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修仙归来by倾我至诚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徐景席朝青的《我的老婆修仙归来》倾我至诚新书推荐,我的老婆修仙归来全文完结小说在线阅读,精彩内容在线阅读:绝色美女自称重生修仙归来,开口就说是我老婆,还说以后我归她罩。“我徐景就是饿死,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也绝不吃一口软饭!”...
我的老婆修仙归来by倾我至诚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我的老婆修仙归来》第10章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李天豪此言此举一出,场面再度安静了下去!

那些保镖保姆管家,他们再看向身着黄色外卖服,神色淡定自若的徐景时,眼神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肃然起敬!

“这……”

事情真如徐景之前所说的那般,李正国和李天依面面相觑,一个比一个脸红。

“兄弟,你可算是醒了!千万别这样,你家人非说我是那什么周家人的狗腿子,还拦着不让我回去!”徐景有一种沉冤得雪的感觉,心情无比舒畅!

他一只手将李天豪扶了起来,只字未提救他的事情,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平常的事情一般。

李天豪苍白的嘴唇上露出了笑容,对徐景说道:“他们当然要拦着你,我……我李天豪素不欠人情,但还欠你四块,没还你,你就想走?”

徐景哈哈一笑,连忙摆了摆手,说道:“那个啊……我开的玩笑而已,不用了不用了!我早就说了,已经扯平了!”

李天豪深深地看了徐景一眼,说道:“谢……谢谢你,兄弟,忘了问了,你叫

什么名字?”

“徐景。”

李天豪缓缓将眼睛闭上,虚弱地说道:“好,我记住你了。”

“别,大哥,你别记住我,这事就这么算了,咱们谁也不欠谁的了啊!我还赶着回去有事,先走了!”

徐景可不想和他们扯上什么关系,现在已经入了深夜,席朝青说不定都在寝室下面等着他回去双修了,他时间赶得很。

但李

天豪此时已经无应答,脑袋一歪,似乎是睡着了。

“唐神医!天豪怎么又晕过去了?!”李正国连忙扶着李天豪在沙发上躺下,在此时担心地问道。

唐神医错失了培元膏,失落地坐在了一边,摆了摆手,说道:“培元膏都服下了,还能有什么事?八成是身体太累了,觉还是要睡的,培元膏又不能解乏,等一觉醒来,保准天豪少爷比以前还生龙活虎!”

“哈哈,原来是这样!”听到这样的答复,李正国心里终于落下了一块石头,轻松不已。

李山健此时拄着拐杖驼背走上前来,朝徐景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说道:“小兄弟,今天你救了老头的长孙两次,老头无以为报,替天豪向你道声谢!”

徐景连忙上去扶住他,说道:“老爷子,小事而已,千万不要再客气了,你这是折煞我啊!我还要谢你信任我呢。”

李山健摆了摆手,有些骄傲地说道:“小兄弟,这培元膏太过珍贵,李家不会白拿的,咱李家别的没有,朋友多,钱也存了一些,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

李老爷子此话一出,在场的保镖保姆都向徐景投去了艳羡的目光。

李老爷子什么身份?

退伍军勋,门生众多,儿子南城首富,要钱有钱,要权有权,他开这话的意思,和捡到了阿拉丁神灯差不多,基本上什么愿望都能满足。

只要徐景敢要价,他就敢做到!

徐景听罢,却不为所动,笑着说道:“李老爷子,不用了,如果方便的话,让我走就是最好的交换了。”

“嘶……”

在场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别人千金难换李老爷子开个口,这小子居然敢直接拒绝?!

“小兄弟连培元膏这样的无价之宝都能搞到,谈钱,是老头侮辱小兄弟了,惭愧!”

李山健面有愧色,叹了一口气。

他低头过转身,突然神情严肃,直起腰板对李正国和李天依说道:“刚才你们是怎么对恩人小兄弟的?恩人小兄弟要走了,还不快过来道个歉?!”

“这……”

李正国和李天依面面相觑,要他们放下身段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徐景道歉……面子可往哪搁啊。

“你们难道比我还尊贵吗?还不快点?!”李山健态度十分强硬。

“徐景小兄弟,刚才多有得罪了!”李正国没办法,只得拉下脸皮,堂堂南城首富,朝着徐景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天依呢?”李山健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把目光放在了李天依身上。

李天依嘟着嘴,在心里有些抱怨,这臭送外卖的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有那种药膏,也能救哥哥,用得着这么给他面子吗?

“老娘道歉!”

李天依用力弯下腰,黑色露肩长裙口,不自觉的露出一大片风光。

乖乖,这李天依的料比起席朝青来也不遑多让啊。

“其实真不用这么客气!”

他们鞠躬徐景倒是乐意得很,欣然接受了,表面虽客套了一下,但心里暗爽不已。

“天依,你把徐景小兄弟的暴龙放在车子的后备箱里,开车送徐景小兄弟安全到家!”李山健缓缓转身,给李天依留下了一道命令。

“什么?爷爷,你要我送他回去?”李天依樱唇微张,俏美的脸颊上满是诧异,看样子十分不情愿。

徐景也说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

李天依白了徐景一眼,倨傲地说道:“爷爷你看,他自己也不愿意,他这送外卖的骑个摩托车比我开车快多了,我有送他的必要吗?哪有女生送男生的道理,说出去还要被人笑话,麻烦死了!你找别人送吧!”

徐景表情微微一变。

“现在已经入深夜了,徐景小兄弟才从周家人手里逃出来,他们肯定会报复他的!那摩托车太打眼,我放心不下。再说了……就凭你刚才对徐景小兄弟的态度,难道不该亲自送他回去吗?!”李山健皱眉道。

“喂!臭送外卖的,你刚才说了

不要我送吧?你和我爷爷说一下,别让我送你。”李天依蹙眉对徐景说道。

“老爷子考虑周到,谢谢老爷子了!”徐景理都没理李天依,直接应了下来。

“你……行!我送!”李天依转身从徐景旁边经过,一双美眸瞪了他一眼,先行走出了门外。

她不知道爷爷今天是不是老糊涂,平日她最受宠爱,养尊处优,今日竟然要像保镖一样,送一个送外卖的回家,心中委屈到了极点。

李山健看着李天依的背影,惭愧地对徐景说道:“徐景小兄弟,我这孙女被我惯坏了,平日打交道的人也都是谄媚讨好她的,哈哈,也就是你们年轻人常说的舔狗。今天不知道怎么搞的,说话特别冲,其实她还是挺善良的……”

徐景看了一眼时间,发现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半了,连忙摆手说道:“我知道了老爷子,我就没放在心上,女孩子嘛!谁不爱惜呢?”

“你能这么想就好了,那我也不好意思再耽误你时间,有空老头子请你喝茶!”

……

一路沉默,气氛很紧张。

李天依操着反向盘送徐景回南城大学,全程没有给徐景好脸色。

“我说,你这臭送外卖的……”

开了大概二十分钟的车后,李天依忽然感觉视野变得越来越模糊,脸颊上红晕更甚,身体变得滚烫的,双腿颤抖忸怩,险些连油门都踩不稳了。

“你刚才……的……那什么培元膏……是不是假的?我……我现在好热,从刚才吃下去的时候,就变得有些奇怪了。”

李天依把车窗摇了下来,大口呼吸着窗外的空气,徐景看了她一眼,发现她俏美的脸蛋变得通红,樱唇一张一兮,眸光神色间,异常妩媚诱人,额头的发丝都被香汗粘住,如同醉酒了一般。

“培元膏当然是真的,你怎么搞的?晚上喝假酒了?”徐景皱眉对她问道。

一提到培元膏,徐景心中就一阵郁闷,自己没吃这培元膏,不知道席朝青还会不会和他双修。

“骗……骗人……”

李天依忽然紧抿唇瓣,说话的声音都带上了一丝喘息,软濡濡,娇滴滴的,直接一个急刹把车给停到了路边。

“你怎么了?”徐景有些惊恐地看着她。

李天依把安全带取下,车窗摇上,空调温度调到了最低,猛地跨到了副驾驶上面,跨坐在了徐景大腿上,双手环抱着他的脖子,徐景甚至能感觉到那两团温软的挤压感,李天依呵气如兰,在他脖间娇吟道:“我头好晕,你先让我抱着。不许乱动,不然……不然……”

李天依鼻息蓦地加重,连话都说不出顺畅,身上如有千百只蚂蚁在爬,难受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