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的小作精又奶又凶小说免费阅读-大佬的小作精又奶又凶全文免费看

独门小说大佬的小作精又奶又凶作者是爆裂小兔,主角为虞相思温墨琰,看本文的爆裂小兔给我们带来关于虞相思温墨琰的故事,一起来看本文内容:温家小少爷的病。只有虞相思能救。 她救了,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老公……老公一天一个样。 性子不同,爱好不同,就连口味都不同! 好的吧,那她就一个一个收服吧! 虞相思:每一个你,我都爱。 温墨琰:每一个我,都爱你。...
大佬的小作精又奶又凶小说免费阅读-大佬的小作精又奶又凶全文免费看

《大佬的小作精又奶又凶》第九章 你不是他,你到底是谁

虞相思浑身一僵,还没反应过来,脖颈处就一凉。

“……”

虞相思也是服气了。

真够走运的。

虽说她很想翻个白眼,可到底此刻生命被威胁着,一颗心全悬起来了,没空给她做多余的动作。

“……虞相思,你被人包养了?”身后人掰过她的脸,情绪有点激动,声音都在颤抖。

连带着手也在抖。

虞相思的心也在抖,生怕他一个手抖,她就这么暴毙了。

“连你也被潜规则了?这是什么地方?怪不得那么多天我都没在你家看见过你。今天一路跟着你才找到这个地方。”

男人强迫着她转过身。

面前的人戴着帽子,口罩,整张脸捂得严严实实的,啥也看不清。

“这不是你的公寓,更不是虞家。这个地段寸土寸金,你是不是榜上金主了?”

他越说越激动,扣着虞相思的手也愈发用力,痛得虞相思龇牙咧嘴,有些语无伦次:“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让我们做粉丝的怎么想?”

“我天天在微博上给你打榜投票控评,没想到,你真的是他们说的那种女人!”

虞相思脑子现在转不动,可这番话听下来,好像有点明白了,浑身一抖,她猛地咬了下舌尖,逼着自己冷静平静下来。

这怕不是私生饭吧?!

虞相思心中哀嚎一声。

竟然把她原来的公寓地址和虞家都摸得清清楚楚的。

“你怎么这么脏!你说,到底是哪个狗男人?”男人怒得伸出手,一把掐住了虞相思的脸。

他用的力大,虞相思白嫩的脸颊上顿时浮起红印。

虞相思憋着劲想往后蹿,可面前人箍着她的身子,刀还抵在她的脖子上。

半晌过去,她竟是半分都能没往后退。

“说!到底是谁?!”

虞相思被呵斥得脸都快绿了,呼吸骤然顿住。

千钧一发之际,虞相思几乎都快要觉得自己今天就要交待在这里的时候,面前的男人却突然痛呼一声,手下意识地松了。

一颗石子和他手里的小刀同时“哐”的掉在地上。

虞相思见机,忙用力推开他另一只手,往后快速退了几步。

“谁?!”男人震惊地抬头。

“你口中那个狗男人。”有点沙哑的嗓音有点失了原本的音色,带着几分阴冷笑意。

一道人影快速闪过,掐住男人的脖子。

他似是没用力,手臂一发力,竟将男人生生从地上提起几厘米。

来人背对着虞相思,脑后罩着帽子,背影高大而挺拔,双腿笔直而修长。

虞相思还有点没缓过神来,却下意识地觉得这背影有点眼熟。

结果看到人都被提起来了,她顿时脑子一懵。

搞什么?

被掐住脖子,男人渐渐呼吸不上来,挣扎中帽子和口罩都掉了,他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

来人从嗓子眼里逼出一声极低极冷的笑声,手臂一挥,顺势将人狠狠地掼在了地上。

发出沉闷的一声“砰”!

虞相思一阵心惊肉跳,她有点儿被吓到了,目瞪口呆地看着。

“你他妈活腻了。&rdquo

;来人缓缓开口,嗓音低沉,混着夜色的阴寒,掺入一丝令人胆颤的暴戾。

他单膝跪着,手还掐在男人的脖子上。

男人快要不能呼吸,拼命地挣扎着,可那人的手像铁箍一样,不动分毫。

“胆子真不小。她你也敢动?”

这道声音真是无比的熟悉。

自来人出声后,虞相思就半天不能动弹。

他说完那句话后,便抬起头,目光扫过虞相思。

黑漆漆的双瞳微微敛着,两道笔直的目光,锐利而冰冷,像是隐藏在地狱里的凶兽。

他整张脸被帽子稍盖住了,看不太清。

可浑身那种暴戾的,阴冷的气息,却怎么也让人忽略不掉。

虞相思咽了口口水。

这这这……

温墨琰?!

虞相思处于持续的恍惚状态中。

温墨琰,在她心里一直都是一个冷淡无情的男人。

没感情,面瘫脸。

可现在她面前的这个人,浑身充斥着一股肃杀的凛冽寒气。

他一拳一拳地捶打着不断在挣扎的男人,毫不留情。

他这样,会打死人的吧……

温墨琰,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太不像他了。

虞相思呆怔着,却看见温墨琰抬起手,带起一串血珠,

意识猛地回笼。

她瞪大了眼就想往前冲:“温墨琰,等等!住手!你会打死人的!”

她离两人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似是看见了什么,瞳眸一阵紧缩:“小心!”

可已经来不及了,男人胡乱挣扎间,摸到了自己掉落在地上的小刀,没来得及思考,就已经狠狠地挥出去了。

“温墨琰!”虞相思看那瞬间被割出来的伤痕,顿时脸都白了。

但温墨琰眉都没皱一下,反手劈下小刀,手心转了一圈,嘴角划出阴恻恻的冷笑。

“唰”的一声,小刀蹭过男人的脸,紧紧地插入了地里。

“胆子是真不小。”他眼瞳漆黑,冰凉而阴森,像住了一只厉鬼。

他不顾汩汩冒血的胳膊,用另一只手把男人提起来,又是狠狠一拳挥了上去。

男人被打得毫无还手的能力,只能被动地承受着。

场面有点失控,虞相思咽了下口水,也管不了了,直接冲过去,拉住温墨琰没受伤的手,急道:“好了!别打了!你都受伤了!”

“……”温墨琰在被她接触到的瞬间,身体僵了一下,半晌,到底还是放下手。

他揪住男人的领子,将他甩到树上。

继而,他垂下眼,看见虞相思脸色发白地盯着看他胳膊上的伤口,勾起嘴角,低哼:“出息。”

虞相思觉得今天的温墨琰实在是太奇怪了。

和平常的他比起,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

她还没来得及细想,便不由分说拽着他往家走。

这伤口又深又长,得赶紧处理。

女人看上去娇小一只,力气却很大,拽着温墨琰进了家,又径直进了房间。

她找来医药箱给他包扎,看着几乎深可见骨的伤口,她手都有点抖,轻声问:“疼吗?”

温墨琰没说话,漆黑的眼直直勾勾地看着她,看她卷翘浓密的睫毛,看她柔软粉嫩的唇。

“不疼。”他喉结滚了滚,吐出几个沙哑的字眼。

虞相思给他包扎完了,让他去洗澡,嘱咐他千万不要碰到水。

温墨琰懒洋洋地站起身,随意应付了一句。

等他进了浴室,虞相思缓缓皱起眉。

温墨琰洗得快,虞相思不再思索,今天太疲惫了,她忙进了浴室去洗澡。

洗完出来时,却见温墨琰只裹了一件浴袍,单手枕在脑后,睨着她。

浴袍系得有点松,露出大片胸前的肌肤,以

及若有若无的线条优美而流畅的腹肌。

“……”虞相思眉头跳了一下。

她从来没看见过温墨琰穿成这样,他平常都一板一眼地穿着正常的睡衣,连扣子都是死板地扣上的。

见她出来,温墨琰随手拍了拍身边:“过来。”

虞相思不知道是他疯了还是她疯了。

今天他怎么就这么奇怪!

她慢吞吞地走过去,屁股刚挨上床,就被人从身后轻轻一扯,继而已经被实打实地拉到了温墨琰的身侧紧靠着。

男人身上肌肉线条很硬,她靠着,只感觉一股热气骤然熏上她的脸。

“你……”虞相思眼一瞪,话还没说出口。

“嘘。”温墨琰嗓音沙哑而低沉,他紧紧箍着虞相思的肩,不让她逃离。

“你在担心我?”他说着,嗓音似是带了几分笑意。

“……”他吐息就在耳畔,虞相思耳朵烧得滚烫,下意识地忘记回答。

“恩?”他抬手,轻捏着揉了一下她的耳垂。

虞相思大气不敢换,僵硬地回答:“……不是,没有……”

“真不乖。”听了她的回答,温墨琰眼睛微微眯起来,微垂头,又用牙齿轻轻磨了一下虞相思的耳垂。

虞相思浑身像蹿了电,她蓦地一抖,身子软了下来。

什么……什么情况?

“你到底怎么回事?”她只感觉浑身燥热,却不知道现在这是什么个鬼情况。

温墨琰挑了挑眉,轻巧地翻了个身,把人压在身下。

他脸凑得近,漆黑的眼珠紧盯着她。

许久,眸中渗入一丝戏谑。

虞相思看着面前这张熟悉的脸上陌生的表情,突然像是被人打了一棍子,灵台骤然清醒起来。

不对!不对劲!

温墨琰要是能这样对她,太阳都要打西边出来了!

面前的这人……

到底是谁?!

她瞳眸微缩,手指紧紧揪住身下的床单,声音僵着,却带上几分怒气与冷冽:“你不是他!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