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傲战神(作者北冥小妖)-冷傲战神在线阅读

作者大大北冥小妖的冷傲战神免费阅读这里哦~冷傲战神里叶寒是本书的主角呢,看看他们之间的故事会怎样呢,一起看看吧:扬州城,九月初。天气还不算凉。万豪花园,扬州城里最豪华的别墅住宅区,寸土寸金。魏家,一座价值过亿的独栋别墅。“半年前突然出现的神秘势力,还没有查清...
冷傲战神(作者北冥小妖)-冷傲战神在线阅读

《冷傲战神》第12章 可惜了

夜,降临。

月,挂枝头。

当最后一辆豪车驶出魏家庄园不久。

便有一辆金属银色的雷克萨斯LS驶进庄园。

庄园的佣人对这辆车并不陌生,将车上下来的一名唐装老者,领到了小楼的客厅之中。

儿孙散去,魏老爷子再度摆上书法台,欣赏着叶寒的字,不时也落笔模仿几个。

见到这名唐装老者来访,他脸上露出温和笑容:“老齐,今儿怎么有空上我这儿溜达了?”

来者名叫齐近春,是一位颇有名气的掮客,常年游走于上流社会的各大势力之间,给这些势力之主出谋划策,算得上是人脉广博之辈。

与魏老爷子有些交情,但还算不得莫逆,所以也弄不懂他为什么会趁夜到访。

“哈哈,魏老哥近些日子身体可否安康?”齐近春上来并未道明来意,而是先虚伪的客套一番,很有上流社会的交际气氛。

魏老爷子呵呵笑道:“老咯,不中用咯,现在家里的事儿都得靠小辈帮忙打理。”

一句话先透个底,免得待会儿有什么事情,不便推脱。

两人都是狡猾的老狐狸,在一块儿玩儿聊斋就显得没什么意思。

简单过招以后,齐近春还是将来意说了出来:“魏老哥,话该说不说,老兄弟也厚着脸说了,魏家有贵人相助,现在可是高圈儿几位大人物眼中的香饽饽啊!”

所谓高圈,指的是扬州城社会最高圈层。

在这个圈子里混的人,随便拿一个出来,都能够吊打魏家。

更不用说高圈之中的大人物了!

“哦?”魏老爷子轻咦一声,诧异道:“我魏家有贵人相助,为何我却不曾听到风声?反倒是高圈的几位大人物,先一步得知了?”

“哈哈……”齐近春指着魏老爷子的手抖了几下,没好气的笑着道:“今儿正德控股的韩九岭可都亲自下场了,魏老哥还要装傻充愣不成?”

“原来你是指这事儿啊?呵呵,我还真不知晓细末,但你既然知道这事儿,就该知道韩九岭是冲着我家小辈而来!”魏老爷子倒不是刻意隐瞒,实在是他也不清楚始末。

齐近春沉吟片刻,淡淡说道:“可魏家还在老哥哥手里,不是吗?”

话亮了白,他干脆从称呼上,将关系拉得近些。

“倒是能做一些主,你且把目的说来听听?”魏老爷子见他要亮家伙事儿,也就不再打太极了。

齐近春道:“高圈的几位大人物,想要接触一下魏家的贵人,不知道老哥哥可否引荐?实不相瞒,事成之后,几位大人可保魏家晋升世家!”

何为世家?

历经三世而不衰,可称之

为世家。

保魏家晋升世家,也就是保魏家三世不衰!

这绝对算是大手笔了,哪怕魏老爷子修身养性了大半辈子,此刻也不由得有些心动了。

活到他这个份儿上,自身的需求已经很少很少,更多的是想让儿孙过得好些,以及家族能够再繁荣一些。

可……

“唉。”魏老爷子长叹了一口气,语气幽幽道:“不怕说实话,其实我看出家里小辈遇贵人了,但我并未询问,你也知道这种事情,老一辈很难开口!”

“嗯……”齐近春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然后道:“今儿也不求老哥哥能给出答案,只求老哥哥可以表个态,近春回去了也好有个交代!”

“……”魏老爷子沉默了。

脑海中不断地分析这件事。

魏雨涵有贵人相助,他早就看明白了,只是未曾点破询问。

现在齐近春这个著名掮客,连夜到访只为传个话,几位大人物想要接触这位贵人,并且给出的条件是保魏家三世富贵。

能让几位大人物开出这样的条件,那么魏雨涵的贵人究竟该有多牛?

怕是手眼通天都不足以拿来形容!

这种牛气通天的贵人,是他能够做主安排与高圈大人物见面的吗?

那几位高圈大人物对他而言是大人物,但是对那位贵人来说呢?

只怕是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

思来想去,他确定自己做不了这个主,还需要想魏雨涵仔细打听,甚至是等他接触后,才知道可否答应此事。

“近春啊……”魏老爷子刚一开口,话还没说。

就被齐近春打断:“别,老哥哥别把话说的太明,咱留些余地,近春传达几位大人物的态度,老哥哥只需表个态度即可。”

被他这么一说,魏老爷子又想起了三世富贵的丰厚福报,不由得脑子一热:“好,那我就表个态,能力之内,鼎力相助,这个态度可否满意?”

“几位大人物应当会满意!”齐近春笑了起来。

魏老爷子也跟着笑了起来:“哈哈……”

之后

又是一番客套和寒暄。

齐近春起身要走,正当这时他的目光落在书法台上。

瞧他盯着宣纸上的字儿看,魏老爷子显摆卖弄的癖好猛然上头,邀请道:“差点儿忘了,近春也是文人墨客,来来来,瞧瞧这字儿如何?”

齐近春走进了一看,目光从左至右,最后停在了右下角落款处的那枚红印上,顿时瞪大双眼,当场镇住,口齿不清:“这,这这是……”

“哈哈。”见他这副模样,魏老爷子还以为他被这副好字给镇住了,故作满不在意的样子:“算不得什么,这是我女婿和我孙儿题的字,也就准大师的水平吧!”

说出这话的时候,其实他有些后悔,当他再度拿出这副字的时候,骤然发现叶寒的字儿,要比魏易辰的字儿高出几个档次。

如果他当时小心一些,将叶寒的字儿保留下来,此刻也可以吹嘘说这是大师级的作品了。

“准大师?”齐近春眉头越皱越进,指着宣纸的手不断颤抖,声音叹然道:“唉,老哥哥,你可知道这副字有多厉害?”

魏老爷子有些愣然,不就是自个儿孙女婿写的一副字儿吗?能有多厉害?

见到魏老爷子一脸不解的神色,齐近春知道他是一点儿也不知道了,怒极反笑道:“这么说吧,如果这字儿只有寿比南山,我愿意出一个亿购买!”

“什么?一个亿?”魏老爷子瞪大了眼睛,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一副字卖一个亿!

这几乎是无本的买卖,就能够净赚一个亿。

要知道魏家虽然产业不少,但是净赚的利润却不算多,就比如秦氏集团那份百亿的合同,到手的净利润只有百分之一,也就是一亿左右。

而且还是为期三年时间,才能够收回利润。

对于一个普通家族来说,三年赚一亿净利润,可以说是非常暴利了。

但是魏家枝繁叶茂,人多花钱的地方就多,单靠一两个合约很难维持生计。

这时候齐近春告诉他,叶寒的四个字居然能卖一个亿,如何能让他不为之心惊呢?

“可惜了,可惜了,真是可惜了!”齐近春连说三个可惜了,神情有些懊恼:“要是没有这福如东海四个破字,那就真的太好了!&rdq

uo;

他的目光,此刻很难再落在那枚红印上。

因为他觉得画蛇添足的四个字,完全是对那位战神的侮辱!

“这……多了四个字,这字儿还卖钱吗?”魏老爷子试探着问道。

齐近春讥讽笑道:“还卖个屁的钱,我要是知道是谁侮辱了这手好字,定要他吃不了兜着走!”

“啊……”魏老爷子只觉得头疼欲裂,无穷无尽的懊悔涌上脸庞,心里面更是将魏易辰给骂的半死。

“这字儿,莫不是老哥哥自己题的?”齐近春见他满脸懊悔,诧异问道。

魏老爷子连忙摇头:“不是不是,我怎么能干这种蠢事呢?”

“不是老哥哥就好。”齐近春笑了笑,目光落在字儿上,摇头惋惜道:“可惜了。”

当晚送走了齐近春。

魏老爷子连夜赶去二儿子家里,狠狠地暴打了魏易辰一顿,并且罚他抄写寿比南山四个字一万遍。

二叔不明所以,多嘴问了两句,立刻被魏老爷子治了个管教无方的罪名,同样被罚抄写一万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