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的小作精又奶又凶小说(已完结)大佬的小作精又奶又凶最新章节

爆裂小兔热血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虞相思温墨琰为主角的《大佬的小作精又奶又凶》,内容热血激情,引人注目,异常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温家小少爷的病。只有虞相思能救。 她救了,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老公……老公一天一个样。 性子不同,爱好不同,就连口味都不同! 好的吧,那她就一个一个收服吧! 虞相思:每一个你,我都爱。 温墨琰:每一个我,都爱你。...
大佬的小作精又奶又凶小说(已完结)大佬的小作精又奶又凶最新章节

《大佬的小作精又奶又凶》第十一章 我懂了,我会保密

虞相思神色微顿,很快来到温墨琰身旁。

她记得她刚来时,温墨琰曾叮嘱过她,不准碰他的衣帽间。

难不成这里真藏着什么惊天大秘密?

在她的注视下,温墨琰打开衣帽间,将一排整洁干净的衣服扔到一旁,后面赫然是一扇木门。

他将门推开,里面的场景让虞相思瞬间怔住了。

宽阔舒适的明亮客厅,左右两边共分布了三件卧室。

她跟随温墨琰的脚步,率先来到最近的一间卧房。

打开门后,浅蓝色的星星壁纸,柔软的超大定制款儿童床,窗边还摆放了一个精致的摇晃吊椅。

这个房间一看就是小孩子的卧室。

不等她细细询问,温墨琰将另外两间卧房也打开了。

相比较之前的卧室,这两间则成熟一些。

左卧室异常简洁干净,被褥叠成了四四方方的豆腐状。

右卧室则稍稍普通一些,唯一的特点便是墙面上挂着一排各式各样的匕首,从手掌大小的利刃到胳膊长短的弯刀,这里的冷兵器让她背后发凉。

“这是哪里?”她跟在他身后走进右卧室,一脸疑惑。

温墨琰随手拿起一把银灰色的匕首在掌心把玩,他唇角带着嗜血的冷笑,刀把儿在指尖转动,尖锐的利刃突然刺向她的喉咙。

虞相思心里一惊,想要躲闪但身体根本反应不过来,她肉眼可见匕首刀面上激起一层寒光,身体僵硬,甚至连呼吸都瞬间屏住了。

眼看着匕首要刺穿她的喉咙,温墨琰突然慢下动作,只将刀尖对着她的大动脉。

“还不明白?”

虞相思已经吓懵了,她恍若在死门关走了一遭。

“不,不明白。”她牙齿打颤,脆生生开口。

脚下仿佛灌了

铅,她逃跑的勇气都被吓没了。

“蠢女人。”温墨琰不屑地啧了一声。

“我们都是温墨琰。”

一句话,语出惊人,虞相思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你什么意思?”她手心攥得死死的,掌心的疼痛使她保持镇定。

“我们四个人共享这一副躯壳。”温墨琰再次冷漠出声。

虞相思瞬间瞪大了眼眸,凝视着面前这张俊美冷酷的脸,她脑海中闪过这些天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

温墨琰的冷漠疏离,墨墨的可爱呆萌,还有此刻面前这人的阴冷暴虐。

原来是……一个身体里的多个意识。

外界传闻温家少爷身患奇病,难怪谣言四起,温家依旧保持沉默。

要知道,这种人格分裂说好听些叫精神疾病,说不好听些就是十足的神经病!

虞相思下意识吞了下口水,她小心翼翼地稍稍侧了下身,从他刀刃下挪开。

“我懂了,我会保密,绝对不会泄露一个字。”

她紧绷着一张脸,那双漆黑的眼

眸平静地陈述道。

如果细细观察,会发现她虽然看起来沉着冷静,实则紧张害怕到额头冒汗。

面前的温墨琰很显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格,她不敢惹怒他,万一这个男人发疯真把她处理了……

温家的势力,悄无声息地做掉一个人易如反掌。

温墨琰阴冷地盯着虞相思,下一秒,他倏然上前一步,直接逼近她,手掌攥着匕首拍在她的耳边。

银制品碰撞墙壁发出极为沉闷的碎响声,虞相思只觉得脸颊处刮过一阵疾风,额前的碎发飘扬而起,盖住了她光洁白皙的额头。

“我何时说过让你保密?”温墨琰的脸色说变就变,此刻一脸阴霾,眼底带着浓烈的愤怒和杀意。

虞相思双腿颤抖,她用力掐了一下腰间,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难道,你不想让我保密?”她嗓音极轻,混在夜色中很快消散。

“你还敢泄露出去?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

虞相思有些苦恼,他到底要她哪样?这个乖张暴戾的温墨琰怎么如此难伺候?

她僵硬地扯动嘴角,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

“你说了算,我全听你的。”

她属实惹不起他,他说什么都对。

温墨琰脸色有了一丝缓和,他冷漠转身直接离开了这个密室。

虞相思立马跟了过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她躲也没地方躲,万一再刺激到温墨琰,她极有可能立刻被五马分尸。

温墨琰硕长的身躯坐在深褐色的沙发上,他双腿自然交叠在一起,胳膊随意地搭在沙发靠垫上,整个人时刻在散发那种张扬而凌冽的气场。

虞相思瘪瘪嘴,讲真看不上他这幅臭屁的模样,在谁面前装大爷呢?

她内心刚吐槽完,温墨琰便点了她的名。

“你。”他指尖慵懒地指着她的脸,“给我倒茶。”

虞相思脸色瞬间沉了下去,黑得几乎能滴出水。

她何尝被人这样使唤过,骄傲如她,尊严不能丢。

“我累了,需要休息。”

虞相思冷淡地回了一句,上床背对着温墨琰躺下。

一切如她所料,温墨琰再次暴躁而起。他大步走向床边,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将她用力翻转过来,硕长的身躯直接压了上去

“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他阴冷出声,满脸的戾气恨不得活吞了面前的人。

这一次,虞相思异常淡定。

她受够了,她又不是温家买来的一条狗,说骂就骂,让坐下就坐下,凭什么!

“温墨琰,你最好对我客气点。你这具身体有病,如果没有我的血你也活不了!”

她瞪着眼眸,一字一句地陈述这个事实。

是了,该狂妄的是她好吗,她不要再怂了。

温墨琰捏着她纤细的手腕,随着她说话起伏的音调,他掌心越发用力。

她被他捏得生疼,脸色煞白一片。

“如果你尊重我,在等价利益交换的前提,我自然会遵守我们的约定。如果你不尊重我,不好意思——”虞相思倏然笑了,她明媚娇艳的脸挂着一抹妩媚动人的笑,整个人如同带刺的红玫瑰,惊艳而又冷毒。

“我们一拍两散!”她使出全身的力气,终于挣脱了温墨琰的大掌。

虞相思用力推了一下温墨琰的肩膀,他毫无防备,倒也被她突如其来的力气推得后撤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