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修仙归来(徐景席朝青结局)我的老婆修仙归来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倾我至诚热血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徐景席朝青为主角的《我的老婆修仙归来》,内容热血激情,引人注目,异常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绝色美女自称重生修仙归来,开口就说是我老婆,还说以后我归她罩。“我徐景就是饿死,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也绝不吃一口软饭!”...
我的老婆修仙归来(徐景席朝青结局)我的老婆修仙归来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我的老婆修仙归来》第11章

“不然什么?”徐景看她这模样,有点好笑地问道。

“不然我就杀了你哦。”李天依眼神迷蒙,滚热的鼻息喷在了徐景脸上,声音越来越娇柔。

“这……”

徐景哭笑不得,小女孩就是小女孩,动不动就杀杀杀的,实在是有些幼稚。

徐景不知道的是,李天依还真有杀他的能力,她有说这话的资本,就目前而言,十个徐景绑在一起,都不可能是李天依的对手。

而且李天依只是长着一张娃娃脸,在身材和年龄上面,和徐景嘴中的小女孩完全不搭界。

李天依如软泥一般瘫在徐景的身

上,长发柔美披散,身上的幽香味直往徐景鼻孔里钻,弄得他心痒痒的。

“你到底要干嘛?”徐景双手都不敢碰她,有些不知所措地说道。

“我……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感觉很热,全身上下好像有蚂蚁在爬,你,你别碰我。”李天依贝齿紧咬下唇,将头贴在徐景的胸膛上,白腻细滑的大长腿在连衣长裙下不安分的摩挲着,坐在徐景身上形成了一个诱人的臀部曲线,高耸的胸脯,细致的小蛮腰,在此刻勾勒出了一副令人口干舌燥的绝色画面。

“我没碰你,是你自己靠过来的!”徐景摊开双手,一脸无奈。

李天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就想找个东西抱着,好像这样就能止痒一样。

她柳眉蹙得紧紧的,双眸间已经氤氲上了一层雾气,充满了不知明的渴望,但她却在努力克制自己,保持清明,这样矛盾的情绪一对比,让她神态尽显娇羞。

没过几分钟,李天依伸手缓缓拉下了自己露肩裙的一只肩带,雪白的香肩和精致的锁骨,瞬间露出一大片在徐景眼前!

“热……”李天依红着脸呓语着,表情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徐景吓了一跳,赶忙将她的肩带重新扶上去,要不是这李天依发育得好,裙口被胸前的山峰抵住,刚才就要春光乍泄了。

“你……你先冷静一下!我有办法了!”徐景一只手滑过了李天依修长紧致的大腿,直接把李天依抱了起来,将她重新放置到了驾驶位上,吞了一口唾沫后,对她说道:“你跟着我做动作,马上就没事了!”

徐景突然想起席朝青曾告诉过他,服下这培元膏后,一定要配合心法使用,徐景也隐隐察觉到这李天依应该是被培元膏影响到了,不如用心法试试,说不定她能好转。

“好……我跟你做动作。”李天依木然地点了点头。

“你像我这样盘腿。”徐景在副驾驶上打起了坐。

李天依有样学样,但她毫不注意细节,抬腿的时候,裙下风光再次隐现。

徐景脸一红,赶紧把头偏了过去,继续说道:“然后把双手握拳,放在两边的耳朵处。”

“嗯!”

“然后再笔出剪刀手,跟我一起唱: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

徐景带着李天依练了几遍景盛心法后,果然有了变化。

李天依脸上的红晕已经慢慢褪去,逐渐恢复正常,双目也完全清明,不再有任何之前的异样了。

还好李天依只吃了半块培元膏,若吃了一整块……

那无论她练不练心法,都会在这车内把徐景给就地正法了,毕竟那样过剩的精力,不是练个心法就能调和得了的。

徐景痛失了一次“成长”的机会,偏偏自己还毫不知情。

“你刚才教了我什么?我现在感觉……很舒服。”李天依浑身轻松,舒坦有力,伸了个懒腰,仿佛重获新生了一般。

徐景松了一口气,随口说道:“刚才教你练了一套体操,类似于广播体操的那种。”

“是么……”李天依别有深意地看了徐景一眼,并没有点破。

她家为军人世家,世代练武强身,被尊为武学宗师。

在这点上,她和席朝青不太一样,席朝青是修道之人,李天依是习武之人。

在习武的境界上,分了浅门宗师,外劲宗师,内劲宗师,极劲宗师,李天依虽然是女儿身,但却是李家武学天赋最高的,也是李家唯一一个到达外劲宗师巅峰的人,但她到了外劲宗师以后,便止步不前了,怎么也无法突破。

她今天在吃下了培元膏,被徐景教了一套动作后,她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一只脚迈入了内劲宗师的门槛!

在李天依所知的武学概念里,没有心法这么一说,所以她不懂徐景刚才教她的是什么。

但她也知道,自己身体上翻天覆地的变化,绝不是一套广播体操就能解释清楚的,让她看向徐景的目光中,起了微微的变化。

“大梦未先觉,怎可轻年少……刚才你教我的最后一句话,好有意境和气势,能用这样俗气的歌曲,改变成这样的诗词和吐纳动作,创作者一定是个才华横溢的大才子吧?真想认识他一下。”李天依有意无意地看了徐景一眼,试探性地问道。

徐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老实地说道:“我最开始也是这么觉得的,被惊艳到了,但这是别人教给我的,你想认识的话,会有机会的吧。”

李天依原本心中还对徐景抱了几分幻想,以为他是原创者,但听他这语气,定然不太可能了。

也对,要是他真的那么有才华和本事,能去送外卖吗?

一路上,李天依不再多言。

……

凌晨二点半,徐景在前往宿舍的一条道上,被豪车封路了。

四台法拉利488,两台兰博基尼LP700,直接把一区女生宿舍的门口给堵死,徐景是住在隔壁的一区男生宿舍,所以没办法从这里开过去了。

“你他妈没长眼睛?别走这条道!前面路封了!”

徐景这台车前面也有台车,车主大概是送女大学生回来,但他们一到前方道路,就被两个气焰嚣张的年轻人给拦下了。

前方车主一看这阵仗,六台豪车,牌照清一色的“京”字开头,牌号几乎都是6688这种吉利数字,立即绕道开走,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这是京城来的富二代跑我们学校了吗?这么晚了堵在女生宿舍门口,有够缺德的啊!我这南城大学……难道有女生值这种京城背景的富二代来追?”

徐景抱怨了一声,然后转头对李天依说道:“就在这里让我下车吧,我走回寝室。”

“哪来的京狗子?老娘的车也敢拦?”

李天依秀眉一蹙,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之色,在前面那辆车掉头后,她直接踩下油门,猛地加速开了过去!

“干什么!停,停!”

在离那两个年轻人不

到十厘米的位置时,前面传来了惊恐的叫停声,她又一脚急刹踩了下来。

“操!你他妈神经病啊?臭娘们,大晚上没长眼睛啊?要是敢撞到爷,爷他妈弄死你!”前面两个年轻人吓得不轻,操着京城口音,指着李天依破口大骂。

徐景看了李天依一眼,好言劝解道:“冷静!前面的是488和大牛,七百多万的车……还是京城的牌照,算了吧。”

徐景还以为李天依只是看不惯自己,所以说话有点任性,但没有想到她对谁都是这样,根本吃不得亏。

“你认得出那是488和大牛,认不出我这台车吗?”李天依有些好笑地看着徐景,这人实在是没见识,活该给人送外卖!

“宾利啊,什么款我不知道,但看上去又老又丑的,应该是你爷爷的车吧?”

徐景的确对车没什么研究,但这样一台又老又丑的名牌车,怎么也比不过人家最新款的兰博基尼大牛吧?

李天依噗嗤笑了一声,鸣了一下喇叭,然后用远光灯闪了前面那两个年轻人一下。

“这下要打架了。”徐景叹了一口气,李天依这分明是挑衅人家,在他看来,当着面这样闪远光灯和在人脸上吐痰没什么区别,侮辱性质极强。

但……

那两个年轻人借着远光灯的一闪而过,伸着脑袋看清楚了李天依的车型和牌照,皆是大惊失色,脸上的愤怒瞬间烟消云散!

在咽了一口唾沫后,他们俩灰溜溜的跑上车,直接把堵在前面的一台法拉利和一台大牛给让道在了一边!

“姐,您先请!”

徐景目瞪口呆。

李天依从容淡定地开了过去,对徐景说道:“我爸刚才给我发了消息,你在外卖公司的职位信息他找人帮你抹去了,怕周家人查到你,你应该有驾照吧?以后这台又老又丑的车给你开了,记住这车叫宾利雅致728,你拿着去做点别的事情吧,不比你暴龙差,这车只要往路边一开,不管被什么人拦下,最后的结果都会和刚才那两个小子一样,明白吗?”

然而此时徐景却完全没有心思听李天依吹牛逼,他目光直直地放在前方,沉声对李天依说道:“你打开车门锁,停一下车!”

李天依好奇地看着他,说道:“你怎么了?这么突然一下子的,你要干嘛啊?”

这个臭送外卖的真是谜一样的男人,令她看不懂。

徐景看着最前面那台大牛车顶的玫瑰钻戒和“席朝青”这三个字,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京城的大权贵来这里堵门了。

“你看着就好,我去去就来,不用很久。”

徐景点燃了一根烟,拉上了外卖服的拉链,打开车门走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