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金瞳叶冲赵思雪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独门小说神级金瞳作者是不得苟同,主角为叶冲赵思雪,看本文的不得苟同给我们带来关于叶冲赵思雪的故事,一起来看本文内容:【主编力荐,精品保证】入赘三年,众人厌。偶得机缘,获天眼。金石字画,皆看穿。天下珍宝,入我囊!废物女婿叶冲,一顿饭换个金手指,从此外挂加持,鉴宝无数,捡漏天下珍宝!夫妻和睦,携手踏足商界之巅!遗迹寻宝,诡秘风云,看他叶冲如何破解……...
神级金瞳叶冲赵思雪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神级金瞳》第九章身临其境

拍卖会上一阵尴尬,所有人都面露难色,就连辛老也是连连叹气。

“你们看这唐釉飞碗碟,到底是真是假?”

“难说啊!这纹路和色泽倒是没什么问题,可问题就在,这类物件没有出土过。”

“是啊!它只存在记录中,即便是祖传的,但是祖传可以造假啊!”

鉴定评委上,几个老者面面相窥,一番激烈的研讨下。还是没有任何结果。

别说是他们,就是换了专业的考古人员,都未必能说出个什么来。

台下的议论声音也越来越大!

“不是吧?连辛老都没办法看出真假?”

“这真假也太难测了吧!不过也对,

这唐釉飞碗碟没有出土过。”

“确实,换我也不敢鉴定!鉴定错了,这可不是打眼的事!”

唐釉飞凤碗碟,据文献记载,是失传巧匠之物。

历史长河如斯,九州大地有很多文物,因为只存在文献记录中,所以无法被后人判断真假。

这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宋代张衡的地动仪。

张衡地动仪的争议,由来已久。

现在华国所有的地动仪,都是由后人的想象,根据文献描述所造。

历史上确有张衡其人,但因为地动仪仪器已经失传,空有文献记录,因此学术上的争端不止,甚至有人否定了地动仪的存在。

唐釉飞凤碗碟虽然不如地动仪有名,但情况也是一样,属于失传物件,没有出土过古物。

拍卖会陷入尴尬的局面,不止主持人和鉴定评委,就连观众们也议论纷纷。

这次碧豪山庄的拍卖邀请的对象都是东城古玩界的大人物,这东西要是鉴定不出来,也太丢协会的面子了!

但是丢面子,也不能妄下定论打眼。

打眼事小,要是错评一个真正的古物,这个罪责,协会担不起。

辛老摇了摇头,正打算如实相告鉴定不了时,突然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对着评委上的一众老者说道,“这物件,我们虽然无法评判真假,但是有个人,我想推荐一试。”

“哦?是谁?辛老快说说!”

“是啊!连辛老你都推荐,我看绝对等闲之辈。”

行老者纷纷催促道。

辛老点点头,又朝着工作人员小语了一番,然后拿过话筒,铿锵有力地说道:

“他就是,集雅堂的叶冲。”

此言一出,工作人员一顿操作,灯光直接引路照在了叶冲的身上,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侧目。

“啊!是这位高人啊!”

“他是集雅堂的?叫叶冲?”

“这不是开出玻璃种帝王绿的高人吗?果然辛老的看中的人不简单啊!!”

周围的人都在议论纷纷,经历赌石一事后,众人显然对叶冲更加的信服。当然,这其中包括买下帝王绿的中年商人。

此时,中年商人正毕恭毕敬的为一名身穿紫裙礼服的少女端过茶,语气毕恭至极,“大小姐,就是他开出来的帝王绿。”

“就是他,让我们净挣一个亿?”

紫裙少女身穿莲蓬长裙,气质出尘,那绝世的容颜,纤长的细腿勾人遐想。她轻盈地接过热茶,玩味的吹了吹茶水,笑道,“不错嘛,看辛老的样子,他似乎还会鉴定古物。”

“那就看看戏吧。”

紫裙少女的目光看向叶冲,眼神玩味。

萧湘湘,东城最顶级珠宝集团的大小姐,替家族收购翡翠这些小事,是她迟早要接代的事项。没曾想,她头一次出手就遇到了玻璃种帝王绿这样的极品。

这让她开怀不已。

赵思雪判断的没错,一串玻璃种帝王绿项链的市面价确实是在一千万左右,然而,若是这玻璃种帝王绿是在东城鼎鼎大名的萧氏珠宝名下,身价至少翻了几倍!

所以估略算来,那么大个的整块玻璃种帝王绿,足足为萧氏集团净挣一个亿都不止!所以这份买卖,潇湘婉稳赚不亏。

眼下,台上的辛老对着叶冲一笑,对着所有人道,“这

位小叶,当初可是连我打眼的东西都能看出来,反正这唐釉飞碗碟我们无从考证,也无从鉴定。所以,我们不妨来请他为我们鉴定一番。”

一时间,拍卖会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叶冲的身上。

“老婆,你怎么看?”台下,叶冲看向了赵思雪。

赵思雪愣在原地,心中大喜。

碧豪山庄所邀请的人非富即贵,都在东城古玩界排的上名号,如今众人的焦点都在集雅堂、叶冲身上,这名声,可不就成了集雅堂的吗?

“去吧!你最好能鉴定出来。”

赵思雪强镇定,音色却有了细微的颤抖。

她也不知道叶冲能不能鉴定出来,但直觉告诉她,叶冲一定能鉴定出来。

“好咧!”叶冲满口答应。

台上的唐釉飞凤碗碟,五光十色。色彩绚烂,纹路清晰。

叶冲淡然上前,走到了台上,朝主持人问道,“这唐釉飞碗碟我走近点看吗?”

主持人立刻表示,当然能!

辛老点名邀请的人,他一个主持人哪有拒绝的道理?

“那就好。”

叶冲豁达一笑。

平常宝物他能在透视眼的帮助下一眼看中,只是,这唐釉飞碗碟有些例外。

其他文物,他都能一眼相中,只除了这唐釉飞碗碟,上面的一丝一毫虽清晰可见,但是却无法判断是真是假。

叶冲想,估计是他太远了,所以没有看清真假。

叶冲上前,只是凝视一望,鬼使神差地,手竟然不知不觉的摸了上去。

在触碰到唐釉飞碗碟的一刹那!

叶冲的眼前顿时浮现出一出场景。

官窑,古人,熊熊烈火!

所有烧窑的人均穿着古代服装,捏好瓷器再忙碌着,末了,场景再度一转,古色古香的厢房内,刻画师屏息凝神,一笔一划专注的刻着,深怕错落一笔!

这件上好的唐釉飞碗碟,因为成色太好,成为了能工巧匠的一代传说。

叶冲缓过神来,眼下又恢复了拍卖会、碧豪山庄。

错不了!这就是真品!

如果说刚刚还有疑惑,现在却完全没有了,因为叶冲刚身临其境,见着了千百年古人烧窑的秘术,无论如何也不是造假能媲美的。

“我鉴定完了,它就是真品!”叶冲收回手,肯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