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傲战神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本书的主角是叶寒,网络作家北冥小妖大大的作品,北冥小妖的冷傲战神内容精彩丰富,人物鲜明,快来阅读这本《冷傲战神》吧,本书的叶寒你也会喜欢哦~来看看精彩阅读:扬州城,九月初。天气还不算凉。万豪花园,扬州城里最豪华的别墅住宅区,寸土寸金。魏家,一座价值过亿的独栋别墅。“半年前突然出现的神秘势力,还没有查清...
冷傲战神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冷傲战神》第15章 他算老大

“叶寒!”叶寒淡淡说道。

三人闻言一愣。

旋即,许麒麟大喝道:“谁他娘的认识你?赶快把你的脏手拿开,否则本少活活剥了你皮!”

被他这么一喝,周围不少人都将目光投射过来,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意外。

当他们见到叶寒拿着利器胁迫许麒麟时,都是露出惊骇诧异以及鄙夷的目光。

这是扬州城顶流聚会的圈子,哪怕再怎么生气,也不会做这粗鲁的行为,在他们这些上流人士的眼中,那是下等人才会干的蠢事。

“哦?要剥我的皮?”叶寒漫不经心的回答,嘴角噙着不屑一顾的笑意。

魏雨涵大惊失色:“叶寒,你……”

她想让叶寒不要冲动,但又看不惯许麒麟对她的折辱,顿时陷入两难的境地。

海大成见状,当即喝道:“魏雨涵,还不让你的人把许少放开,难道你想将许家得罪死不成?”

“你知道许少在许家什么地位吗?知道许家是什么势力吗?”胡啸也有些急了:“许家的地产集团可不止涉猎扬州,在省内乃至全国都能说的起话,一句话就能让你魏家跌入万丈深渊!”

“听见了吗?还不把本少放开?”许麒麟傲然喝道。

&ld

quo;叶寒,算了。”魏雨涵最终还是只能选择隐忍,在她身上的束缚太多了,不能由着性子来。

周围人完全是用看笑话的眼神看着叶寒。

这便是上流人士,任何一个都是掷地有声的人物。

就算站在那儿让你杀,你又怎么敢动手?

“我若不放,你能怎样?”

叶寒轻笑一声,争锋相对,毫不退让。

此话一出。

立即引爆全场。

“我去,这小子疯了吗?敢和许麒麟硬碰硬,真是不知死活!”

“虽说许麒麟在顶级大少的行列中,有些被边缘化,但也不是谁都可以招惹的角色。”

“不知道许印山来没来,要是来了,这小子一定会死的很有节奏。”

“可惜了,这么好的美人儿,就要落到许麒麟手里了……”

看热闹的人很多,但没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反倒像是再给叶寒下判决书。

魏易辰几人在角落里,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一幕。

“咱们是不是该出面了?”小叔眉头微皱,道出自己的顾虑:“倒不怕叶寒会被怎么样,我是担心许少出什么问题。”

大姑点头:“易辰,该你出面了,把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撵出去!”

“不急,再等等!”魏易辰眼中尽是兴奋之色:“叶寒这个蠢货要是真敢动手,那咱们就可以一劳永逸了,到时候爷爷为了平息许家的怒火,一定会把魏雨涵推出去顶雷!”

“嗯,我儿聪慧!”二叔看着魏易辰,满眼欣慰。

想要成为合格的家族继承人,单是趋利避害还不够,还得懂得抓住时机。

眼下绝对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撒手!”

许麒麟爆喝一声。

还没人敢将利器抵在他脖子上这么久,叶寒的行为已经深深地激怒了他。

“嗯?”叶寒加了半分力气。

立即见到鲜红血液,从伤口中流出,顺着玻璃片滴落在地。

“冷静!”

海大尘和胡啸伸手想要阻拦。

此时。

一个面色威严的中年男子推开众人,走了过来,左右看了看情况,最后目光落在叶寒身上,皱眉道:“放下你手里的东西,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点儿!”

“许家家主许印山!”有人惊呼出声。

又有人低声笑道:“有人要倒大霉了!以许家在扬州城的地位,绝不可能善罢甘休,就是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置这个蠢蛋!”

魏雨涵面色铁青,喉咙干涩。

心里非常后悔答应叶寒来参加

这个酒会。

“爸。”许麒麟微微笑了起来,他爆喝一声就是想要吸引自己父亲的注意力。

“不问问你儿子做了什么?”叶寒好奇问道,很想知道许印山的态度。

许印山面无表情道:“别说扬州城,整个江南的顶级势力我都清楚,许家惹不起的人中,没有你!”

“所以就不管你儿子做了什么,你都无条件的支持,并且要打压我了?”叶寒眉头轻佻,笑着问道。

许印山摇了摇头:“不是打压,而是让你赔罪,拿命赔!”

“很好!”叶寒点着头,然后手上一划。

“噗!”

鲜血飚射到天花板上,如惊鸿一抹。

“你怎么敢?”

就连见惯风浪的许印山都不由得一惊。

全场也都陷入寂静之中。

谁都意料不到,叶寒竟然直接划破了许麒麟的喉咙,一点儿征兆都没有!

许麒麟捂着汩汩冒血的喉咙,瞪大的双眼中充满了惊恐,双腿一软面朝着魏雨涵跪了下去,如同是在下跪道歉一般。

只是他喉咙里都是血,没办法开口说话。

“安保呢?急救呢?还不快把这个混账东西拿下?”海大成和胡啸也有些慌了,他们是应人之邀过来玩儿玩儿,没想到叶寒这么不懂规矩,竟然下了死手。

许印山等不及安保赶来,亲自冲上去要拿下叶寒。

却见叶寒不闪不避,手中玻璃片如流星一般,在空气中摩擦出刺耳尖啸,直接插进了许印山的胸膛。

“黑白不分,善恶不辩。”

“你们父子平日里经常欺压普通百姓吧?”

叶寒冰冷的目光,在这些上流人士的脸上一一扫过,面色微冷,眼皮虚眯,道:“你们?是否也是如此?”

所有上流人士,面色都不怎么好看。

一个小眼睛、大肚皮的中年胖子,甩了甩手,手腕处的百万名表百达翡丽发出几声清响,他目光不善的盯着叶寒:“你是要挑衅我们所有人?我们走到今天,可不是靠做慈善!”

“为富不仁矣。”叶寒眸光淡漠,微微摇头。

路有冻死骨,朱门酒肉臭。

“哼!”中年胖子冷哼:“谁规定有钱就必须仁慈?你小子活腻歪了不成?”

“我规定!”叶寒下巴一抬,轻蔑笑道。

“你算老几?”

“哈哈哈……”

全场众人,都是哈哈大笑起来。

“他算老大!”

这时,一道坚定不容置疑的浑厚嗓音,从大厅门外传来。

众人扭头看去,有人正想嘲讽一番的时候,赫然认出来人的身份,当即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李得友!”

“他怎么来了?”

扬州城的地下霸主,绝对的狠人。

“李得友?”先前和叶寒不对付的中年胖子一愣,然后猛地想到了什么,顿时吓得脸色惨白。

许印山捂着胸膛,不可思议的盯着李得友,眼看着他走到叶寒身前,然后躬身行礼:“适才听闻您来参加酒会,特来见礼!”

“哗啦!”

全场炸裂。

李得友什么人?那可是扬州城里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都是别人给他行礼,什么时候他会给别人行礼了?

无数目光,落在叶寒身上。

此刻的叶寒,哪怕衣着普通,也依旧光芒万丈。

魏雨涵都看得有些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