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孤城赘婿》小说 叶孤城萧慕寒无弹窗阅读

老兵不死的最新小说《叶孤城赘婿》精彩小说完整版已经出炉啦,本文的主角就是叶孤城萧慕寒,他们的故事又是怎样的,一起去深入了解吧:十年前,他寄人篱下,受尽屈辱;十年后,他风华绝代,将帅无双!他曾马踏山河,也曾权倾朝野。世人称他叶孤城,为国为民为佳人,孤守整座城。...
《叶孤城赘婿》小说 叶孤城萧慕寒无弹窗阅读

《叶孤城赘婿》 第11章 涌泉相报 在线免费阅读

第11章涌泉相报

劳斯莱斯幻影,前往柳家的路上。

主驾驶位上的王凯眼神闪烁,不停的通过后视镜打量着什么,欲言又止好几回。

“有话,就说。”

叶孤城靠在后座,眯着双眸,无喜无悲。

王凯不敢怠慢,讲出心中疑惑。

“将帅,您乃天之骄龙,权倾朝野,制霸一方,为何要屈尊到萧家做什么上门女婿?我不是很明白。”

在王凯眼中,将帅就是传奇一般的存在。

封狼居胥,勒石燕然数十载,谁人见到他不卑躬屈膝?

可是,这萧柏林,吴素琴似乎根本没有将他当回事,言语嘲讽也就算了,竟然还让国之英雄睡在冰冷的地板上。

王凯心有不忿,暗自鸣不平。

“这份恩情,你自然不会明白。”

叶孤城闭上双眸,缓缓开口,将当年的一切娓娓道来。

“三年前,许飞豪得知我沙场殉国的消息,迅速展露狼子野心,企图毁姗姗清白。”

“姗姗宁死不从,于凯蒂王朝顶层天台,一跃而下。”

“她的尸骨,无人敢收,是萧慕寒冒天下之大不韪,让姗姗入土为安。”

念及往事,叶孤城真情流露,声音略微的有些颤抖。

那个九月初八的夜晚,怒发冲冠的他,也曾想杀回姑苏,取许飞豪狗命。

可,上峰连下九十九道急令,让他蛰伏边境,于关键时刻,一击制敌。

他别无选择,为了守住泱泱华国的净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安凌珊含冤而死。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萧慕寒的这份恩情,我刻骨难忘。”

黑色的厉眸缓缓睁开,剑锋所指,如同鹰击长空,锋芒毕露。

叶孤城不在乎萧家上门女婿的名头,只要萧慕寒有难,他绝对会站在最前面,守护女孩的那份善良。

既然参演了这部戏,肯定会演到底,除非黄土白骨,他定守萧慕寒百岁无忧。

······

十分钟后,柳家大院。

风驰电掣的劳斯莱斯停下,王凯率先下车,主动的为将帅打开车门。

叶孤城依然是一袭黑色风衣,抬头望了望柳家大院,嘴角忽然浮现淡淡的笑容。

“王凯,你说熊熊烈火,能否将这金碧辉煌的院子烧成灰烬?”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王凯跟随战皇多年,自然知道他的喜好。

“您放心,今晚我定会让柳家大院,从地图中除名!”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帝帅一怒,伏尸百万。

王凯虽然只为副帅,但偌大的一个姑苏,还没有他不敢动的家族。

且不说小小的柳家,就算是风头正盛的许家,也不过是挥挥手的事情。

弄死这群宵小之辈,就如捏死蝼蚁一般容易,无需战皇动手,王凯自会摆平一切。

“不,你错了。”

叶孤城忽然停顿下来,摆了摆手。

“放火杀人,这是野蛮人干的事情。”

“我要的,是柳家全体人员跪在凯蒂王朝前,心甘情愿的为姗姗守灵。”

说完,叶孤城挥拂衣袖,坦然自若的走进柳家大院。

这些年,但凡是他下的命令,别说是违抗,连质疑的都不曾有一个。

可,柳如龙和柳妍兄妹俩,似乎将他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他这人,向来说一不二。

“站住,你是谁?”

还没走近,柳家的保安便手持电棍,拦在了前面。

在姑苏,柳家好歹也算得上是二流家族,岂是阿猫阿狗都能够随便出入的?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就连柳家的保安,也觉得自命不凡,下意识的就昂起了脑袋,不屑的打量着面前的两位不速之客。

“我是谁并不重要,通知你家老爷,出门迎接。”

叶孤城云淡风轻,就如走进自家的后花园一般,淡定从容。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这偌大的一个姑苏,还没有他叶孤城不敢去的地方。

区区一个柳家,屈尊登门,已然是给足了面子,家主又岂有不亲自迎接的道理?

“放肆,你这种土鸡瓦狗,也配咱家老爷出面?我奉劝你一句,赶紧滚蛋,不然要你好看!”

保安浑然不知危险的逼近,狐假虎威。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有柳如龙、柳妍这样的主子,狂妄一点也是自然。

但,这并不是叶孤城饶过他的理由。

这些年,谁见到战皇,不得卑躬屈膝,俯首称臣的称呼一声“叶帅”?

可这保安,出口成脏,粗鄙之语张口就来,典型的欠管教。

“我平生最不喜欢没教养的人,恰恰你就是,我代你父母,好好的管教一下你。”

叶孤城话音刚落,王凯迅速走近,扬起手臂,一巴掌抽在这保安的脸上。

速度之快,以至于保安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昏倒在地。

“啧啧······”

王凯皱着眉头,咂咂嘴,他不过才用了两成的力量,谁知这保安这般不扛打,竟然晕倒过去了。

想必这柳家,也不过尔尔嘛。

周围的仆人,皆见识到了王凯一巴掌抽晕保安的画面,他们哪里还敢阻拦,纷纷将路让开。

叶孤城径直向前走,才入大厅,便看到了浓妆艳抹的柳妍。

只不过这胭脂俗粉,并没有遮挡的了脸上的十个手指印。

“竟然是你这个**,活着难道不好吗,你还敢私闯柳家?”

见到叶孤城后,柳妍怒火中烧,气不打一处来。

她从小锦衣玉食,活在蜜罐之中,众星捧月一般的存在,何曾在众人面前,被扒光了衣物?

偏偏这罪魁祸首,还敢主动登门。

今日,一定要这杂碎付出代价,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柳家很厉害么,我还不是想来就来?”

叶秋并不理会柳妍的胡搅蛮缠,子女不教,父亲之过,他今日是要找柳青山算账。

“你个混账东西,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你了吗?我大哥现在还在医院养伤,今日一定要让有来无回!”

柳妍虽然嘴上放着狠话,但身体却很诚实,立刻后退几步,跑进房间去找父亲柳青山做主。

叶孤城并不着急,走进大厅,环顾周围,最终选择面南的主位,缓缓坐下。

这位置,本是柳青山的家主之位,在柳家,没人敢染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