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沐黄思怡by派大星完整阅读

主角是林沐黄思怡的《天字第一婿》派大星新书推荐,天字第一婿全文完结小说在线阅读,精彩内容在线阅读:前世为商界天才的林沐,年纪轻轻就问鼎巅峰独自拥有价值百亿的上市公司,前途不可限量,却被仇家迫害而死!如今,老天给了他一个重头再来的机会……...
林沐黄思怡by派大星完整阅读

《天字第一婿》第十章 这么着急杀人灭口?

“老爷子的病,应该是从前年开始的吧?食欲不振,头疼发热,浑身无力,半年前开始吐血便血...”林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贵妇打断了。

“你能不能说点大家不知道的?你说的这些在场的这么多人谁不知道啊?”

“就是,我看你是行骗不成功,想再挣扎一下吧?&rdqu

o;

众人见林沐还在死鸭子嘴硬,随即开口斥责道。

“明明能再活二三十年的,被你们这一折腾,唉,你们随意,我走了。”林沐说罢,直接转身朝着屋外走去。

“他...他怎么知道的,我只是和他说了医院的检查结果,并没有交代病史啊!”古文海眼神闪过一丝精光,嘴边喃喃道。

就在这时,医生已经准备好注射器,即将扎入老爷子的身体。

“慢着!”古文海高声喝道,医生直接被吓得手一哆嗦,注射器掉落在了地上。

“古...古先生?”

“管家!还不快去追!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林沐给请回来!”古文海上前一脚将注射器踢到墙角,语气急促的说道。

“明白!”管家听罢没有丝毫的迟疑,随即转身快步朝着门外追去。

整个别墅内,只有古文海和管家两个人明白刚才林沐说的那句代表着什么。

“大哥!你这又是干什么啊!怎么又整这么一出?”贵妇有些不解的问道。

“就是啊!刚才那个年轻人他就是一江湖骗子,你干嘛信他的啊!”

“这么一整,老爷子又得多受半天痛苦,何必呢!”

听着众人的埋怨声,古文海脸色面不

改色。

“你们说他是江湖骗子?我从找到他的那一刻到现在,只是说了医院检查出来的结果!病情和病史一个字都没提!”

“他只是进门后看了几眼,就能说出老爷子的情况,这难道不是神医吗?”

“你们都不要说话了,等林沐回来!”古文海沉声说道,显然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

说不定,老爷子真的能想林沐说的那样,再多活几十年呢?

庭院里,林沐不紧不慢的朝着别墅大门口走去,管家则是快步的追了过来。

“小兄弟!留步啊!”管家大声喊道。

林沐听到这话,叹了口气站住了脚,回头问道:“你们又想干嘛啊?不是都注射安乐死了吗?叫我也没用,现在大罗金仙都救不回来了!”

“还没注射!古先生让我请您回去!”管家喘着粗气说道。

“我是你们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吗?治不了!另请高明吧!”林沐挥手打断了管家的话,随口说道。

医者以救死扶伤为天职,但是这也不代表医者要承受这种侮辱。

管家听罢这话,微微一愣,脸色闪过了一丝犹豫,但是随后直接一声跪倒在了林沐面前。

“小兄弟!刚才的事真的对不住了!我们刚才不应该这么怠慢您,请您海涵,海涵啊!”管家声音有些哽咽着说道,转眼间已经老泪纵横。

能做到古家总管家这一职位,他的身份已经相当的高了,这种身份的人能跪下来哀求林沐,足以看出管家对林沐的重视。

看着管家的模样,林沐心里憋着的气总算是消散了大半,但还是没有答应下来。

“小兄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看在古先生做了那么多好事的份上,求您出手救救老爷子吧!”管家现在肠子都快悔青了,刚才众人责骂林沐的时候,自己要是能开口为林沐说上几句话,也不至于闹成现在这个模样啊。

管家说的没错,古文海确实经常做一些善事,资助偏远山区的孩子上学,扶贫救人的事也没少做,出手动辄几千万,确实是个大善人。

“行!看在老爷子和古先生经常做善事的份上,我再出手一次!”林沐顿了顿,原本冷漠的脸色也缓和了不少,出手扶起管家后沉声说道。

再次回到屋内,众人此时看待林沐的眼神和之前已经有了很大不同,竟然有一丝期待。

“你生病之后,是不是经常服用一些补品?”林沐坐在床边,手放在老爷子的脉搏上轻声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听到这话,老爷子有些意外的问道。

“这就对了,要是不服用那些补品,你的病情还能再拖了三两年。”

“古先生,现在已经确定了,老爷子中的是毒蛊。”林沐转头对一旁的古文海说道。

“蛊毒

?你的意思是...我父亲被下蛊了?”古文海听罢,脸色一怔,惊呼道。

听到两人的对话,屋内众人的脸色都骤然一变,尤其是一旁的古昭河,头上竟然冒出了丝丝冷汗,神色也极为紧张。

“你父亲中的应该是金蝉蛊,蛊毒里面最为狠辣的一种蛊毒之一,吸取你父亲身体里的养分,然后不停的繁衍壮大,直到你父亲病逝为止。”

“被下蛊后服用补品,虽然会让你父亲的病症好转几日,但是金蝉蛊在身体里面繁衍的也更快,会变相的加速死亡。”

听着林沐的话,众人的后背都被冷汗浸湿了,谁知道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竟然真的会出现在现实生活中。

“原来如此...我之前对饮食方面一直很注重,从来不乱吃东西,两年前...我记得保姆给家里拿过一支两百多年的野山参,我一直拿来泡酒喝。”老爷子思索了片刻,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野山参?那酒我也喝过啊,我怎么没事?应该不是野山参的问题吧。”古文海思索片刻后开口说道。

“那是因为你体质比老爷子好,暂时还没有病症显现出来而已。”林杨把了把古文海的脉搏,轻声说道。

“其实你也中了毒蛊。”

众人听到这话,都发出了阵阵惊呼。

“医生!那我呢!帮我看看!我又没有重毒蛊!”

“还有我!我孩子还小,不想死啊...”

整个屋内,乱成一团。

“安静!王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下蛊害我们古家的!”古文海一脸怒气的看着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保姆问道。

“不是我...不是我干的,真的不是...”保姆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古昭河就从一旁抄起花瓶,朝着保姆猛砸了过去。

“混账玩意!敢加害我大哥!我弄死你!”古昭河嘴上叫骂着,花瓶眼看就要砸落在保姆头上。

笨重的花瓶足足有二三十斤,要是砸实了,保姆就算当场不能殒命,也得身受重伤,众人都没想到古昭河的反应竟然如此剧烈,但是转念一想,毕竟是自己的大哥被加害,这么做虽然有些鲁莽,但也情有可原。

看到这一幕,林沐嘴角冷笑了一下,窜了出去一脚将花瓶踹在了墙上,砸的粉碎,保姆愣了片刻,直接被吓得瘫坐在地上。

“这位大爷,用不着这么着急杀人灭口吧?还是说...你是想掩盖什么?”林沐脸上没有一丝慌乱,反倒是乐呵呵的问道。

“你...你什么意思!这个贱女人想加害我大哥,我手刃她有什么问题吗?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古昭河的脸色要多精彩有多精彩,结结巴巴的说道。

众人都被刚才那一幕吓懵了,经林沐这么一点,也瞬间明白了什么。

“王姨,你说说看,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要你如是说,我保证这里没人能伤害你。”古文海抬起头,狠狠的瞪了古昭河一眼,随即蹲下身来安抚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