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傲战神结局阅读-叶寒北冥小妖

《冷傲战神》是北冥小妖的原创小说,主人公为叶寒,本文是围绕着叶寒为中心的故事,《冷傲战神》可完本在线阅读,精彩内容在这里:扬州城,九月初。天气还不算凉。万豪花园,扬州城里最豪华的别墅住宅区,寸土寸金。魏家,一座价值过亿的独栋别墅。“半年前突然出现的神秘势力,还没有查清...
冷傲战神结局阅读-叶寒北冥小妖

《冷傲战神》第11章 我觉得你的字比他好

“这……”

叶寒面色难堪。

要他在其他方面说瞎话还行,但偏偏书法丹青是他精通的道行之一,他手里写出的字儿,被许多文玩字画的大拿们收藏过。

让他在最擅长的地方昧着良心夸赞,不但对不起老爷子,也对不起这字儿啊。

“雨涵,又不是什么大事,别上纲上线!”老爷子皱了皱眉头,接着对叶寒说道:“听你这点评,你应该也对丹青之道有研究咯?”

“有什么说什么,敢骗爷爷,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魏雨涵扬了扬她的拳头,奶凶奶凶的威胁道。

叶寒硬着头皮道:“别的不敢说,丹青之道我的确略有研究。”

有一说一,他的字画水平,确实是大师级的水准,在军队中广为流传!

只是碍于他的尊贵身份,敢跟他邀字请画的人不多,因此在市面上流通的墨宝也有限,以至于市面上一直是有价无市的状态。

“那你写几个字儿瞧瞧!”老爷子有些不爽,像是不服气,又像是刻意刁难。

“好。”叶寒领命。

来到书法台前,接过老爷子手上的毛笔。

翻开一张崭新的宣纸,笔尖沾墨,目光如尺一般在宣纸上丈量片刻,然后落笔挥洒如风,行云流水地勾勒出四个大字。

“寿比南山!”

字体独特,而又不失美感。

字韵深厚悠长,经得起人细看琢磨。

字的每一笔,钢时如刀如剑,柔时又堪比青丝飘带。

着实是一副好字!

“哈……”叶寒取出一方印章,哈了几口气,然后盖在了右下角。

落款正是他的封号,天策!

“这字儿不错,真不错,嘶~!”老爷子夸赞了两句,深吸一口凉气,还是觉得很不

错,挑不出半点儿毛病来。

就连已经准备好满肚子批评之词的魏雨涵,此刻都被震得哑口无言,这一手漂亮字儿,令她绞尽脑汁也找不出话来说。

“还行还行。”叶寒憨憨一笑,故作谦虚。

这字有他的道行在里面,没有与他相同经历的人,就连临摹也模仿不出这股神韵。

老爷子瞥了一眼孙女,笑呵呵道:“以后啊,别急着打压针对,多给机会多看看,说不定人家比你想的要优秀。”

‘没错没错!’叶寒无比赞同老爷子这句话,还兴奋的朝着魏雨涵挑了挑眉。

“不就是会写几个字儿吗?有什么了不起的?”魏雨涵白了他一眼,压根儿就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更不觉得这是什么不得了的优点。

“这字儿……”老爷子欲言又止,目光落在叶寒身上,似在等他开口。

叶寒明白过来,笑着道:“自然是送给爷爷,祝爷爷寿比南山!”

“嗯,好,哈哈。”老爷子开怀大笑,看着叶寒的目光也柔和了不少。

见到叶寒这事儿办的还算妥当,魏雨涵也没有继续生他的气。

这时。

门口走来几人。

正是二叔、小叔以及大姑他们。

又有人来,老爷子忍不住又要显摆起来,招了招手:“来来来,看看这字儿如何?”

当然了。

此刻要给他们看的字,是叶寒写的那一副,并非是他自己写的。

老爷子的爱好,魏家上下都知道,所以也明白怎么敷衍。

“爸写的字儿越来越好了,苍劲有力!”

“爸这字儿进步神速,堪比大师!”

“咱们家以后都不用买对联了,让爸随手写几副就够用,好字!”

“……”

一句句夸赞,夸的老爷子满脸黑线,忍不住呵斥道:“你们三个不学无术的兔崽子,真不知道以前花了那么多钱送你们去念书,文化知识都念到哪儿去了?现在就拿这种话来搪塞我这个老头子吗?”

“呃……”

二叔、小叔以及大姑,都是满脸尴尬。

跟在后面的魏易辰,目光落在宣纸上,悄然笑道:“这是爷爷新买的墨宝吗?这字儿写的真不错,不知道出自哪位大师之手?”

魏雨涵突然觉得倍儿有面子,挺直腰板儿,正准备介绍一下的时候。

老爷子抢着说道:“这字儿是叶寒写的,确实很不错!”

什么?

叶寒写的?

魏易辰脸色一黑,话锋一转:“原来是叶寒写的,临摹大师墨宝的技术不错,不过缺少创新,和我比起来还是有一定差距!”

知道老爷子喜好舞文弄墨,他想要讨老爷子欢心,自然也在这方面下足了本钱,对书法有一定的见解。

“嗨,瞧我这眼力劲儿,就说不是爸写的吧?爸的字儿,怎么可能临摹大师呢?”小叔一拍脑袋,顺着魏易辰的话往下说。

二叔知道自己儿子的本事,也不藏着掖着:“易辰,你也去写几个字儿,教教叶寒怎么创新。”

“好勒!”魏易辰应了一声。

老爷子见孙儿要提笔,也不拦着,笑呵呵的让到一旁,方便他执笔。

魏易辰提笔,却并未翻开新的宣纸,而是直接将笔墨落在叶寒的字儿上面,笔走龙蛇,峰回路转,同样写下四个大字。

“福如东海!”

字儿的寓意不说。

这字儿乍看之下,还真没什么毛病,也是一手好字儿。

只是与叶寒的字儿一比,还是差了不止一筹!

二叔等人看出高下,但都心照不宣,不去点明。

老爷子心知肚明,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叶寒毕竟只是个女婿。

魏易辰却是魏家的男孙,而且还是第二顺位继承人。

甚至他的能力若是

再强一些,魏家或许都轮不到魏雨涵来继承。

见到这一幕,魏雨涵不免有些愤怒,忍不住开口道:“你这字儿也就这样,比起叶寒的字儿来,还是差了不少!”

叶寒闻言,嘴角微微上扬起一抹弧度。

一向惜字如金的他,愿意题字落款,完全是看在魏雨涵的面子上。

别人如何看他不在意,只要魏雨涵觉得好就行。

“你也懂字?”魏易辰讥笑一声,拍着胸膛道:“我可是师承名家涂墨大师,火候或许差了点儿,但是功力绝对不弱旁人!”

“没错,易辰师出名门,会比叶寒的字儿好也正常。”小叔也跟着说道。

大姑笑了笑:“叶寒,你该不会说你也师出名门吧?

几人目光落在叶寒身上,满是戏谑之意。

叶寒笑着摇了摇头:“我没有师承,随便练练,随手写写而已。”

“哈哈哈……”

二叔等人一阵大笑。

“你们……”魏雨涵想要争辩。

老爷子却是不想家里再生火气,干脆出面说道:“好了,易辰的字儿师出名门,确实不错!叶寒的字儿也有功力,以后再接再厉!”

“到此为止,来几个人把东西撤下去,到饭点儿该上菜了。”

既然老爷子都这么说了,二叔等人也就不好再继续针对下去。

谁也没有将这件小事放在心上。

魏雨涵见状有些不忍,来到叶寒身边,柔声安慰道:“我觉得你的字儿就是比他的好,其实爷爷这么认为,只是他不方便说出来。”

“你觉得好就可以了,他们我从来都没放进眼里。”叶寒淡然一笑,并未因为自己的字儿被毁了而生气。

“嗯。”魏雨涵笑着点头。

……

晚餐过后,家宴就算是结束了。

该收拾屋子的收拾屋子,该回家的也都赶着回家。

对于许多人来说,家宴其实就是例行公事,所以也没有太多的热情,在老爷子面前自然是相亲相爱,但落到个人身上的时候又是另一番光景。

在魏家这个名头之下,其实是一个个缩小版的魏家。

他们都要生活,都需要争夺利益。

有竞争,就不会有良好的关系。

魏雨涵很小就看出了这一点,也一直为此而发愁,但她目前还想不出任何的解决办法,只能让老爷子来镇压这些人的内心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