”

“推她下去!”夜凌琛被乔佳音的哭喊声搞得烦乱,于是烦躁的下了命令。

他习惯掌控一切,征服一切,但是在乔佳音面前,他越发觉得自己毫无威严,所以这一次,他必须要给她点颜色,让她知道抗衡他的代价,从此她才能对他乖乖臣服!

然而,当听到乔佳音坠入深渊后那撕心裂肺般的喊叫声,夜凌琛却感觉心脏狠狠的揪在了一起,他大步跨上悬崖台,俯首望下去,深夜的悬崖里漆黑一片,就好像无止境的地狱,而在那黑暗的地狱里,此刻充满了乔佳音颤抖的哭喊声,那般恐惧,而又绝望!

“快把她拉上来!”夜凌琛很快就受不了那盘旋在暗夜悬崖里的哭声,于是连忙命令工作人员,几分钟后,乔佳音终于被工作人员从黑暗的深渊里拉了上来。

“乔佳音。”夜凌琛看到乔佳音被拉上来,连忙附身去帮她解捆绑在手脚的绳索,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这一刻他的言语神情有多么的紧张。

而乔佳音全程都在颤抖,流着泪的眼睛里目光呆滞,显然是受到了过度的惊吓,虽然刚才坠入悬崖里的时间只有短短几分钟,但对于严重恐高的她来说,那几分钟却好像几个世纪一样漫长煎熬。

深渊,黑暗,阴冷,地狱,这些词都不足以形容刚才那一刻她身临其境的恐惧感受,即使现在人上来了,但是那颗心依然还悬在半空中。

甚至此刻夜凌琛在叫她的名字她也听不到,耳畔还残留着刚才深渊里呼啸在耳边那阴冷的风,以及山谷里那恐怖的野兽叫声……

夜凌琛解开了乔佳音的绳索,见她依然瘫软在地上颤抖不止,苍白如纸的脸上不断流着惊吓过度的泪水,看着她这个样子,夜凌琛心底最深的地方像被什么尖锐的利器狠狠捅了一下,那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

“别怕,没事了,我带你回家。”于是下一刻,夜凌琛将瘫软在地上的乔佳音抱了起来,温和的声音在她耳

边安抚着,将她带上车,一路疾驶回了别墅。

直到回来别墅门前,乔佳音还是浑身无力,双腿软的动弹不得,而夜凌琛看到她麻木的坐在车子里,再次拉开车门抱她下车,上楼,回到卧室,将她轻轻放在了沙发里。

被夜凌琛放到沙发里,乔佳音就本能的蜷缩起来,纤细的藕臂抱紧自己还在发抖的身体,眼睛呆滞的盯着地板,只有静静滑落的两行泪,一路都没有干涸过。

看着乔佳音这副受惊过度的样子,夜凌琛内心的负罪感越发强烈,他已然意识到,这次对她的惩罚有些过了头,于是他俯下身,在乔佳音面前半蹲下来。

大手轻轻抚上她苍白的脸,想要为她擦拭脸上的泪痕,然而却看到乔佳音往后缩了缩身子,把脸别过去躲开了他的触碰,然后更紧的抱住自己还在隐隐颤抖的身体。

看到她惊吓过度后对他更加疏离的样子,夜凌琛有些颓败的低下了头,他本来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在她面前树立一点威严,让她能够听话一点,不要总是忤逆他的要求。

但是此刻,夜凌琛已然深刻意识到,是他用错了方式,伤害了她。

“对不起!”于是片刻的沉默后,夜凌琛脱口而出这三个字来,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和自责。

当乔佳音听到他居然在对她道歉,她盯着地板的呆滞目光颤了颤,这是三年来,夜凌琛第一次对她道歉。但,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能换来理所应当的没关系。

这一次,乔佳音的心寒了,她闭上了眼睛,良久的沉默后,才用心如死灰的声音回应他:“夜凌琛,明天我们去把离婚手续办了!”

当这个男人把她捆绑推下悬崖的那一刻,她对这段婚姻就彻底绝望了,内心,在回来的一路上已经下定了这个决心。

而夜凌琛听到她好不容易开口,居然就是对他提了断,他顿时更加烦躁起来,郁闷的松了松领带站起身,走到酒柜前开了瓶洋酒喝下去。

看到乔佳音受伤的样子,原本他心里充满自责,可是她因此再次提出离婚,顿时让他惭愧的内心涌起一团奥火,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于是夜凌琛郁闷的连喝了三杯酒后,落下酒杯再回过头来,盯着还蜷缩在沙发里的身影,他恨恨的告诉她:“乔佳音,我说过,离婚两个字你没有资格提,这辈子,你都死了这份心吧!”

砰!

留下这句狠话,夜凌琛摔门离开,沙发里,乔佳音默默蜷缩起发冷的身体,这漫长的夜,悬崖里的恐惧,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