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字第一婿(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林沐黄思怡

派大星热血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林沐黄思怡为主角的《天字第一婿》,内容热血激情,引人注目,异常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前世为商界天才的林沐,年纪轻轻就问鼎巅峰独自拥有价值百亿的上市公司,前途不可限量,却被仇家迫害而死!如今,老天给了他一个重头再来的机会……...
天字第一婿(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林沐黄思怡

《天字第一婿》第十一章 还有二十九分钟!

“野山参不是我拿来的,是二爷给我的,我老家是农村的,知道那是个好东西,问了下老爷,老爷说泡酒,我就照做了,我不知道被下了蛊,真的不是我干的啊!”保姆失声痛哭道。

“我在古家待了二十多年了,怎么敢做出怎么缺德的事啊,老爷他对我不薄啊,我真的是出于好心。”保姆哽咽着说道,有些惧畏惧的看着一旁虎视眈眈的古昭河。

“小海,你听我解释,这件事...”古昭河见古文海站起身来朝自己走来,也有些慌神,急忙辩解道。

“啪!”一声脆响,古文海直接一巴掌狠狠扇在了古昭河的脸上。

“古昭河!我爸对你不薄吧?你竟然能做出这种事,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爸你是的亲哥啊!我是你的亲侄儿,连我们你竟然都能下得去手?我们哪里亏待你了?”

“当初你欠下一屁股赌债,被人砍的当街逃窜的时候,是谁出手救下的?你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的时候,是谁把索菲亚酒店交给你去打理的!”

“你每年里折外扣从账上拿了那么多钱,有谁去查过你吗?又是谁替你把帐抹平的!”古文海直接指着古昭河的脸破口大骂道。

“是!都是你和你父亲,可是你们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特么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吃喝拉撒没了你和你爸爸都不能自理的废物!”

“凭什么啊!古家那么大的产业!你爷爷全部交给你父亲来打理!”

“他不是特别喜欢你这个儿子吗?我就想让他在天上看着,我是怎么折磨你的。”古昭河一脸狰狞的看着床上的古昭云,大笑着说道。

古昭河此举,已经是默认了自己下蛊毒

害大哥的事实,众人听到这话,脸色都骤然一变,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有些近乎癫狂的古昭河。

“混账!”古文海听到这话,直接一脚将古昭河踹在了墙上,一拳接着一拳猛砸了过去。

古昭河已经年近七十,哪能打得过古文海,只能蜷缩在墙角,抱着头闷不做声。

“住手!小海!住手啊!”床上的古昭云见状,急忙挣扎着坐起身了来劝阻道,但是刚起身,胸口就猛的抖动了几下,随后喷出了一口黑血,两眼一黑瘫倒在床上。

“爸!”

“爷爷!”

屋内乱做一团

古文海见状,一脚踹开了古昭河,连忙求救于林沐。

“小兄弟!救救我爸!他快不行了!”

林沐眼睛微微一眯,从兜里拿出银针,将老爷子的身体扶正。

“拿一个盆来,还有公鸡血,要现杀的,待会儿我施针的时候都安静点。”林沐转头朝着众人说道。

众人现在都对林沐无条件的信任,听到吩咐后保姆蹭的站起了身来去找东西,几个保镖搀扶着古昭河往前厅走去。

“报警处理,一切从公,谁敢私底下买通关系就他,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古文海冷眼注视着古昭河,称身喝道。

“咳咳...那个...”医生干咳了两下,一脸讨好的凑在林沐面前。

“想说什么直接说。”

“我能不能在一旁观摩呀,学习学习...”医生一脸认真的问道。

“行!但是以后别说中医坏话了。”林沐点头说道。

“多谢!我保证以后以后不

会了!”医生拍了拍胸脯,随即退在一边。

林沐凝神静息,抽出九根银针快速的插进了九处穴位,手指飞速拧动着。

古昭云的病症并不难治,只是蛊毒历朝历代都是严令禁止的,所以流传下来的医术很罕见,好在林沐前世刚好看过这方面的古医书。

费了不少功夫,林沐才将古昭河身体里的蛊逼到一处。

“盆拿来!”林沐高声喊道,随即将老爷子的身体扶了起来,用力一拍。

“噗...”古昭云一口黑血直接喷了出来,定眼一看,里面密密麻麻扭动着很多虫子,极为恐怖。

想到自己身体里可能也有这种东西存在,古文海的后背都渗出了冷汗。

对亏了自己遇到了林沐啊!要不然,自己怕是也撑不了几年了。

“公鸡血!”林沐将老爷子慢慢放在了床上,朝着门外喊道。

“来了来了!现杀的公鸡!”王姨端着半盆公鸡血快步走进来说道,手上还留有丝丝血迹。

“倒进去!”

“嘶啦...”公鸡血和蛊虫相遇的瞬间,发出嘶啦一身,紧接着一股白烟飘了起来。

“好了,老爷子休息一段时间应该就没问题了!”林沐擦了擦头上的汗,缓了口气说道。

“小兄弟...那我呢?要不给我也治一治?”古文海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问道。

“你?你情况不严重,开个方子喝两个疗程的中药就行了,你

等一下。”林沐说罢,随手拿过纸和笔,写了一个方子递给了古文海。

“随便去哪个中医院,中医馆也行,按着上面的方子抓,要是不放心,你们都喝几剂,这药对身体没副作用。”

林沐话音刚落,床上的老爷子就咳嗽了几下,睁开了眼睛。

“小海...”古昭云轻声呼喊道。

“爸!您醒了!”古文海快步走到床边,紧握着父亲的手,一脸激动的喊道。

刚刚差点痛失了自己的父亲,古文海的心情可想而知。

“我先帮老爷子把针拔下来吧。”林沐开口说道,随即上前帮老爷子将体内的银针都取了出来。

“好小伙,年纪轻轻医术就这么厉害,谢谢你救我啊。”古昭河看着林沐,一脸真诚的说道。

“救死扶伤,医者天职而已,要谢就谢古先生吧,要不是他慧眼识珠,我也没机会来到这里。”林沐收起银针笑了笑说道。

古文海这段时间一直在外寻找名医,没有陪在老爷子身边,古文海心里明白,林沐这是为自己说话。

“我知道小海孝顺。”古昭云笑了笑,在古文海的搀扶下坐了起来。

此时老爷子脸上已经渐渐有些血色,精气神也很足,早已没了半点病态。

“昭河呢?”老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哀愁的问道。

“已经叫人送到警察局了,一切从公,咱们古家和他古昭河,再无半点瓜葛!”古文海听到古昭河的名字,冷哼一声说道。

“罢了罢了,就这样吧,把大家都叫进来吧,我有话要说。”老爷子叹了口气,也没继续追问。

富不过三代,这句古话说的确实没错,一个家族要想长远的继承下去,团结是很重要的,但是说着简单,做起来又谈何容易。

林沐慢步退出了门外,众人一窝蜂的涌进了屋内。

“爷爷!您终于醒了!太好了!”

...

看着屋内其乐融融一篇,林沐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扰,随即走到卫生间,简单冲洗了一下银针。

“滴滴滴!”就在此时,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林沐定睛一看,正是黄思怡打来的。

“喂?老婆...”林沐的话还没说完,黄思怡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你死哪去了?这都几点了!脑子刚灵光几天就知道去外面鬼混了是吧?”

“我给你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内回不来以后你就别回来了!”黄思怡像是吃了炸药一样,直接炮轰了过来。

“老婆,我今天去救...”

“救什么救!半小时!现在还有二十九分钟!”黄思怡说罢,直接挂断了电话。

“...”林沐一脸的无语。

古府离黄家也就半小时的车程,说不定家里真的出了什么急事,现在赶回去还来的及。

林沐收起银针,随即朝着别墅外飞速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