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女旺夫有点强免费 医女旺夫有点强木晚晚喻年小说全文阅读

琉璃月色的最新小说《医女旺夫有点强》精彩小说完整版已经出炉啦,本文的主角就是木晚晚喻年,他们的故事又是怎样的,一起去深入了解吧:“咳咳咳!”苦涩的药草味在嘴里化开,木晚晚好不容易睁开酸涩的眼睛,入眼是一团喜气的红帐。她还记得被境外势力绑架,威胁她出卖药方,她自杀了。木晚晚拍了拍脑袋,一大堆陌生的记忆还没来得及接收。...
医女旺夫有点强免费 医女旺夫有点强木晚晚喻年小说全文阅读

《医女旺夫有点强》 第4章 你还会炮制药材? 在线免费阅读

木晚晚本不想多管闲事,但她出生医生世家,恪守医生的善心。

“不要以貌取人。”

“我偏要拔。”

男人明显不信一个丫头片子的话,他之前看到药馆高价钱收这个东西,找了几天才碰上。

而且,木晚晚这一举动到底让一个做药商几年的人感觉到羞辱。

“住手。”

木晚晚扔了一个树枝将男人的手打开。

“你若是不信我,你有供药的医馆吧?你按照我说的方法保存,我们去医馆找大夫问,如果我说的对,你要跟我道歉。”

说着木晚晚从怀里掏出她刚挖的灵芝,接着说:“如果我说错了,我这个灵芝送给你。”

她正愁没有医馆供药,这样子一来不仅可以找到合作商,还能救着人一命,也算不违背良心。

男人看到木晚晚手里的灵芝,明显动了心。而且输了他也只是道个歉。

“行,那我就按照你的方式挖。”

坨子将药草挖好,背好自己的药篓,带着木晚晚从另一边下山。

两人虽然之前有点争吵,但是都是对草药比较了解的,一路上也聊了很多。

“小姑娘,我突然有点相信你的话了。”

大概过了两个时辰才到了县城,果真热闹了些,木晚晚忍不住东张西望起来。这古代的大街,也只能在清明上河图上看到。

正说着,药农便把木晚晚引到了一个繁华的地段,中间醒目的位置挂着一个牌子。

“大道医馆。”

木晚晚轻声念着名字,感觉有点非主流。

“这是咱们这最大的医馆,胡大夫可是整个县城里,医术最高的,我话先说好,我们之前的赌约可不许耍赖。”

“进去吧,我一个小姑娘你要是跟我动起手来,我也打不过,不会毁约。”木晚晚露着一口小白牙,笑的灿烂。

坨子摸了摸自己被树枝打了的那只手,嘶还是疼。

说着二人便一前一后进了医馆。

虽然是个医馆,但是里面却摆着一张茶桌,几个年长一些的人正在品茶谈天,一看药农走了进来,后面还带着个女子,不觉打趣起来。

“呦,坨子,今儿又弄了什么宝贝,怎的还带着女娃娃?”

“今儿还真带了个宝贝来,胡大夫可在里面?”

坨子?木晚晚撇了撇嘴,再看药农果真是矮粗胖,没白瞎了这名字。

叫坨子的人故意用手指了指身后的竹篓,大家都把目光落在了上面,说话的人便捋着胡须走了过去,打算打开盖子看一下什么宝贝。

“手慢着您,这可是个宝贝,还是等胡大夫来了再说吧!”

说着坨子便小心翼翼的卸了竹篓。

“什么宝贝,我们都不能看?”

几个人顿时来了兴致,都凑了过来,越是这样,坨子的脸上越发的骄傲看向了伙计。

“六子,劳烦请一下胡大夫,有宝贝!”

“什么宝贝,在里面就听见你在这外面嚷嚷了!”

正说着,里面的布帘突然被掀开,一位花白头发的老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若不是那一头白发,看上去还真像个年轻人,两眼炯炯有神,果真是别有一番气度。

从气势上看,应该是有点医术的人。木晚晚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凑了过去。

一看胡大夫出来了,坨子忙把竹篓打开了,当里面的罽橘草呈现在众人面前时,都是一脸的惊愕。

“你小子点儿可够高的,果真是个宝贝!”

“只是你走了这么远的路,还那么多泥巴做什么?再珍贵也不至于把泥巴也带来吧!”

其中一个老者看着坨子满头大汗,忍不住打趣。

“就是,怎么都不收拾一下!”

听着大家的议论,坨子把目光落在了木晚晚的身上。

“我就说你这个小妮子在骗我!”

“我骗没骗你,胡大夫自有分辨,不是你说的么?”

见木晚晚小小年纪,竟然能够遇事不慌,还懂这么多,胡大夫不觉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

“我叫木晚晚。”这大夫鹤发童颜,和她爷爷很像,木晚晚感觉亲近。

胡大夫笑着走到了竹篓旁,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你还真得好生谢谢这个小姑娘了,不然你恐怕没了。”

“这……”坨子惊讶的看着胡大夫,胡大夫在这一块是有名望,看来这小姑娘,当真是救了他一命。他作揖弯腰,给木晚晚隆重的道了个歉。

“果真高人不分男女,不论长幼,对不起,坨子在这给你道歉。”

其他几个人见坨子的突然对木晚晚恭敬起来,一时糊涂。

“坨子,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快来说说这泥巴有什么用?”

坨子看向了木晚晚,木晚晚示意他尽管说,才缓缓开口。

“说来还得感谢这位小姐,若不去她说我还不知道…”

说着,便把木晚晚教给自己的话又说了一遍,大家这才恍然大悟,不觉对木晚晚投去了赞许的目光。

“事情已经解决了,只是我这里也挖了一些药草,不知道你这医馆要不要,只是没来得及炮制。”

“你还会炮制药材?”胡大夫摸了摸胡须,好奇的问道,小姑娘能知道这药草的习性,已经很是难得,竟然还会炮制药材。

“我家爷爷之前教的。”木晚晚轻声答道,她以身殉国,对得起她的信仰,却对不起她的亲人。

不知道爷爷听到她死的消息,会不会太过伤心。

“你这框药草品相极好,虽然没有炮制,但是保存的都很好,我给你算一两银子,不知道你炮制手法如何,我这边是大量收购炮制好的的药材的。”胡大夫看了看木晚晚的草药。

“*,你那灵芝也值个二两银子,你咋不拿出来。”坨子也不在意,木晚晚抢了他生意,开口道。

“我相公身子弱,这灵芝,我留着给他补补身子。天色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木晚晚接过伙计的银子。

走这一遭,木晚晚觉得身体舒服了很多,又点了一大碗油泼面,才背着布袋往家走去。

“什么情况?”

一个时辰过去了,木晚晚发现自己竟然还在一片麦田里。

看着一望无垠的麦子,木晚晚有些生无可恋,看来是迷路了。

“救命,救命啊!”

正当木晚晚满腹牢骚的时候,突然远处若隐若现传开了一个女子呼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