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依依陆君深世事漫随流水-白月光原创

小说裴依依陆君深的大结局是如何,世事漫随流水这里有大结局等着你来看,世事漫随流水作者是白月光,精彩内容阅读:与陆君深结婚三年,她被这个男人整整折磨三年,纵使自己怀着他的孩子,依然抽她的血,挖她的心!...
裴依依陆君深世事漫随流水-白月光原创

《世事漫随流水》第6章 让她打掉孩子!

“君深哥哥,这也是你的孩子啊,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

“不要再叫我君深哥哥!”

陆君深冷冷的打断她,不知为何,听着那一声声陆哥哥,望着她梨花带雨的脸,他心口居然像被人用刀子一刀刀割着,痛得厉害。

他的情绪,凭什么要受这种心机女影响!

裴依依蓦的怔住,眼泪含在眼眶却掉不出来。

&ldq

uo;张婶,看着少奶奶,今晚之前,让她打掉孩子!”

冷冷说完这句话,他生怕再看她一眼就会狠不下心,转身,毫不停留的离去。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裴依依一颗心宛若急速坠入了万丈深渊

裴依依怔怔坐在床上好一会儿,脑中忽然升起一个念头。

不行,她要逃!为了宝宝,她一定要离开这里。

“少奶奶,您要去哪儿?”

女佣想拦却拦不住,只能眼睁睁看她推开房门,疯狂冲出去。

裴依依刚冲出没多久,就被一只有力的手臂用力揽住、毫不留情的丢进车里。

“陆”即将出口的哥哥两字,被她硬生生咽回肚里。

跑车急速行驶之际,她卑微的扯住他的袖子:“求你了,放我走好不好?我保证以后再不会影响你的生活,不会影响你和苏安晴”

只要能让她留下这个孩子,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不会影响你和苏安晴这句话让陆君深心头一震,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猛然刹车。

未关严的车门在强大的冲击下猛然打开,裴依依啊的尖叫一声,身子不受控制的从车里甩了出去。

头,好沉。

意识朦胧中,裴依依隐隐约约听到一阵对话。

“陆少,这孩子……”

“孩子拿掉。”

“是。”

裴依依心头一惊,所有的神志,在这一刻完全清醒。

不,谁也不能拿掉她的孩子。

医生拿着冰冷的铁钳走上前,摁住她的身子。

“不,不要,求你放过我的孩子!”她拼命挣扎着,却换不来任何同情。

“对不起,这是陆少的命令。”

冰冷无温的声音落下,裴依依只觉得一件冰冷的器械捅入下体,随后,撕心裂肺的痛感从下体处穿过,蔓延至她的四肢百骸

痛,撕心裂肺的痛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裴依依痛的脸色惨白,她张着惨白的唇,疼的她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原本澄澈的眸子,在这一刻,变得晦暗,她睁大了眼,茫然的看着天花板,眸底渐渐没了焦距

在一阵疯狂的搅动下,她痛的双眼一黑昏了过去。

再度醒来,已是三天后。

她轻轻一动,浑身仿佛被碾过般,剧痛无比。

昏迷前的一幕疯狂涌入脑海,裴依依霍然坐起,一手下意识抚向小腹。那里,一片平坦。

孩子,她的孩子没了?

这时,病房的门被打开,苏安晴一脸得意的走了进来。

“哟,这是在找孩子吗?别找了,你的孩子、已经被我泡在福尔马林里了!”

她凑到裴依依跟前,得意的扬起手中一个玻璃瓶,那里、赫然泡着一个血迹斑斑的肉块。

裴依依脑中轰的一声,只觉五雷轰顶。

孩子……

她的孩子……

巨大的痛苦潮水般袭来,淹没了她。

裴依依在那一刻心脏像是被千万只利刃穿过似的,心脏痛的在滴血,肺部的空气也被人尽数抽去,她几乎就要喘不过气来。

见状,苏安晴咯咯笑着,几乎直不起腰。

“苏、安、晴,我要杀了你!”

前所未有的愤怒涌遍全身,裴依依脑中一片空白,不顾一切的扑上前,她猩红着眼,掐住苏安晴的脖子。

“住手!”

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见状,陆君深大步上前,二话不说,抬手对着裴依依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

裴依依脸颊偏向一旁,耳边嗡嗡作响。

一个巴掌,彻底让裴依依清醒了。

裴依依麻木而茫然的看着陆君深,脸色苍白,身体颤抖的厉害,如同一个被抽去灵魂的破布娃娃。

那双空洞的眼睛,让陆君深心底划过一丝钝痛。

但想到她的所作所为,陆君深对她的那点怜惜也转瞬即逝。

此刻,陆君深浑身紧绷着,气压低的骇人。

“君深,你就别生气了。依依也是刚没了孩子,情绪激动,肯定不是故意的。”

苏安晴故作宽宏大度道。

“你闭嘴!用不着你在这里假好心!”裴依依红着眼圈,这女人屡次三番陷害自己,却在陆君深面前装好人。

凭什么?!

“裴依依,你别不识好歹!&rdq

uo;陆君深的怒火再度被点燃。

“君深,别这样。”

苏安晴“好心&rd

quo;的抬手拦住他,“依依一定是有苦衷的”

说着,苏安晴脸色突然惨白,她捂着自己的胸口,像是喘不过气来一样,“我我”

“安晴!”陆君深瞳眸紧锁,他紧张的将她抱入怀中。”

“我的心心好痛”惨白着脸说完这句话,苏安晴眼前一黑,虚弱的晕了过去。

陆君深顿时慌了,俯身将她抱起,大声道。

“快来人,这里有人需要抢救!”