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9小说网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猎户悍妻主角韩巧蘅毅孙益明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韩巧蘅毅孙益明 时间:2022-07-18 20:23:49

小说简介:主人公叫韩巧蘅毅孙益明的小说是猎户悍妻》,来自作者幺兮倾心创作的一本宅斗小说,猎户悍妻内容主要讲述了:......

猎户悍妻主角韩巧蘅毅孙益明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猎户悍妻第一章

第1章,她穿越了

疼,浑身像似被重物碾压,又像是骨头、皮肉被拆散重组。

头部仿佛被利器敲打过,突突的疼。

韩巧揉着头,睁开眼。

“?”

泛黄的蚊帐。

扭头入目是窗户、床头的长案、长案上一个小小的铜镜。

韩巧咻地坐起身。

又疼的倒下去,发出一声惨叫,“嗷……”

“知名美食博主、慈善家、探险家、xx拳传人韩巧女士于今早凌晨三点在京逝世,去世前韩女士已签署遗体、遗产捐赠手续。细数韩女士这一生……”

这是她留在人世间,世人对她的评价。

她死了。

“唔。”头疼欲裂。

韩巧捂住头,同时那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如走马灯一般充斥在她脑海里。

一个女人凄苦悲凉的半生震惊的她瞪大眼睛。

西山村韩巧是十里八乡的美人,十六岁时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给了宁河镇孙家小儿子孙益明为妻。

十八岁生下长女孙秀,二十岁生下次女孙依,二十二岁生下幺女孙可。

她今年二十七,操持家务的同时,还接了棺材铺扎纸人的活,赚银钱补贴家用。

这期间丈夫孙益明不是在考秀才,就是在考秀才的路上,韩巧赚那点钱,都被他拿去,美其名是为了读书,实际上是拿去和狐朋狗友喝酒,祭奠他的不得志。

一次一次名落孙山,加上狐朋狗友挑拨说韩巧克夫,生不出儿子,醉醺醺的孙益明回家到打了韩巧一顿,从此打上瘾一发不可收拾,恼火起来连闺女都打。

偏偏他要脸,从不打韩巧的头,出门还故意对韩巧很好,处处夸她为这个家付出良多,很是不容易。

韩巧有苦难言,为了三个女儿全部忍下来。

孙益明的爹娘也颇有算计,知道这人是扶不上墙的烂泥,早早分家跟着大儿子住在镇头的宅子,帮着大儿子经营着一家杂货铺。

根本不管孙益明一家子怎么活。

打死打残,他们一句隔的远就能推卸掉所有责任。

孙父、孙母也没把事情做的太绝,至少分给孙益明两亩田,和一家五口目前住的小院。

为的就是将来某天,万一孙益明出头了,他们还能沾上光,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

“呼。”韩巧深深呼出一口气。

韩巧这次被孙益明下手太重活活打死,她穿越过来。

穿到同名同姓韩巧身上。

“xxxx!”浑身疼痛的韩巧爆了粗口。

木门被轻轻推开,发出吱嘎声。

韩巧歪头看着那瘦瘦巴巴的身影端着碗慢慢走来。

“娘,我煮了粥,你起来喝点吧。”孙秀才说完,眼泪啪嗒啪嗒落个不停。

面前的小丫头很瘦,皮肤很白,眼睛也很大,清秀靓丽,美丽已初见。

这是大女儿孙秀,今年九岁。

九岁啊,洗衣做饭打扫收拾家,帮着做扎纸人,从不喊苦喊累,已经挑起了身为长姐的责任和重担。

韩巧莫名心疼,轻轻呼出一口气,嘶哑着嗓子轻唤,“阿秀……”

才开口,嗓子眼就撕裂了一般疼。

还痒的她直咳嗽。

咳嗽起来浑身痛,韩巧暴躁的更想骂娘。

“娘,您先喝口粥汤。”孙秀话才说完,门口蹬蹬蹬又跑进来两个小姑娘。

三姐妹熟门熟路的扶韩巧起来,喂她喝粥汤。

韩巧真的凭着本能喝一口。

浓稠清香的粥汤滋润了口腔、咽喉,慢慢的那股子痒意才稍稍压下去,不再咳嗽。

韩巧像是被抽干力气一般靠在床头。

孙秀小心翼翼喂她喝粥汤,哽咽着出声,“娘,您想个法子吧,再这么下去,您会被爹打死的。”

“……”

韩巧看向孙秀。

还真是不巧,你们娘真的被活活打死了。

她张了张嘴。

最后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娘已经想好法子了,你们放心,从今儿开始,娘一定带着你们过好日子。”

“爹还打我们吗?”年仅五岁的孙可忙问。

她最关心的不是饿肚子,也不是穿不暖,而是还会不会挨打?

韩巧看着小姑娘,和她大姐一样,瘦巴巴,但是很白嫩,是个漂亮的小豆丁。

韩巧又去看孙依,和姐姐妹妹一样,瘦瘦巴巴,但皮肤很白,眼睛很大。

三姐妹同时眼巴巴的看着韩巧,等她的回答。

“不会,从此以后,娘不会让他动我们一根手指头。”

她会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让孙益明也尝尝被虐打的滋味。

“咕咕咕。”

“咕咕咕。”

三个孩子腹部传来的声音,提醒着韩巧,目前还有比打孙益明一顿更重要的事情。

母女四人要填饱肚子。

还有解决一下个人卫生,她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她们娘几个已经馊了。

“灶房还有吃的吗?”韩巧问。

孙可张嘴就要回话。

孙依眼疾手快捂住她的嘴巴。

小丫头瞬间眼圈一红,委屈的直掉泪。

“娘,灶房还有些粥汤,您先把碗里的喝了,我就带着妹妹去吃。”

……

韩巧有全部记忆,自然清楚家里的情况。

“阿秀,去把抽屉拉出来,下头有十文钱,你拿着去买馒头。”

“娘,那是我们家仅有的钱了。我和妹妹不饿,灶房里还有粥汤。”孙秀轻声。

“真的还有吗?”韩巧问。

自然是没有了。

早上爹说要喝粥,米缸里就那么点米,她怕挨揍,只能全部煮了粥,要不是她眼疾手快舀了一碗放起来,怕是都被爹吃光了。

她和两个妹妹早上喝的洗锅水,午饭……

午饭还没着落,她想着一会兑点盐巴水,一人一碗也能填饱肚子。

“阿秀,你听话,快去买馒头。”韩巧催促道。

孙秀看着韩巧,又看向两个面露希冀,吞咽着口水的妹妹。

心口涩的难受。

红着眼去拿钱。

这真的是家里仅剩的十文钱了。

要不是娘藏的严实,也被爹拿去打酒喝。

“娘……”孙秀拿着钱又喊一声。

仿佛在提醒韩巧,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等她出门去买馒头,家里就真的一文钱没了。

“去买,十文钱全部买馒头。”韩巧声音很轻,却十分肯定。

孙秀咬了咬牙,转身出了屋子。

孙依看一眼放在长案上带着缺口的碗,“娘,您先把粥汤喝了垫垫肚子。”

“不急,等你大姐回来,我们一起喝。”韩巧轻声。

“阿可不喝粥汤,粥汤给娘喝。”五岁的孙可乖巧出声。

韩巧听得心里熨帖,招手让她到身边来。

小姑娘瘦小,手脚可利索,一下子就爬到床上,轻轻的靠近韩巧,乖乖的喊一声,“娘。”

湿漉漉的大眼睛里都是小心翼翼,生怕弄疼了她。

又心疼的问,“娘,爹是不是把你打的很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